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朱立倫頂新解危,挺進2016?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5.01.29 00:00
頂新三董魏應充在收押102天之後,在1月28日凌晨1時突然裁定交保,魏家在5分鐘內就把交保金1億元送交彰化地院,魏應充在凌晨2點半就走出監獄恢復自由。

大約在三天前,就傳出魏應充可能交保,魏家也坦承已經準備好3億元交保金,顯然有人早已告知魏家將會交保順利。去年10月30日魏應充被起訴最高求刑30年之後,魏家眼看大勢已去,不惜對抗到底,12月30日頂新65億聯貸到期,還嚴詞拒絕從海外匯款償還,不惜讓銀行團訴諸假扣押,耐人尋味的是,今年1月17日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之後,隨著國民黨後馬時代開啟,仿佛突然有一股同時來自兩岸的巨大力量,逼迫頂新改弦易轍,盡速提出解決辦法,幫朱所領導的國民黨解危,以便面對2016大選挑戰。

頂新的改變異常明快,讓人目不暇接:先是1月22日從海外匯入65億,償還頂率開發公司貸款;然後是1月23日從海外匯入1億美元,兌現去年10月16日魏應交在記者會上早已承諾、卻遲遲不捐的30億食安基金。最近則是1月26日確定頂新將出售4G台灣之星全部股權,1月27日更傳出頂率開發所擁有的三重新燕工業用地,將不再向新北市申請綜合開發,轉向與慈濟合作蓋大型地區醫院。

我們不禁要問,究竟是怎樣的力量,能讓頂新突然改變策略,從不惜與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對抗到底,轉向與朱立倫領導的國民黨全面合作?

據了解,逼迫頂新急轉彎的力量,主要來自尹衍樑及其背後的大陸力量,以及立法院長王金平的緊密聯手。大陸不希望長期與國民黨友好的最大台商頂新因為黑心油事件,反而成為破壞兩岸關係的最大罪人,原本早在去年12月國民黨慘敗之後,就想逼迫頂新及早解決問題,但由於國民黨主席改選和權力改組尚未明朗,不得不拖到朱立倫正式成為國民黨主席之後,才迅速出手。

另一個關鍵人物王金平,則與頂新魏家、司法體系、尹衍樑、朱立倫四方都非常熟悉,協助頂新與司法體系溝通,並提早讓朱主席進入狀況。1月27日內政部都委會核定通過終止三重新燕土地變更案,及時讓新北市長朱立倫在魏應充1月28日凌晨獲得交保之前,徹底撇清與頂新的利益關係,就可看出政治高手的斧鑿痕跡。

彰化地院突然改口讓魏應充交保,明顯與去年10月30日認為「仍有串證逃亡之虞」不一致,如今竟以「勾串共犯證人之虞已大幅降低,未達羈押必要性之比例原則」自圓其說,並不足以說服大眾。畢竟,法院認為魏應充沒有串證之虞,已經隱含了三種「到魏應充為止、不再擴大追究」的司法斷點:

一、不再擴大追究頂新黑心油事件可能涉及政府官員。

二、不再擴大追究魏家其他三兄弟可能涉及犯意聯絡。

三、不再擴大追究魏應充可能涉及政治獻金其他案件。

問題是,頂新黑心油事件至今的起訴對象僅及於民間人士,並無任何政府官員遭到起訴,但頂新早在2005年收購正義油品,製造黑心油已經數年,完全沒有官員包庇,誰能相信?其次,魏家四兄弟並未分家,頂新集團各公司向來採取集體決策,法官卻認定製造黑心油只有魏應充一人知情,魏家其他三兄弟完全蒙在鼓裡,又有誰能相信?

最重要的是,去年12月25日,特偵組已經針對馬英九的頂新政治獻金疑雲進行分案調查,林宗志檢察官辦案相當認真,目前已經陸續約談魏應充、周玉蔻、張榮豐、連勝文、蔡正元、羅智強、宋耀明、宣明智、林文伯、劉英達、吳清源、李遠哲、段宜康等關鍵證人。如今彰化地院卻在政治獻金疑雲尚未明朗之際,做出魏應充「沒有串證之虞」的交保判決,暗示魏家已經完全讓步,不會對馬英九做出不利控訴。

在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之後,頂新魏家迅速與國民黨和解,一方面凸顯出儘管大陸對馬政府多所不滿,但對朱主席領導的國民黨,以及朱立倫可能參選2016總統仍然抱有期望,因此選在國民黨主席改選塵埃落定之後,迅速出手協助朱立倫和國民黨擺脫頂新困局。

另一方面,頂新魏家與國民黨和解,也可視為朱王聯手的首度出擊,王金平的充沛人脈與調和鼎鼐能力,使他成為朱立倫最重要、不可缺少的黨內結盟夥伴。經此一役,朱立倫將更加體會王金平的關鍵地位,撤銷王黨籍訴訟、乃至設法讓王再一次延任不分區立委,可能都是朱主席的未來回饋。

大陸與尹衍樑的適時解危,朱立倫與王金平的首度聯手,無疑將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邁向2016年總統之路,提出必須嚴肅面對的挑戰。儘管民進黨決定提前在3月16-18日進行總統初選民調,但大陸也決定及早幫朱立倫解危頂新困局,加上王金平的全力以赴,在在都提醒民進黨2016年總統大選,恐怕還是一場不能大意的激烈競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