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雄關漫道真如鐵【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3.1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1935年3月毛澤東在長征途中在貴州的婁山關賦詩一首「憶秦娥-婁山關」如下:「西風列、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1930年代蔣介石對中央蘇區發動五度大圍剿,前四次是大敗而回,1934年發動第五度大圍剿時也沒勝利,惟共軍亦損傷慘重,蔣介石的國軍在江西的中央蘇區殺掉八十多萬紅軍軍民,比台灣的二二八事件還慘忍六七倍;據蔣介石在其「剿匪報告」中寫道:「剿匪之地百物蕩盡、一望荒涼,無不焚之居、無不伐之樹、無不殺之雞犬、無遺留之壯丁,閭閻不見炊煙,田野但聞鬼哭」;可見蔣介石在第五度圍剿之大殘殺之兇慘,與二二八事件毫無二致;毛澤東所領導的紅軍雖無慘敗但不忍蘇區人民再遭蔣介石的殘殺乃經中共中央之決議決定撤出江西的中央蘇區;毛澤東原本欲向海邊進取福建一出海口俾方便蘇聯援助物資之取得,但沒成功;蘇聯共產則希望中國紅軍移往新疆建立像哈薩克之附庸國,但毛澤東民族主義甚強,唯恐蘇聯政府像控制外蒙古一樣指染新疆,故未予配合,只與周恩來幾位核心人物商議前進陝甘寧邊區,此地隔著蒙古一地亦可方便取得蘇聯援助物資;乃於1934年10月開始踏上二萬五千里路的長征;毛澤東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所以這趟長征是「西風列、長空雁叫霜晨月」,是「雄關漫道真如鐵」是「蒼山如海、殘陽如血」的,是要翻山越嶺要繞道拐彎避開國民黨軍隊的包抄圍剿的;1934年歲末紅軍轉進到「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的貴州,古人說:「天下之山、崒於雲貴」,全程都是山嶺,這裡唯一的好處是雲霧漫天可以躲避國民黨飛機之掃射,但是糧食奇缺,想偷想搶都無處下手,毛澤東說「天將午、饑腸響如鼓。糧食封鎖已三月、曩中存米清可數。野菜和水煮。」「嘆糧缺、三月肉不嘗。夏吃楊梅冬剝筍,獵取野豬遍山忙。捉蛇二更長」,餓著肚子還要度過湍急的赤水河,還要在薄衣遮體下越過長年冰雪的雲貴高原雪地,經過婁山山脈的婁山關才能進入四川轉進陝北。

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說「成功便了不得、失敗便不得了」,石達開就是在雲貴之地「不得了」了,這裡有一條雲貴第一川流湍急的大渡河巨浪滔天有如龍吟虎嘯、慑人心魄;結果石達開沒越過的大渡河被紅軍越過了;共軍詩人蕭華有詩歌頌此一天險之役:「水湍急、山峭聳,雄關險、豺狼兇。健兒巧渡金沙江、兄弟民族夾道迎,安順場邊孤舟勇,踩波踏浪殲敵兵。晝夜兼程二百四、猛打窮追奪瀘定。鐵索橋上威風顯、勇士萬代留芳名。」後來毛澤東也賦詩一首「長征」如下:「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礡走泥丸。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顏」;這是毛澤東苦盡甘來之歌,其實一上雲貴高原、四面都是石山野嶺、不見房屋,只有幾個山洞,毛澤東都是在山洞裡寫字辨公、開會議政、指揮軍隊、指點江山;這就是共產黨二萬五千里「與天爭、與獸爭、與土豪爭」的長征歲月。長征成功十四年後「新中國」成立,不到十五年間全中國全部解放了,國民黨終於逃出大陸。

所以「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唱歌跳舞的,革命是要歷盡艱辛萬苦的天險的;去年1129地方大選民進黨大勝了,國民黨只剩治理六個縣市不到七百萬人,比蔣介石五度圍剿江西中央蘇區時還少,國民黨是進入安寧病房等死了,不過國民黨是很陰險狡詐如狐狸一般,民進黨員一定要學毛澤東的「謙虛」和「謹慎」,絕不能驕矜自滿或自亂陣腳,尤其在最後一哩路上更要嚴厲自己克制、自我管制,稍有不慎就會馬前失蹄、就會中了國民黨之詭計,國民黨一定會再搞比「宇昌案」「興票案」更陰險的騙術來欺騙全國人民,台灣人民一定要非常覺醒、異常的覺悟:「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是台灣人民必須信守的最高信念,只有讓國民黨倒台灣才會好,台灣人民才有翻身作主的機會,只有政黨再輪替,才能徹底清查馬英九政府這八年來為非作歹的做惡勾當,才能將這些台灣之害群之馬繩之以法;所以2016年的政黨輪替很重要,台灣要起死回生就靠此一役;就像台北市政府讓國民黨下野了才能徹查馬英九和郝龍斌與各大財團之勾結,才能清楚的看清馬英九和郝龍斌是怎麼在糟蹋台北市民之利益、又怎麼讓利給各大財團;如今就要讓國民黨再從中央下野才能徹查出這些讓利有無對價關係?多少對價關係?若國民黨不倒還繼續控制各大情治系統,馬英九和郝龍斌的市政府和馬英九八年的中央政府的嚴重之藏汙納垢就很難清潔乾淨,台灣就永無真正的民主、就無藥可救了。

所以台灣人民一定要團結一致、忍氣吞聲,絕不可聽信讒言而害無辜、「青蠅一沾點、白壁遂成冤」;俟2016年徹底打敗國民黨,台灣人才能大翻身、子子孫孫才能有希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