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法藍瓷總裁陳立恆3/6打破沉默,公開刷說明『藝術值幾何,「宇宙大覺者」何價?』公開信

大成報/ 2015.03.06 00:00
【台北訊】法藍瓷總裁陳立恆3/6打破沉默,公開刷說明『藝術值幾何,「宇宙大覺者」何價?』公開信,說明全文如后:

最近大家都很好奇為什麼「宇宙大覺者」這麼貴!?於是坊間出現了許多與事實出入或一知半解的臆測與揣想,身為「宇宙大覺者」創作企業,我們有其必要將這麼貴的緣由溯本從頭說一遍。

二十年前,我開始發現我所從事樹脂禮品不是一個可長可久的材質,它的外表會隨時間衰化,缺乏長期保存的價值,更不符合新時代的環保標準,所以大概從上世紀九零年代開始,我和團隊們開始積極尋找替代材質,2000年我花了數千萬買下一家美國公司,他有一種類水晶的創新科技,可植入複雜雕塑品之技術,此技術的原料是採用美國杜邦(DuPont)的發明,原作為防彈玻璃用。當時全球只有兩三家工廠擁有此項技術,我將之重新命名為「晶雕」,也就是現在「宇宙大覺者」所用的材質。

我們曾推出一系列「晶雕」產品,廣受市場好評,由於定價較高的緣故,銷售數量不大,肇因於它的製程必須使用到航太等級之設備,且要在無塵室內方能進行製成,並其原料十分昂貴,又涉及許多高科技與工藝結合的謀合環節,以至於產品不良率一直居高不下,但我始終沒有完全放棄對於這個材質的創作,因為我知道在藝術領域裡,每一種創新都是有其代價,需要十年磨一劍,才有霜刀試鋒芒的一天。

直到2002年,我的一位故友嚴大為先生驚訝發現我雖不是佛教徒,卻送給每一位新進員工一本靜思語錄,殊不知因為我兒子當年的家教老師推薦閱讀,我讀罷之後並不覺得有太多宗教色彩,但的確發人深省,於是認為不只我的小孩,我的員工們也應該要如此處事為人,遂乾脆當成員工福利發送,對我而言,人間的真善美是放諸四海皆準,不應該被宗教門派所區隔離間。

由於大為本身即是一名慈濟人,就熱心介紹我與證嚴法師認識,恰巧那段期間慈濟在尋求將畫家唐暉從一九九四年開始歷時七載才完工的「佛陀灑淨圖」具體化,但當時慈濟委託幾個雕塑師與材質的呈現結果都差強人意,主要由於一般材質無法切實呈現該圖上的佛陀(後稱之為宇宙大覺者)身後疊影重重的無數分身佛,那代表著「十方諸佛、佛佛道同、生生不息、後有來者」的意涵,乃整個畫作中一個最主要的概念,而「晶雕」卻正好可以表現出別人做不到的植入與重影效果的工藝技術。

其後,我們的雕模師Peter為了創造一個現代佛陀形象,特別拜訪了許多民間佛像藝術家,看佛教造像法一書,還參考古代佛像以及證嚴法師特別交代Peter去讀無量義經,於是在追尋佛陀形象的過程中,為了那疊影的完美,換了幾次模子,為了覺者的神態,換了幾次設計,Peter也成為一名虔誠佛教徒,也因此發願茹素至今,最後,拍板由我們製作的「宇宙大覺者」,一是因為設計從眾多競選作品中脫穎而出,二是因為「晶雕」做為一個創新的高科技材質,符合現代精神,又晶瑩剔透,完全呈現灑淨人間的清淨無染。

當然,價錢曾經是一個問題,但「晶雕」從專利、原料、設備、製作的過程就是這麼「高貴」,直到今天,我們的「晶雕」部門還在虧損中,只是憑著那一股為工藝產業所堅持的憨勁,希望苦撐的到依舊遙遙無期的損益平衡的那一天,所謂「一器之所成,百工斯為備」,這不只是一尊雕像,它是從材質、創意、生產、市場到信仰所串起的一條價值鏈,藝術價值本身見仁見智,也無法以金錢衡量,或許,遇見這些來自不同主觀的誤解與錯議,即是古今中外文創產業界必經的試煉艱辛,而創作者面對著伐異之聲,只能獨自承擔下許多難以言傳、不可負擔之沉重,這也正是文化與藝術往往難以開展成就,更需要你我珍惜尊重的原因。 (陳立恆2015/3/6)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