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朱敬一院士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 在成大擠爆

中央社/ 2015.03.05 00:00
朱敬一院士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 在成大擠爆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50305 15:22:01)台灣現階段不論是經濟、財政到教育都面臨極大挑戰,政策上該如何帶領台灣走出新局,全民關切!中央研究院朱敬一院士指出,台灣迴避不了全球化,但融入全球要有戰略,政府擬定產業政策之前首長者必消化資訊並有眼光,台灣應朝創新創業的經濟型態發展,過程要儘量顧及就業與公平,而最重要的一點,行政效率需革新。

成功大學要成為打造公民社會工程關鍵的頂尖大學,學術殿堂對國家大事不能置身事外,2015成大研發論壇「看見成大.卓越領航」系列講座,首場於4日下午4時於成大醫學院一樓第三講堂舉行,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發表「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不僅吸引成大師生到場聆聽,台南一中、台南女中學生也把握機會前來親炙大師風采與精闢論點,現場大爆滿,地板、階梯都擠滿聽眾。

成大校長蘇慧貞感謝朱院士,在春天「驚蟄」到來之前,帶給南台灣第一聲雷,將新書「找回台灣經濟正義與活力」的全國公開巡迴演講第一場給了成大;蘇校長更謝謝朱院士在擔任科技政委、國科會主委的階段,用心看見成大的能量,給成大許多機會參與國家很多重要開創性計劃,成大一定會展現好成績,證明朱院士當初給成大機會是正確的決定,今後成大也會繼續努力,邁向世界頂尖一流大學。

朱敬一院士一開始即犀利的點出台灣當前現象、問題再追溯原因,最後並探論台灣未來的發展方向。

朱敬一院士表示,去年3月學運產生一呼百應效應,反應的是社會潛藏巨大的怨氣,服貿爭議只是引爆點,投射的是台灣民眾對過去10多年來薪資凍漲、所得分配不均、居住、教育等社會問題,追根究底都與經濟有關。

台灣過去15來GDP上揚,薪資卻凍張,與台灣經濟轉型不順有關,企業「台灣接單海外生產」,試想台灣能做的,大陸、越南或其他地方都能做,台灣的薪資怎漲得起來。

台灣從早期的農業轉型工業,帶來第一波經濟成長,工業自動化以及勞工教育水準提高,帶來第二波經濟成長,第三波應該是產業升級帶動經濟成長,卻遇上大陸、越南等開放,企業選擇外移重操傳統生產模式,而非在台灣升級,導致台灣產業轉型不順,出現了GDP成長薪資凍漲;以資訊通信業來說,經濟部的資料2001年海外生產比率為25.9%,2013年高達87.3%,換言之,全球化的果實,基層勞工分享不到。

失敬一院士也感嘆台灣昔日引以為傲的均富已消失,財政部財政資訊中心資料,1998年所得最高5%與最低5%的倍數為32,2011年則是95.56;從國民所得的組成資料也可看出,愈有錢的人,薪資所得比重愈低,大多是經由資本所得累積財富,形成有錢者愈有錢;數10年來政府又實施新的減稅措施,形成凍薪的人繳稅,有資產的人減稅,地價稅、遺贈稅、房屋稅、土增稅等減稅,大大減輕有資產者所需繳的稅賦。

朱敬一院士的觀察指出,所得分配趨於不均的原因包括,政府對資本家的約束少,形成「小政府」狀態,而台灣租稅負擔只有12.6%,較日、韓、歐、美等都偏低,政府沒錢、產業轉型不利、弱勢遭殃、減稅大多在圖利有錢人。

房價飆漲,台北市成為全球房價最貴的城市。除土地供給有限,需求提升的經濟理論外,「吸引資金回台」的愚蠢政策更是原因,台灣工廠外移並不需要新的投資,台灣缺的是實質投資機會,就算有也只有股市、房市,因而造成房價大幅攀揚;從2014年房價所得比與貸款負擔率來看,台北市貸款負擔率為61.87%,薪水6成以上要負擔房貸。

以往觀念認為可以靠讀書翻身,現在大學生反而成為失業高危險群,台灣52%受雇者擁有大專以上學歷,大專以上學歷卻有3分之1薪水不到3萬元;多元入學反而會讓弱勢的孩子較無機會進入公立學校,只能讀私立大學去扛沈重的學貸。

列舉出當前諸多現象並點出問題後,朱敬一院士認為,台灣迴避不了全球化,想迴避、鎖國,也鎖不了,資本家有腳可以走,鎖國只是讓勞工階級更慘,台灣對於全球化必需「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永遠不放下它」。

但融入全球要有戰略,紐西蘭簽FTA,要的是奇異果、農牧產品輸出,美國簽FTA想的是美牛、美豬以及煤的出口,韓國想的是現代汽車輸出,台灣簽FTA想要的是什麼呢,並沒有任何答案。

朱敬一院士指出,台灣曾推動發展DRAM政策,最終卻失敗,原因在於DRAM需要的是兵團整合,台灣以中小企業為主擅長單打獨鬥,自然不善也不敵,台灣的產業政策之所以失敗,在於決策品質太差。

一個好的產業政策要考慮的是,建立在台灣穩定且長久的競爭優勢上,找出其他國家想學、想拚、想跟上卻難以企及的,最好能與民間就業有關,最好要兼顧不要惡化所得與財富分配,最好來自民助的助力,官民互補;據統計一個創業,平均能帶來7個就業機會。

朱敬一院士表示,台灣的經濟應朝創新、創業育成方向發展,創新應該是技術、專利的創新,才有機會擴大到海外市場,軟性的、文化的創新若到台灣以外地區發展,還要考慮當地的市場文化,發展不易;文化的創新通常沒有技術、專利保護,搬到它處很容易被吃掉,他個人就很不讚成設立文化創新園區。

他認為台灣應該多學習瑞士,瑞士的產業是全面化的分布,一般人只知觀光、鐘表,殊不知瑞士的製藥、食品、電子、電機都很強,瑞士鐘表在石英表出現之後,轉型成時尚珠寶,至今仍維持高身價。政府在發展與鼓勵創新創業經濟,一要懂得搶時機,產業政策必需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推動,早年孫運璿院長推動三大產業政策,半導體、食品以及電動車,雖然只有半導體成功,但卻讓台灣吃了30年;另外,還要搭配行政效率革新、科技研發穩定。

朱敬一院士,曾任行政院國科會(現升格為科技部)主委、政務委員及中研院副院長等要職,積極參與學術、實務以及社會活動,也經常應邀在平面媒體撰寫專欄,探討社會現象、政治問題、國際金融等。

訊息來源:成功大學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

http://www.cna.com.tw/postwrite/Detail/166141.aspx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