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請馬英九退出國民黨以展現其大是大非!

美麗島電子報/陳敏鳳 2015.02.26 00:00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周三中常會宣布不承接立法院長王金平黨籍訴訟案後,得到現場一片掌聲,過去一些批王者也反過來支持朱立倫的決定。唯獨有一個人,寫了一千五百字的聲明,大罵朱立倫是沒有是非之心,他以47歲黨齡無法接受,聲明一出,很多媒體甚至過去的黨工都紛紛出言,那就請馬英九退黨吧!

這的確是個好建議,作為一個國家元首,公開批評法院的判決,已經介入司法個案,更談不上尊重法院判決這回事,有位同業說的好,政治是講實力的,司法是講證據的,都不是講是非,如果馬總統要堅持自己的是非,覺得他參加的國民黨已經是個沒有是非沒有核心價值的政黨,那就該大膽的退出這個政黨,不要只在旁破口大罵,否則你就變成在侮辱你的黨,攻訐同志,別忘了你不久前才以此理由開除了周玉蔻吧。

這不是說政黨是個黨同伐異的問題,而是當政黨做出了一個跟多數黨員意見相同,民意也支持的決定,您身為總統竟然還不明真正的大是大非,才令人感到真正的悲哀,以及你的不適格,一個國家領袖要以什麼為重點完全搞不清楚,在朱立倫幫你團結你的政黨,以及你個人恩怨是非時,你還能振振有詞地痛罵幫你忙的人。

你的破格表現,逾越身份的作法,正顯出你的不明事理,甚至終於讓社會了解你統治台灣六年多,為何民生痛苦,民怨不斷,如果嫌退黨不夠,甚至可以拿你總統之位作最大的抗議,才能多少讓你的真心感動於人,否則大家只視你是一位把個人無證據的是非,擺在國政之前的自私領袖。

美國有個有名電視影集紙牌屋,在這次春節過年休假期間,很多新聞同業提到惡補完了,覺得心有悽悽然。事實上,這齣戲在美國也引起很多政界人士的注意,根據這戲的男主角史貝西公開受訪時表示,他演完這部戲之後,政治人物遇到他時,都跟他說有百分之九十以上跟政界情況相符。

至於被演繹對象的政壇高層如美國總統歐巴馬,並沒有因為劇情影射政府高層以收買、殺人等骯髒手段,就予以公開澄清或者反駁,歐巴馬反而以幽默方式地說,每當他看到這部戲,他都很羨慕有這麼能幹的黨鞭可以讓法案在國會輕騎過關,也羨慕這麼有效率的國會運作方式。

這正是一個領導人應該有的處事態度,分得清什麼是重要什麼不重要,人民利益的大是大非才是總統該爭的,總統自己官司打輸了,就該說一句,連我都打輸了官司,誰說這個國家的司法不公正?看到紙牌屋這個描實如真的影集,馬總統可能會請總統府發新聞稿澄清,而不是學歐巴馬包容幽默以對。

再談韓國最近也有一個電視劇叫「重擊」,在韓流一遍小情小愛之中,這部描寫韓國法律人的鬥爭,非常獨樹一格。描述韓國大檢察廳裡,宣誓就職時,每個檢察官都誠心誠意遵守為民除害,保護正義及守護弱勢,結果進去之後,因為長官利益衝突,檢察官拉幫結派,把檢察官之間搞得跟黑幫內鬥一樣,若不是其稱謂還是檢察總長、司法部長,觀眾可能以為是在演幫派存活生死鬥。

這部戲編劇非常用心,對於韓國大檢察廳的生態也該有一定的了解,才能描述如此真實,最重要是此劇強烈批評目前韓國法律人的作法,以及法律人和政商之間嚴重的勾結,其中不乏有經典台詞。例如當長官要求下屬把某人放了時,這位檢察官回答上級說,因為要對國家IT產業貢獻所以放了企業人物,因為對韓流有貢獻所以放了藝人,因為對運動比賽有貢獻所以放了運動員,那誰來遵守國家的法律。

當出身三代法律世家的司法部明明也犯了法,卻為自己找藉口說是為了要拔除像某某某那麼壞的檢察長,才能改善韓國的司法界,其實這位司法部長也是搞壞韓國司法風氣,她跟那位真壞人搞政商關係的檢察總長有何不同?整齣戲告訴觀眾法律是對弱者對平民才有所謂人人之前平等,到了高官大商人之前,法律人可以出賣法律職責,作為為其脫罪的工具而已。

戲劇如果拍得好,往往也是社會的縮影,像日本劇就有很多男女平等問題的討論,顯示在這個國家男女之間並沒有因為高度經濟成長,而有性別平等的進展。

韓國大檢察廳的法律人是不是就像「重擊」裡的一樣腐敗,就跟美國「紙牌屋」裡的政治人物是不是都壞到骨子裡一樣,是一種藝術表達的自由,甚至也是言論的自由。歐巴馬如此幽默地回應了,朴槿惠如何回應並不知情。

令我們好奇的是,如果台灣戲劇界也有能力拍出「紙牌屋」或「重擊」這類的戲,馬英九總統會有什麼反應?重擊裡面有檢察總長知法犯法的問題,剛好台灣也有檢察總長處於這種處境,總統是以大肚包容眾聲喧嘩的社會多元聲音,還是為此也大動肝火,發表長篇文字痛罵此劇虛構事實,甚至把編劇導演都告上法庭,以彰顯他的大是大非呢?

馬英九總統任期剩下一年多的時間,該清醒一下吧,什麼才是真的大是大非,什麼都是小枝節,如果迄今都無法搞清楚,何不下台一鞠躬,對台灣人才真的得到了大是大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