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美古復談 古巴裔美人五味雜陳

中央社/ 2015.01.22 00:00
(中央社記者鄭崇生華盛頓21日專電)美國與古巴今天在哈瓦那會談,宣告冷戰後的敵對狀態邁向終結,當年辛苦偷渡、逃離卡斯楚政權折磨的古巴裔美國人,心中卻是五味雜陳,不同世代間更充滿歧見。

30歲的培瑞斯(Cecilia Perez)像多數新世代古巴裔美國人一樣,她的父母當年千辛萬苦逃離卡斯楚統治,就為給她更好的生活,一家人在離原鄉最近的佛羅里達州落腳,身處邁阿密的小哈瓦那,她身邊朋友的家庭有著相似的故事。

但美古關係融冰反讓培瑞斯與家人關係緊張,這也是不少古巴裔美國家庭近來發生的雷同情節。

培瑞斯告訴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 News),她支持美國總統歐巴馬的進步做法,既然對古巴禁運無效,何苦犯同樣錯誤,「但我是家中少數,我的父母都反對歐巴馬的改變,他們很失望」。

她說,父母親身經歷過卡斯楚家族在古巴的統治作為,歐巴馬現在轉頭要和美國過去指控的敵人打交道,「爸媽擔心,古巴現在可以向世人炫耀,共產主義和斐代爾(Fidel Castro,老卡斯楚)的道路是對的了。」

美國的古巴裔民眾有近200萬,在美國所有族裔中算是融入美國社會情況最好的一群,享有一定的政經地位,而佛羅里達州則是全美古巴裔社區最密集的地方,他們在當地的各式選舉中更扮演關鍵角色。

美古敵對逾半個世紀,第一代古巴移民是反對美國與古巴交往的遊說要角,和其他族裔總推動美國與原生國家發展緊密關係截然不同。

老一輩的古巴移民聽聞卡斯楚的名字多是抱怨痛恨,他們親歷因言獲罪、鬥爭關押;但他們的下一代多像培瑞斯一樣,在自由的空氣水土出生成長,培育出的想法是,要讓古巴的年輕人與外界接觸,他們才會瞭解,自身的窮困挨餓,全因統治者對權力的貪婪。

那一灣佛羅里達海峽,曾有多少老一代古巴人奮不顧身造船划槳或泳渡跨越,不論是否有幸上岸,政治人物的轉念瞬間,彷彿提醒著他們,舊時代的仇恨隨浪濤拍打岸邊消逝,而如何適應新浪潮,是該留在自己的歲月,還是心態轉變,都非易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