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油 世大運 空腹喝牛奶

「明年,或者明天見」挑戰禁忌愛戀

民生@報/陳小凌 2015.03.12 00:00
圖說:「明年,或者明天見」劇照。楊景翔演劇團提供。

【文/陳小凌】從不倫外遇一夜纏綿後長達20年的一年一會,與一夜激情後3天2夜的速食愛情,男女情愛,似乎永遠難解。劇場導演楊景翔在新作「明年,或者明天見」舞台劇中,藉由一段橫跨80年代的感情牽扯與現代年輕人速食愛情雙主軸,探究是「因愛而做」還是「因做而愛」,演繹出兩個世代對於『承諾』與『不承諾』的愛情觀與人生觀。

楊景翔將水源劇場幻化成一間30年歷史的老汽車旅館,四位劇場演員莫子儀、謝盈萱、高英軒、蔡佾玲交錯上演著兩段橫跨時空、看似無關,卻暗藏秘密線索的禁忌愛情。

楊景翔說:舞台的發想初始,是覺得每個人的愛情裡面都有個神祕的堡壘,汽車旅館就是他們的堡壘。四個人在劇中的角色設定關係,謝盈萱跟莫子儀像是在互相撫摸對方傷口的一對情人,高英軒跟蔡佾玲則是一段像是速食愛情的戀人未滿關係。「到底在愛情的世界裡能有答案嗎?意外的愛情能有決定嗎?如果決定不一樣,人生會怎麼走?這是我想要帶給觀眾的。」

演員對自己的角色性格上也有著不同的見解,高英軒對於自我角色的詮釋上,是一個不願承諾而只追求短暫而美好關係的男子,但當他遇到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蔡佾玲所扮演的角色攻破防護罩之後,心反而就被偷走了。

在劇中從20多歲青年一直扮演到40多歲蓄鬍中年男子的莫子儀則認為,跟謝盈萱演的這段故事還是有很多衝擊感。相對於速食愛情、他們對於道德的束縛比較強烈,但是沒有哪一種比較好。很多答案是要自己去尋找。

蔡佾玲則對自己的角色,有很跳tone的思維,笑言在地球上繼續生活很辛苦,我們這一代要怎麼走下去?跟過去的老一輩相比,新一代看來沒有包袱,但是還需要抓到某些時機點去打開心裡那個結。

謝盈萱在排練過程中想起了自己結婚50年感情依舊如膠似漆的舅舅、舅媽。在戲中的謝盈萱認為感情中或許那些道德責任並不是痛苦,只是做好自己的本份。

「明年,或者明天見」3月13日起於台北市水源劇場一連演出14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