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悲慘世界/憨兒顧癌父 一天一餐是夢想

自由時報/ 2015.01.19 00:00
靠殘障補助過活 每月餐費不到兩千

〔自由時報記者吳政峰/基隆報導〕「我肚子餓」,這是六十四歲罹患胰臟癌末期的黃明正臥床後,每天見到兒子的第一句話…。「肚子餓了就填飽肚子」對一般人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也是人的基本需求,但對黃明正父子來說,一天能有一餐溫飽就是奢侈的夢想!

父癌末長期臥床 全賴孝順憨兒照料

黃明正重病後,他三十九歲的兒子「阿文」沒有工作能力,一個月領取中度智能障礙四千七百元的補助金,扣掉房租、水電、紙尿布等支出,僅剩不到兩千元膳食費,捉襟見肘的生活讓兩人一天最多只吃一餐,有時月底探底,就得挨餓好幾天,住處的門壞了、窗戶也沒玻璃,只要遇到寒流來,虛弱的黃明正只能在棉被裡直發抖,悲慘景況連記者看了也鼻酸,買便當讓父子果腹。

阿文還很小時,黃明正夫妻便離婚,黃男獨力撫養阿文,原在碼頭工作的黃明正,港務局民營化後裁員,也因而淪為失業族,僅存積蓄又被朋友騙光,頓失生活經費來源。

窗戶沒玻璃 遇寒流只能躲棉被發抖

更慘的是,黃男去年初因為血便就醫,檢查後發現已經罹患胰臟癌第四期,必須住院開刀,回家休養後體力大不如前,連上廁所都有困難,僅能包著紙尿布臥床,靠著兒子餵飯;而兒子又有智力問題,無法幫助家計,父子倆的經濟雪上加霜。

黃男說,每月僅有四千七百元能運用,扣掉基本開銷才能拿來買飯,也因如此,父子倆挨餓是常有的事,一天一餐是奢侈夢想。

父子倆的租屋處是基隆市中山區一處廢棄透天厝,父子以每月兩千元房租窩居在二樓,房子大門鋁板被踢歪,樓頂的門早已不見,只要遇到寒流,寒風直灌室內,虛弱的黃明正只能把身軀緊緊裹在棉被中發抖,若下起傾盆大雨,房裡就會有多處積水和小河。

房間窗戶也沒玻璃,僅黏薄紙擋風遮雨,黃明正睡在沒床墊木板上,兒子躺地上睡覺,現逢冬天,兩人睡覺都要穿著連帽外套。

家中不見熱水器跟傳統廚具,若要洗澡,孝順的阿文會拿出「卡式瓦斯爐」燒熱水,再幫爸爸擦身體。

父子住的地方雖然家徒四壁,但地板一塵不染,也沒霉味或臭味,看得出阿文每天均細心打掃,讓臥病父親能有個乾淨的環境。

阿文求職不易,但若平日有房子需要油漆零工,他都會去幫忙,最近大環境差,上個月都沒工作,不過他的個性樂觀,直說:「大家都很善良,感謝每個照顧過我的人。」

憨兒無法自理金錢 員警多捐助用品

基市警局中山派出所警員吳長榮表示,三年前在路邊巡查時認識阿文,阿文雖家貧,但從不向人乞討或表示家中需幫忙,直到本月初另名警員張春茂戶口訪查時得知黃家景況,張榮發基金會獲悉,派員探訪並濟助他們。員警說,阿文不會獨自管理金錢,因此未發動金錢捐助,而是設法在生活用品上儘可能幫他們一些。

基隆市中山區安平里里長楊榮豐昨日與區長鄭錦濃前往探視黃明正,確定父子倆處境堪憐,符合中低收入戶資格,但現行法規,低收入戶的老人補助金需年滿六十五歲才能申領,黃明正要到今年八月才符合資格。

議長宋瑋莉對此表示,癌末病患是跟老天爺借命,一天都不能拖,人命不能斷送在僵化的政策上,她已啟動民間機制,也會要求社會處立刻介入處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