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看懂一帶一路 陸經濟轉型連結區域戰略

中央商情網/ 2015.02.23 00:00
-前瞻大陸經濟專題之五(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台北2015年 2月23日電)「一帶一路」是大陸最新國際戰略,也是經改配套,把結構轉型期過剩產能,結合國企整併,落實「走出去」戰略,還可助力城鎮化,均衡國內地區經濟發展,連結區域經濟戰略。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9月出訪哈薩克,首次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倡議。他同年10月出訪印尼,倡議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2013年11月12日,中國共產黨第18屆中央委員會第3次全體會議(18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文中明定「建立開發性金融機構,加快同周邊國家和區域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海上絲綢之路建設,形成全方面開放格局」。

「一帶一路」自此升級為大陸國家戰略,也成為大陸各地方省市熱烈追捧的新一帖挽救「GDP」的良藥。

統計數據會說話。大陸2014年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7.4%,增速創下24年新低。

以煤炭經濟為主的山西省,2014的GDP增速僅4.9%,增速在全大陸各省市排名墊底。在此之前,山西GDP增速曾經很長一段時間都保持在兩位數。

中國社會科學院2014年12月15日發布的「經濟藍皮書:2015年中國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說,大陸經濟成長率創24年新低,主因是長期累積的產能過剩問題,特別是煤炭、鋼鐵傳統產業,而且這個問題仍將影響2015年的經濟成長。

大陸官方既要淘汰落後產能,又要推動經濟結構轉型,此時挾帶資金流與交通建設項目的「一帶一路」計畫,可以讓各省市在房市降溫,地方財政緊縮之際,帶來促進經濟成長的另一股動力。

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蕭金城曾在人民網理論頻道撰文指出,「一帶一路」有助於推動基礎建設,擴大出口規模,緩解就業壓力,有助於工業化與城鎮化進程,縮小貿易逆差。

事實上,不少學者認為,「一帶一路」其實就是當年「西部大開發」或「中部崛起」戰略的延伸與補充。只不過,當年政治目的明顯高於市場目的,成效因而有限。

「西部大開發」戰略始自2000年,計劃把東部沿海地區剩餘經濟發展能力,用以提高西部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水準,鞏固國防。「中部崛起」戰略2004年提出,希望能承「東」啟「西」,推動工業化和城市化。

如今大陸許多地區面臨產能過剩,金融流動性風險,經濟成長動力不足等困境。因此,各省市今年1月召開的兩會無不大力唱和「一帶一路」的主旋律,今年紛紛大幅編列鐵路、公路等交通建設預算。

中國網報導,新疆、重慶、寧夏、西藏等省市大力呼應「一帶一路」,例如重慶市2014年底宣布,為落實「一帶一路」戰略和建設長江經帶,至2020年前將在基礎設施等領域投入人民幣1.2兆元(約新台幣6兆元)。

不只地方呼應,中央一樣加緊腳步。大陸證券日報報導,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2014年底批准人民幣逾兆元的基礎建設,2015年1月又再批准800億元基建項目,2015年總投資規模預估可達到兆元。

上述基建投資對陷入困境的鋼鐵、煤炭等產業是一帖救命良方,長期更可呼應大陸官方力倡的「新型城鎮化」戰略,還促進大陸地區經濟均衡發展,串連各地區經濟帶,讓經濟成果果實由點擴至面,擴大戰略縱深。

不僅只於與均衡地區發展配套,一旦「一帶一路」沿線基礎建設完善,還可促進大陸與東協、中日韓自由貿區之間的區域經濟整合,達成大陸官方的戰略目標。

另一方面,大陸官方透過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絲路基金的資金挹注,幫助「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加速基礎建設,可落實大陸企業「走出去」的戰略,更可藉機進行國企的併購整合。

中國南車2014年12月30日宣布以換股吸收合併中國北車。外界多認為,這項艱難的整併案由政府授意,旨在提高國際競爭力,避免相互廝殺。新公司對即將在2015年招標的亞洲多個高鐵路線志在必得。

緊接著,大陸國務院會議1月通過國家核電技術公司和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合併案。兩家企業合併後,可望帶動大陸的核電資產上市,並推動大陸國產第三代核電技術的進一步「走出去」。

大陸加強海外投資的「走出去」戰略源於1990年代,2000年提升為國家戰略,2001年被寫入「十五規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綱要)中。

但如今「產能走出去」更顯迫切。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月2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就部署加快鐵路、核電、建材生產線等中國裝備「走出去」。習近平、李克強出訪時,向來也力倡「高鐵外交」。

由上觀之,「一帶一路」雖是習近平的國際戰略,卻也兼具促進國內經濟均衡發展,促進大陸國企整併等多重戰略意義。

只不過,一切都會正如大陸官方所盤算的如此順利嗎?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2月就撰文提醒說,第一,「一帶一路」要避免被解讀為爭霸工具;第二,不要變成國際版的「西部大開發」;第三,要防範陷入日本當年海外投資困境的風險。

大陸國企大舉海外投資,確實遭到部分國家的疑慮。

中國鐵建聯合其他企業去年11月以37.5億美元得標墨西哥高鐵,但不久後,遭墨國官方撤銷得標結果。大陸國企中遠集團旗下的中國遠洋運輸得標希臘最大港口彼里夫斯港民營化工程,之後遭希臘新政府喊停。

陸企「走出去」、「一帶一路」戰略雖然可協助部分國家加強基礎建設,但另一方面,也會引發大陸周邊國家的不信任與猜忌。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薛力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文分析說,中國大陸建構以自身為主的各種國際機制、對大國的強調、在海洋爭端中所採取的措施,都加重周邊國家的顧慮。

不過,薛力認為,大陸的「一帶一路」戰略,2013是規劃年、2014是布局年、2015將是落實年。

大陸官方能否順利推動「一帶一路」?或是推動過程中是否引發國際政經秩序變動與變局,都值得台灣政府與各界進一步觀察與因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