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真民主與假民主!【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2.0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台獨大老辜寬敏說「一人競選就不是民主政治」,他意思是說如果黨內只有蔡英文一人競選總統候選人就不是民主政治了,其實這種說法很牽強也很不科學的,蓋民主政治和多少人競選並無直接關係,民主政治和競選的方法、手段、品質才有直接關係;譬如孫中山只一人被推舉為臨時大總統算不算民主政治,曹錕用五千圓現大洋收買每位國會議員而當選總統而不用他手握之重兵殺進總統府算不算民主政治;馬英九用八年都做不到的政見騙取總統寶座算不算民主政治、還是政治騙徒、政治金光黨;李煥女兒李慶安以美國人身分在台灣竊佔市議員、國會議員席位領取巨額酬勞算不算民主政治;以筆者對民主政治之見解,以上諸多以詐騙、金錢收買、甚至黑道暴力手段所搞到的政權或政治位置都不是民主政治;但這些都不是一人競選,可見民主政治與一人競選無直接關係、與其競選之手段、方法、策略才成正相關,身為台獨大老兼民主進步黨要員一定要有「民主進步」之理念與意識,否則會把台灣社會與國家引導到錯誤方向,那和國民黨領導就沒什麼兩樣了,台灣人民就又很大不幸矣;就像民主進步黨未成立以前的山胞政策,不管滿清政府、日本政府或國民黨政府都把山地同胞當成化外之民,直到民進黨才把山地同胞當成「原住民族」,讓後來的馬英九也終於把原住民當「人」看了,可見一樣的「有政策」,但結果可能很不同;所以民主政治不必看是否一人競選,這是民主進步黨人應有的「民主進步」觀念,觀念正確台灣才會進步、台灣人民才會幸福,就像現在的原住民之社會地位比民進黨尚未出來之前進步很多、精神生活幸福很多,從原民電視台越辦越好就可窺知一二。

所謂「民主政治」之真諦、以吾人淺見應以美國林肯總統所說的「民有、民治、民享」最真確,即「民有主權」「民治治權」「民享政權」,絕不能「政客所有、官僚所治、財團所有」就像馬英九及郝龍斌的政府一樣、對財團禮遇有加、體貼入微,拿公家財產任由大財團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故這不是連勝文首創或專屬,這檔事在馬英九和郝龍斌早就在玩了);所以要看是不是真民主政治就要看有無黑金、黑道介入選舉、有無以金錢或暴力或詐騙手段或像宇昌案等不正當下流作法介入選舉、影響選舉結果,要看大財團有無心存善念為台灣長遠發展來投資台灣而非以投資之手段來引誘選民選票進而影響選舉結果,若然、則皆非真民主;所以民主政治不是只是人民有選舉權、有參政權就是民主政治,而是要人民能以自由意志不被外力干擾與強迫的選賢與能才是真民主;而且民主還有政治民主、經濟民主、社會民主,譬如若社會貧富懸殊太大、財富都集中在少數人手裡、社會多數人都在少數人的企業機構工作「吃頭路」,經濟自主權都已被剝奪或嚴重影響、那麼空有選舉票又有何意義,譬如中古時候的農莊之農奴空有選票又何用,若不聽莊主指示投票就可能沒飯吃甚至被打得半死,所以政治民主、經濟民主、社會民主一定要都實現才能實現真正的民主政治;辜寬敏是辜顯榮兒子,辜家已享榮華富貴三四代,可能很難領會「經濟民主」和「社會民主」之真諦,所以把民主之真諦聚焦在政治民主之上,以為只要有兩人以上一起競選就是民主政治了,其實那只是民主政治很浮淺的表象,並非民主政治之真諦。

比起貪汙腐敗、胡作非為的國民黨來說民主進步黨已經非常民主進步了,但比起柯文哲這次競選的方式與策略,民主進步黨似乎又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時代是不斷在進步的,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太陽花學運和柯文哲現象讓吾人驚喜見到台灣的新希望,國民黨很快就要被時代淘汰掉了,民進黨若不急起直追很快就要退出競技場當啦啦隊,民進黨人一定要深切反省、要和公民社會力量相競合;早在蔡英文競選新北市長時吾人即「上書」建議她要重視社會力量之開發與經營(吾人也曾上書各黨主要領袖及一位主管社會政策之內政部長,惜乎皆無反應,只有蔡英文重視公民社會之發展、在選市長和總統時都提了不少社會政策包括社會住宅、幫年輕人走第一哩路等),去年地方大選若無蔡英文慧眼獨俱接納柯文哲的「在野大聯盟」,現在的台北市長百分之九十九是連勝文,台北市甚至全台灣現在也無柯文哲現象-「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毛澤東詩),可見蔡英文是跟得上時代的演變甚至引導時代之進步的,而且她三任黨主席一任一任地讓民進黨往上提升、讓民進黨越戰越勇,最後結合公民社會力量將國民黨打趴在地、很可能就會轉型專門做生意去了;在去年四月以前全國大慨無人會料到全國最大在野黨的民主進步黨竟然不在首都市長選舉提名候選人,連勝文也以為他只要獲得國民黨提名就穩當台北市長,他絕無想到竟然栽在蔡英文的高招競選策略上。所以只要是眾人的決定而非蔡英文以不正當手段使黨內提名總統獲選人之時程提前,就無違民主之原則問題,其他多少人出來競逐黨內提名應無關民主政治宏旨啦!【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