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馬王惡鬥到馬朱內鬨—台灣主席難為(上)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5.03.02 00:00
在行政權立法權分立的美國,議長和總統尖銳對立鬧得不可開交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是那是發生在總統和議長隸屬於對立的政黨時才會出現的,如美國國會歷史上最具權勢的眾議院議長之一的共和黨金瑞契,預算案在他杯葛之下,民主黨柯林頓,搞到政府停擺(Government shutdown)就是有名的例子。但是台灣同一個黨的總統和議長竟然也演出慘烈的馬王鬥爭則真是稀罕的世界奇觀。然後這個世界奇觀又接著帶動了台灣發生一連的世界奇觀:街頭領導國家、學生佔領國會;而佔領國會並不是替總統修理議長,反而是對抗修理議長的總統;接下出現的是一個月換一個部長和「6天部長」,在在創世界內閣動盪不安記錄。

好不容易,馬被逼辭了主席,奇觀仍然沒完沒了,戲碼從總統和議長對峙,換了個對峙的對象—總統對上新的國民黨主席:稍早,先是內閣否決主席主張的總統立委分開選舉的建議;接著總統指責主席挺王不顧大是大非;又是出口「狗咬呂洞賓」怪燈謎;還放主席天燈會的鴿子;3月2日,主席還以顏色,放總統黨政協調會的鴿子⋯,雙方出手頻頻,令人眼花撩亂。肩負復興國民黨重責,力圖振作的主席則挫折連連,這一類奇觀,沒有人有本事知道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看來,國民黨的主席真是難為了。難為,持平地說,並不只是在黨政會報中和馬總統同座的朱主席難為;如果把時間提前,說的也是做為王議長的主席的馬主席也正是主席難為,以致兩人翻臉惡鬥。

事實上在台灣,難為主席並不是國民黨的專利,民進黨主席也大有本難念的經。

故事且先從2007年談起。

2005年後陳總統從四不一沒有跳進制憲正名公投,2006年游錫堃延續他的激進主張,一面推動宗旨在制憲正名的《正常國家決議文》,一面以這路線爭取黨員支持他當總統候選人,這不只急壞了其他參選人,也令陳水扁頭痛,因為扁的激進主張是用來鞏固黨內支持用的,但是一旦成為總統競選訴求則不利選情,因此明的不便表達表態以免和自己公開的說法相反;但是暗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