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冷眼集 / 撤除拒馬的信諾

自由時報/ 2015.01.19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朱主席上任了。一人競選期間,朱立倫說過一句讓人有記憶的話:不能再讓拒馬成為人民貼近國民黨的路障。現在,朱市長完成黨內選舉程序,大家當然不希望這話只是政客呼口號,而是從政者莊嚴的承諾,於是必須給時間看其如何撤除那有形無形的拒馬?

既言「拒馬」,不妨顧名思義將之限縮在朱馬關係上來做討論,以便對焦。就任黨主席,現任者必須處理前任者留下來的人與事,如果沒有章法,叫抄家滅族;如果照章行事,就是結帳清算。看似一線之間,其實以民主時代的尺度,距離大得很。學會計的,腦袋應不致糨糊,就看朱立倫的性格能否決斷。

因為,認識朱立倫的人都知道,由於家學淵源,對於傳統政治的操作,朱立倫很早就有所啟蒙,而一路走來算是順遂,也沒有機會檢測他在關鍵時刻能否鐵面無私、義無反顧。這個問號所帶來的疑惑,其實自宣布參選那天起就愈來愈大,過去的「人緣好」,現在似乎變成「圓滑」的代名詞。如果朱立倫無法很快以行動去符碼化,他的未來性恐怕就在這目視所及之內。

繼續羅列拒馬的作法很簡單,例如在形式上循往例恭奉馬英九為「榮譽黨主席」,在實質上對馬英九任內所濫用的黨內財務一律既往不咎,蓋棺不論。這些國民黨習氣很濃的幫派風氣,朱立倫如果沾染不察、照樣比劃,那麼反對黨很快就會來送匾祝賀:惠我良多。

道理很清楚,九合一這次的大規模公投,說明選民已經徹底厭惡老派政治所形構的舊價值與老套路,以往內圈遊戲可以搞定許多事,現在大家都要參與感,已經不容少數人再搞政治與經濟圈地,國民黨丟掉的三都以及讓朱立倫一度傻眼的低票掠過,正訴說著相同的故事。

是故,朱立倫接下來倘若告訴大家:他其實是馬英九的掩護體,則朱立倫未撤拒馬,反而又把自己加上去作為最大的拒馬,那麼國民黨當然就不必玩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