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期專訪》賴清德︰面對黑金 朱立倫不如馬英九

自由時報/ 2015.01.26 00:00
記者鄒景雯/專訪

南檢與屏檢積極偵辦賄選與選舉黑函案件,引發國民黨立委諸多針對性動作,台南市長賴清德指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必須向社會說明,這是不是他的意思?賴並認為,在面對黑金這一點上,朱立倫遠遠不如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

李全教涉賄選 朱還唱他是我兄弟

問:台南市發生府會對抗,你為此批評朱立倫,為什麼?

賴清德:台南是民主聖地,但很可惜這次正副議長選舉被李全教給玷汙了。李全教應該是台灣自治史上,唯一在議員選舉涉嫌賄選被檢察官提起當選無效之訴,議長選舉又傳出大量金錢介入,而被檢察官列案調查的首例,不但選票被查扣,且已有二、三十名議員被檢察官約談。

對於這樣的人,即使是國民黨黨員,理應劃清界線,可惜的是朱立倫不僅沒有,還與李全教一起高唱「你是我的兄弟」。尤其朱競選黨主席時,竟指台南地檢署起訴李全教是被特定人士所利用,這種干涉司法的說法,國人都無法接受。更有甚者,這個說法已產生效應,呂學樟、費鴻泰等立委在立法院提案要凍結南檢、屏檢的全部預算,後來受到大眾質疑而撤案,卻又提出要將南檢與屏檢檢察官送監察院調查。

朱立倫主席面對這個問題,必須向社會說明這是不是他的意思,如果不是他的意思,他應該有所處理。否則其負面影響將會非常大。

吳健保選議長 當時馬堅持不支持

四年前台南縣市合併升格後,吳健保組織了無黨議員聯盟,準備要競選升格後的第一屆議長,當時曾爭取馬英九與金溥聰的支持,甚至寫了封陳詞懇切的信,但是馬不為所動,堅持國民黨要投自己,不可以與吳健保合作,兩相對照,有人說朱立倫是「馬英九2.0」版,我認為在面對黑金這一點上,朱立倫遠遠不如馬英九。

問:台南市議會廿七日又要開臨時會,你不擔心不進議會又會被批評?

賴:在司法未釐清前不進入議會,是希望將尊嚴還給台南、讓陽光照進地方政治,所以我不計毀譽,且承擔所有責任。所有的政治都是從地方開始,但台灣過去的政治改革往往忽略地方問題。如果我們國家不斷地在談改革,可是都把改革的焦點放在中央,任令黑金在地方橫行,台灣不可能會好。我希望用行動開啟地方政治的革新。

問:你怎麼看另外一個也「鬧得很兇」的台北市?

賴:我們應該要給台北市議會的議員掌聲,這次二十二個縣市的議員選舉,台北市沒有一位議員參選人涉及賄選被查辦。台北市現在呈現的是過去十多年來市府與財團牽扯不清的問題,柯文哲是對抗政商勾結,捍衛台北市民的權益。台南比較沒有財團的問題,因為發展還沒到這個層次,但是長年黑金氾濫非常嚴重,所以我必須去對抗黑金,捍衛台南市的發展。我們兩個都是醫生,雖然內外有別、一南一北,最終目的都是希望國家更好。

朱要陳保基報告 以黨領政亂體制

問:你在行政院會提出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到國民黨中常會報告的問題,動機是什麼?

賴:我當過國大代表參與修憲,也當過四屆立委,對中央體制運作有相當長時間的觀察與了解,因此上週三我看到朱立倫主持第一次國民黨中常會,陳保基主委去行禮、報告後,朱立倫還做裁示,便深感不妥。這會產生兩個問題,第一是混亂中央憲政體制,第二不符行政倫理。

共黨國家是以黨領政,內閣制國家行政、立法、甚至黨合而為一,以台灣的現狀,以黨領政是不允許的,勉強是以黨輔政,內閣制則是黨政合一。過去馬英九兼任黨主席,他邀請部會首長列席報告,社會之所以接受,是基於馬是總統的身分,當黨主席已經不再是總統兼任,卻以黨主席身分要求從政黨員前來報告,就成了以黨領政,那麼他是不是也可以叫總統、行政院長來報告?

其次,朱立倫是地方首長,他與我台南市長的位階一樣,我們都列席由毛院長主持的院會。如果朱主席可以叫陳保基主委與其他部會首長去報告,這就侵犯了行政院長的權力。就禽流感這個事務,地方首長要聽農委會主委的指揮,結果到了黨中央,主委要向你敬禮報告,下來後要聽你裁示,這也違背行政倫理。我們都希望馬英九剩下的未來一年多,中央政務不能空轉,更不能偏頗,台灣才能繼續向前走。如果中央空轉,我們地方施政也會受影響,偏頗的話,我們受影響更大。因此,這樣的舉措,會導致行政院多頭馬車,要聽總統的,又要聽主席的,這是不對的,會影響台灣整體發展。

五人小組納朱 馬辭黨魁辭假的?

此外,朱立倫是地方首長,因為黨主席的關係,去參加總統府五人小組共商決策,等於分享總統的決策權;而且這也讓人疑惑馬英九辭黨主席是不是辭假的,藉由五人小組繼續指揮黨?總統既已辭掉黨主席,也不接受榮譽主席頭銜,那就應該與黨完全脫離,也要避免黨主席來介入行政。

問:對國民黨或朱立倫,你有無建設性建議?

賴:國民黨雖然在九合一選舉失敗,但是社會對國民黨還是有很深的期待,在這個時候接任黨主席的朱立倫,理應要提出黨改,以回應社會的要求。黨改在我看來包括三個,首先黨產一定要歸還。現在所謂找王如玄、廖正井等人清查,一個是前檢察總長黃世銘的辯護律師,一個是朱在桃園的副縣長,這兩位都不會被社會認定是公正人士,如果自己不宣示要歸還,又找自己人來處理,恐怕意在迴避而已,他應該要有更大的決心。

逕推內閣制 黨產恐怕愈來愈多

特別是朱立倫提出憲改,而且明確主張內閣制,在內閣制國家,多數黨黨魁就是行政院長,國會議員可兼行政官吏,因此是剛性政黨,行政立法合而為一,在這種狀況下不解決黨產,就要去推內閣制,國民黨的黨產恐怕會愈來愈多,也會形成一黨獨大長期執政。

其次要掃除黑金。地方的黑金勢力往往都與國民黨結合,若吝惜於地方的勢力而不敢掃除黑金,社會必然失望,例如將正副議長選舉改為記名投票,憲政改革時,對地方體制做全盤性的改造,才能讓地方有清明的一天。

第三要調整國民黨的路線。去年三一八太陽花學運到九合一國民黨敗選,路線錯誤是很重要的原因,如果朱立倫有這個魄力,把國民黨改成台灣國民黨,不僅有助於國民黨重生,對台灣的團結一定有很大幫助,社會一定會給予很大的掌聲。

問:聽說最近有一本關於你治理台南經驗的書要出版?

賴:是的,預計下個月初問世。這本書請了李登輝前總統、成大黃煌煇校長、我的老師韓良城醫師及台北市長柯文哲寫序,內容是寫過去四年台南的新政實踐,我們如何在資源稀少的情況下,拿到全國施政滿意度第一名,我們有一些創新的作為,希望讓市民知道,也希望讓想當市長的人知道。

我有個觀察,政黨輪替後,縣市長通常缺乏經驗,多數都會沿襲以前的做法,缺少突破。我們過去四年,剛好市民及議會是我們很大的後盾,所以小型工程款才能取消;鄰長要交通補助費,一個月二千,台南有一萬四千多個鄰長,一年要花三億五千萬,我們拒絕了;公務人員的福利非法定支出,我們也刪減;重劃改公辦、所有臨時人事公開招考,抵抗關說。所以我們仍能在中央不給錢的情況下進行改革。

我常講除了經濟發展要永續,環境保護要永續,財政也要永續。不要想舉債去蓋硬體建設,這不好,要先盤點資源,再排施政的優先順序,所以不僅可做事,我們也能夠還債,前三年我們還了一二七億元。這本書就在講如何擺脫傳統思維、做事模式的思考與行動過程。

近期將出書 引發外界政治聯想

問:這時出書,難免會引起政治聯想?

賴:這只是聯想。現在,我滿腦子想的是,如何落實開放政府來面對市民的直接監督,以因應科技帶來的新局勢,展開新的地方治理模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