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弦子的如果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3.12 00:00
文/梁穎

如果你是愛我的/就別讓自己再犯錯/我很快樂/請不要再說愛我/我已經把失去的當成了一種收穫。

——弦子的歌

好的歌詞是心情,也可能在不經意間就講述了成長。張弦子,唱《不得不愛》的清新女孩,從小喜歡音樂放棄學業追夢的執著姑娘,站在跳水臺上的漂亮歌手,很多個標籤好像都在發光。可在我,她一步步走來或得或失的日子更像迷迭香,清香裏有治癒的功效。

“無人寵

是我想得太多

猶如飛蛾撲火那麼衝動”

2005年弦子20歲。

明月,清風,孤人,琴聲。憂愁,悲傷,幻想,包容……醉清風裏的弦子是清新的女子,靜靜坐在窗邊敘心事,由對愛情的感知到理解。生活裏的她,剛剛考入星海音樂學院,卻放棄了就讀。一句簡單的話讀出來也需要些許勇氣,而她,在失去一張文憑的同時收穫了自由的音樂道路,得到了音樂人的賞識。像歌裏唱的,萬事萬物,誰是誰非,誰又能說清道明,人生選擇太多,最簡單的辦法是聽心說話。

“我的天真早就碎成遍地的忐忑

努力拼湊著 卻再也無法完整”

2010年弦子25歲。

愛情碎了遍地,回憶的溫熱一次次痛醒自己,無條件付出卻換來難消的傷痕,弦子感同身受唱出女孩們的傻氣天真,舒緩戀人們的難過心痛。就像還有溫度的回憶,總是無時無刻地提醒著戀人們過去的一切,很多痛苦糾結的事都會因為年齡、事業糾結成一個節點,弦子說“我也會失落”,在聽到她的聲音的人越來越多的同時質疑接踵而至,怎樣不要噱頭做愛聽的音樂,弦子也難以抉擇過。只是她慢慢學會灑脫接受。

“往前飛不停追不停追

就算是孤獨的狂呼在黑夜無人的公路

不被誰懂不用誰祝福

不關注虛偽的歡呼才掙脫被它所俘虜

就是我渴望的旅途

天這麼黑卻不疲憊”

2011年弦子26歲。

在北京演唱會期間由於過於激動,弦子歌聲幾近哽咽,不禁淚灑舞臺,演唱會中弦子所有的演出服,從圖紙設計到選材,都是她自己完成的。這是弦子,一直在唱歌的道路上努力前行,雖然這條道路擠滿了懷揣明星夢想的年輕人,為了一鳴驚人或是能成為最終留在舞臺的那一個人,哪怕到處都是充斥著“整容”、“潛規則”等等的字樣,但這一切似乎都與弦子絕緣,你能看到的就是一個為了唱歌的夢想而苦苦堅持的甜美女孩,一個能夠自己設計表演服裝的設計師,一個改變曲風的挑戰者。她依然保有著小女人的甜美與俏皮,但內心已經從天真純潔走了出來,更多了一份經歷之後的淡定與堅強。

“愛過就算了 一個逝去的堅決 我會認真的想念”

2013年弦子28歲。

一切好像很簡單,一切又好像很艱難。弦子就這樣在音樂圈裏靜靜成為了擁有獨特魅力的輕熟女,這個年紀裏的她成熟了,依舊給人乾淨的感覺,唱搖滾風也依舊讓人覺得舒服,一切的一切看來全是收穫,然而這之間的失去,卻只有一直關注著她的人才能懂得。

如果,弦子聽父親的話沒有選擇唱歌。

如果,弦子沒有放棄音樂學院踏上追夢路。

如果,弦子決定不經歷很多事,安安穩穩生活。

那麼,不會有今天的張弦子。

這世界上沒有那樣多的如果,只有許多認真成長的人和他們用一點一滴的努力繪就的生活。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

《寂地》-這寂靜之地陪伴了我10年

陪伴Robbie Williams 讓歌者不孤單

善用科技部研發經費-創造大學新面貌

寫春聯談文創

紀律的教育 每個孩子都成了機器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