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穿裙子不能當總統?

美麗島電子報/陳敏鳳 2015.02.02 00:00
台獨大老辜寬敏日前表達不希望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再選2016年總統大選,辜寬敏認為蔡英文選輸二次,不要再選了,他要支持賴清德,並且保證賴清德一定會參加初選。不過,以辜寬敏過去的發言,大家認為可能又是那句穿裙子不能當總統的性別歧視觀念作祟,萬萬無法令人苟同。

這位辜老對於民進黨及反對運動支持甚多,民進黨失去中央執政權後,他也不惜金錢贊助民進黨人士,成立智庫等,自有其對台灣社會的貢獻,唯獨他那種老派重男輕女的觀念,令人吃不消。

前副總統呂秀蓮有意競逐2012年總統大位時,這位辜老就曾講出一句名言,就是「穿裙子不能當總統」,引發爭議,很多人不認同呂秀蓮參選總統,是因為民進黨內及社會上要求世代交替的聲浪很大,何況呂副總統已經當過副手,民調並不高,才對其參選持保留態度,並非因為呂副總統是女性緣故。

否則依照辜老的標準,呂副總統號稱沒有敗選的經驗,那她絕對有資格參選總統,辜寬敏應該無條件支持她才對。

其實陳菊、蔡英文和賴清德都是民進黨內人望很好的政治人物,陳菊這一年來在每次政治人物喜好度的調查都居冠,即使發生高雄氣爆,各方多所責難,但她以低姿態不停道歉、檢討自己,獲得高支持度,若非她身體不適,否則明年的總統大位非她莫屬。

這也就證明女性治市甚至治國並不比男性差,如果單以性別喜好就決定女性不能選國家元首,不僅跟不上時代的潮流,也是對女性充滿了偏見,在其他國家元首,女性治國政績卓越的,所在多有,到了廿一世紀還對女性有所歧視,難以想像。

德國總統梅克爾出身東德,在兩德統一後,她受到基民黨黨魁柯爾的重用,初時,她是以象徵性的意義進入內閣,但不久之後,她的穩健和能力馬上就受到肯定,在柯爾因為政治獻金案危及基民黨支持率時,梅克爾以果決的態度切割了柯爾,挽救了基民黨。

雖然梅克爾曾被稱是柯爾的女兒,斷然切割曾引發爭議,但她以大局為重,不以個人私情害了公益,出任黨魁及總理之後,聲望扶搖直上,不受到東德出身背景的影響,迅速融入了歐洲民主的社會。在爆發歐債危機時,梅克爾更以卓越冷靜的智慧,讓德國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幫歐洲度過了可怕的金融風暴,也讓德國在二次大戰以後,首度拾回往日光環,國際地位遠超英法等國。

而在此時的法國等男性領導人在幹嘛呢?當時的法國總統薩克奇,忙著鬧緋聞,接下來的歐朗德,在國際事務無特殊表現,倒是經常為了帶女友進愛麗舍宮而上報紙。英國卡麥隆則因為最近推動了蘇格蘭獨立公投,才略展頭角,其他歐洲的男人到那兒去了?

不談現代談古代,唐朝武則天其實是一名明君,治國政績極佳,卻因為女性飽受污名之累。清朝的慈禧太后雖惡名遠播,但你只要去看看李鴻章的日記,就會發現當時滿朝文武,懦弱無能,最後只能由一名女人承受亡國之名。

再說說韓國的明成皇后閔氏,她與最近熱播的韓劇「為愛而生張玉貞」其中備受冷落的仁顯皇后,處境一樣,不受丈夫喜愛,但她作為是朝鮮王朝最後一個王后,國勢衰弱,群臣束手無策,高宗無能,明成皇后才不得不發揮才能,試圖挽回國家生存,也挽回丈夫的心,最後雖然仍是孤臣無力可回天,在日本人攻進京城時受辱而亡,也承受亡國及介入政爭的惡名,但在韓國地位備受尊崇,有國母地位。

女人治國在過去歷史赫赫有名者很多,如英國伊麗莎白女皇等,卻因為性別的歧視,故意任由史家忽略,無法還其公道,甚至把一切罪過都推給了女人,如今歷史走進新時代,如果還用過去觀點看女性治國來發表意見,未免過於陳腐。

民進黨初選是不是一人單獨競逐而違反民主,這不干男性、女性的事,過去陳水扁也因為高人氣而單獨競逐,為什麼不批評當時民進黨違反民主,如今則是違反民主?只因為陳水扁是男性,蔡英文是女性嗎?

事實上,只要合乎民主的程序,不管男性或女性依靠著高人氣和聲望,爭取黨內初選及提名權,未來贏得總統大選,坐上總統大位,都是民主之道,只看男女不看程序,才是違反民主之理,民主兩字不是性別歧視的遮羞布。

辜寬敏也許年齡稍長,也支持過多位民進黨人士,所以講話頗有份量,但若就此又把民進黨派系競爭因素攪進去,黨內隨之出現一定要某人選,或者某人不能選的言論,那真是把辜寬敏對民主運動的貢獻一掌打到零的地步。

作為長者或者金主的角色,辜大老似乎也不該表現得那麼財大氣粗的樣子,民進黨的全名不是叫民主進步黨嗎?穿裙子的不能選總統,不能當總統的言論,是民主大退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