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給朱立倫「代主席」之諍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1.19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朱立倫在上週六以19萬6千多票99.61%的得票率當選國民黨的「代主席」;可欣可賀、特此致上恭賀之意。全國大概只有筆者最「白目」用「代主席」向朱立倫申致賀意,實在是國民黨黨章未改、在馬英九還是黨員且還擔任總統期間、他隨時可依法回來當黨主席,所以在2016年5月20日前朱立倫最好如毛澤東所說的「務必謙虛」「務必謹慎」,千萬勿讓馬英九不開心,如果得罪馬英九那麼朱立倫的黨主席就可能沒得幹了;這是筆者第一個要給朱立倫的諍言。

今天朱立倫就要登基幹「代主席」了,吾人還是要不厭其煩再勸國民黨趕快處理掉黨產,留個一兩億當黨務基金即可,其他都還給國家吧!1949年國民黨逃到台灣時也是兩隻腳夾著兩顆蛋蛋來的,今天所有黨產不是收之於日產就是黨庫通國庫來的,沒有甚麼當不當黨產的問題,蓋其來源都有問題的,帶著有問題的黨產在身上太沉重了,只會壓垮自己而已-壓垮國民黨也會壓垮朱立倫自己;現在國民黨黨員號稱35萬人,若黨產歸零之後可能僅剩15萬人,那些才是忠貞的黨員、才是有戰鬥力的黨員;「時窮節乃現、板蕩見忠貞」、「財窮見真誠、清湯宴忠友」;把黨產歸零、把黨魂奮起、把黨德振興,那國民黨就有救了;如國國民黨還擁巨資自重,又要搞政治又要搞生意,政商不分,還有多少知識份子會相信國民黨是清廉的、是天下為公的;搞政治是要服務社會的、做生意是要將本求利的,這兩者有太大的衝突面;過去國民黨也經營很多營建業(包括機電業),結果都借牌給人承包工程賺取牌照費抽成,結果借牌的人多偷工減料而危害到人民社會的安全,在李登輝主席時都賣掉了,這是國民黨搞政治又做生意最明顯的衝突點;國民黨自己執政而黨營事業又向公股銀行低率貸款,這對其他競爭者根本就是不公平競爭;筆者曾擔任八年全國營造公會的特優總幹事,親睹太多這種不公平競爭之不公不義社會現象,其中很多都是由國營事業或黨營事業或重要從政黨員經營之事業造成的,這種事幹多了老百姓會服氣嗎?不服氣的就反國民黨了,那國民黨因做生意來與民為敵划得來嗎?所以還是趕快將黨產歸零國民黨才有得救。

在台灣的風俗民情、「母舅」是第一大的,朱立倫的母舅都曾是民進黨的地方幹部,有的當過桃園縣議員也有的在桃園縣選上國大代表,他們應該都很有本土意識,朱立倫應多向他們學習,要以台灣最優先之心態來領導國民黨,將台灣本土文化深植入國民黨內,國民黨才能獲得台灣人民支持,像連戰這麼嚴重親中、馬英九這麼嚴重傾中、吳伯雄這麼嚴重愛中(中國話講得比中國人還好)都不是朱立倫學習的榜樣,學他們只會離台灣人民越來越遠,選票就越來越少,當國民黨在台灣拿不到選票時、北京的中南海當局就慢慢疏離你了。所以朱立倫一定要樹立自己的領黨風格、「人民第一大、台灣最優先」;去年1129的大敗選後、連戰和吳伯雄的榮譽主席也沒什麼榮譽了、可以解職了,而且他們也太老了、和大陸領導人都差了一代了,以後大陸的事情就由朱立倫自己去跑、甭再勞煩老人家去千里奔波吧!

朱立倫現在還同時擔任全國最大的地方政府新北市市長,政務亦非常繁重、尤其新北市議會現在朝小野大也不容朱立倫市長打混,故朱立倫最好在黨部設個有實權的「執行副主席」,找個當過秘書長嫻熟全國黨務者常駐中央黨部,就像馬英九找詹春柏幹的事(可惜詹春柏威望不如其他七位副主席,故無法立威領導),其他副主席也不必設那麼多,兩三位可也,設多了害副主席變成與「小組長」無異、那又有何意義呢(就像胡志強講的那樣);當黨主席就要腳踏實地實事求是去做,不要像馬英九盡做一些虛偽的表面工作、不誠實也不老實、只可騙人於一時不能騙人於一世的;領導黨是一種社會工作,社會工作就要以實待人、以誠帶人,這一點朱立倫要好好學學好朋友老同學柯文哲醫師,只要讓人民體會到真實誠意就是做錯了人民也會諒解的,若像馬英九這樣虛偽只要一次被看穿那其他就全部不實了。若要真實誠意面對人民那就像柯文哲講的「跟這民意走就對了」;所以朱立倫一定要常傾聽民意,譬如馬英九的「法外政治獻金案」和去年1125全國議長副議長選舉的賄選案,朱立倫都不能循私包庇、以黨干政或干擾檢調辦案或干擾司法審判、朱立倫一定要一本天下為公的大公無私精神為國除害,絕不能以私害公、以情害義,再讓國民黨陷於不公不義之地,那國民黨就改革無望矣: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諍言是「立即馬上」向法院撤銷對王金平院長的「黨籍訴訟案」,這件事今天一定要馬上辦,這是馬英九胡作非為之事,而且法院已二審判決國民黨敗訴;撤銷對王金平的「黨籍訴訟案」歸還王金平一個公道只會增進黨的大團結,也許還可在2016年保全嘉義以南那三席立法委員席次,否則連彰化以南都會讓國民黨吃鴨蛋,朱立倫能不謙虛謹慎嗎?【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