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日勝生坐大失控,馬郝難辭其咎!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5.01.18 00:00
1月15日,台北市長柯文哲痛斥馬郝兩任市府十幾年來搞聯合開發案,老是碰到「金光黨」,並憤怒點名美河市捷運聯開案完全不合理,揚言如果得標公司日勝生不還給市府76億元,執意要搞法院仲裁,「日勝生的案子我就優先處理,來一案查一案,讓政風處開始查」。柯市長撂下重話,日勝生1月16日股價立刻重挫4.17%,跌到16.1元。

日勝生全名是「日勝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由林榮顯夫婦與哥哥林榮煥在1982年3月成立,於2000年12月22日以每股12.5元掛牌上市,實收資本額81億。但在2001年全面投入北市捷運聯合開發案之前,充其量只是一家中大型的建築開發公司。

林榮顯1948年次,高雄美濃客家人,1968年屏東高工畢業後,就北上在陽明山別墅當監工,1974年退伍與友人在台北市合資蓋房,賺進第一桶金。1980年創辦日堡興業有限公司,最初以買賣材料和百貨為主,後來進軍營建業,有別於當時一般建案,改以附有休閒俱樂部和餐廳的高生活機能住宅為主,結合建築開發與生活機能,1982年成立日勝生活科技。

《財訊》2014年1月爆料指出,林榮顯早在1995年經營日勝建設時,即已展現出政商勾結的通天本領。當時他涉嫌將克成、福立、中美遊艇等未經核准註銷的多筆三芝工廠土地,透過不法手段變更為甲種建地,被查出交付1000萬元給台北縣建設局技正羅惠斌以父親為人頭開設的立昌工程顧問公司,結果遭到板橋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沈明倫收押。詭異的是,該案送到法院審理後,除了一審被判14年的技正羅惠斌之外,其餘被告(包括所有地主和林榮顯)統統無罪,甚至羅惠斌也在纏訟16年之後,在2011年更四審改判1年2個月!林榮顯打通行政與司法部門的驚人本領,由此可見一斑。

2001年馬市府執政進入第三年,日勝生開始投入北捷聯合開發案,第一年就得標「永春捷運站EAT聯合開發」和「新店機廠聯合開發」,從此食髓知味,光是在2001-12年馬郝執政12年,日勝生集團就從台北市府拿下超過1200億元聯開案,從中大型建商迅速發展成為超大型的「聯開案之王」。從日勝生公司網站(http://www.radium.com.tw/)所列舉的公司沿革,就可整理出2001-13年日勝生集團陸續與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所簽訂的聯合開發契約,如表一所示:

2009年8月24日,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孝維曾質疑「日勝生從一個小公司,從京站、美河市、捷運共構、南港機廠等BOT案,只要是市府投資案,幾乎百戰百勝」,市長郝龍斌如此答復:「根據捷運局截至2009年3月的資料顯示,聯合開發案共計72案,日勝生投標5案,得標4案,比例只有5%」!

問題是,即使只以日勝生的公司網站統計,2001-09年日勝生主導的北市聯合開發案也有8件,比例至少11.1%。郝龍斌明顯避重就輕,因為2004年馬市府交九案,以及2007年馬市府批准、然後郝市府接辦的美河市案,都是台北市規模最大、獲利最豐的捷運聯開案。巧合的是,兩個最具暴利的聯開案,都由日勝生得標,馬郝縱容日勝生坐大12年,明顯馬規郝隨,都出現「迎合廠商、割地賠款」、宛如碰到「金光黨」的本末倒置討好症狀。

追根究底,馬市府是日勝生的最大貴人,2004年台北車站交九BOT開發案,是日勝生1982年成立以來所主導的最大開發案,也是日勝生崛起成為「聯開案之王」的歷史轉捩點。

台北車站交九號稱是全台規模最大的首座立體交通轉運站,位於市中心,發展條件極佳,該BOT案土地全屬公有,加上人潮多和商機大,得標公司的興建經營權長達50年,馬市府明顯具有談判優勢。詭異的是,馬市府反而不斷陷入被動,對日勝生集團所屬的得標公司萬達通不斷讓步。萬達通投資總計115億,竟由馬市府、台鐵協調19家銀行辦理「三方聯貸」85億,萬達通只需出資30億。馬市府還把容積率從原本400%放寬到560%,總樓地板面積從52,857坪暴增到74,436坪,以當地每坪50萬元計算,日勝生集團就立刻淨賺超過100億元!

2009年8月14日交九啟用前夕,連國民黨市議員陳玉梅也看不下去,痛斥交九BOT案充滿「迎合廠商、割地賠款」的本末倒置現象,一言以蔽之就是「商場功能極大化,交通功能極小化」!日勝生集團竟把交九轉運站設計在商場後側,樓地板面積高達74,436坪的交九大樓(即京站大樓),用於轉運站竟然只有6,996坪,僅佔總坪數9.4%!陳玉梅因此痛批,交九不但轉運功能堪慮,甚至已經淪為日勝生「京站」商場的附屬巴士接駁站!

更離譜的是,馬市府為了降低日勝生集團的財務壓力,還允許出售交九大樓部分住宅地上權,而且還特別允許預售!據民進黨市議員王孝維估計,萬達通光是預售住宅收入就高達80億,旅館租給中信集團每年租金還有7億收入,商場和影城每年收入預估更高達50億!總之,日勝生集團2004年取得交九BOT興建經營權,還沒到2009年正式開幕,實際出資30億已經回收。

日勝生的貪婪不止如此,隨著2004年日勝生集團得標交九BOT案廣受外資看好,加上2001年「永春捷運EAT」完工入賬利多,母公司日勝生股價光是在2004年1-4月,就在公司派結合金主炒作下,從不到10元飆漲到將近44元,讓日勝生市值迅速突破300億元。2009年8月交九開幕之後,日勝生不顧北市捷運局反對,立刻宣佈將成立「京站投資控股公司」併購萬達通,日勝生股價又在2009年12月暴漲一倍!結果證明是唬爛一場,日勝生直到2012年12月,才正式申請成立「京站投資控股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離譜的是,儘管北市議員不斷質疑日勝生吃盡好處,還兩度在2004年和2009年搞短線股價炒作,馬市府或郝市府卻都視若無睹,仍然繼續把日勝生當成最佳「績優廠商」,繼續在2004年交九BOT案之後,在2007年搞出更離譜的新店捷運站美河市銷售案。

相較於交九BOT案還缺乏深入追究,美河市聯開案早就因為太過囂張招搖,被《財訊》說成「台北市府貪腐紀念碑」。2013年12月25日,台北地檢署檢肅黑金專組檢察官陳韻如,認為光是美河市聯開案,台北市府就涉嫌圖利日勝生110億。即使是日勝生林榮顯董事長在偵訊中也證實,光是美河市就讓日勝生獲利超過70億,而且還持有餘屋。2014年4月24日,檢方認定前北巿捷運局聯合開發處長高嘉濃、課長王銘藏以偽造鑑價報告,導致北巿減少選取3249.8坪樓地板面積,蒙受逾20億元損失,依偽造文書、圖利罪嫌起訴兩人。奇怪的是,兩位中階官員都被認為圖利廠商,卻查不到貪污對價關係,檢方也點到為止,不再追根究底查辦是否有高層指示。

更可議的是,儘管台北市府持有美河市土地產權超過99%,但權益分配卻只分到30.75%,最具價值的13棟住宅大樓,竟然只分到1棟,其他3棟都是價值較低的商場、辦公室、停車場。北市議員楊實秋甚至發現,2007年8-11月北市捷運局12樓會議室召開四次會討論權益分配,會議主席竟是日勝生總經理劉垚凱,會議記錄也是廠商代表。如此明顯的違法亂紀,馬市府當時也視若無睹,後繼的郝市府也毫不追究。

最詭異的是,從馬英九執政開始,所有台北市的聯合開發案資料,就被列為「商業機密」,不但議員無從取得,即使是政風處也無從調查。光是馬市長任內,列為機密的聯開案個案,就高達52件之多!此外,所有涉及圖利日勝生的超級聯開案,台北市府都由副市長負全責,馬郝兩人都刻意置身事外。2004年交九BOT案負責人是副市長歐晉德,2008年之後美河市聯開案負責人是副市長林崇一。2008年7月,美河市爭議漸囂塵上,副市長林崇一突然以「中風、身體不堪負荷」名義請辭,等到風暴稍歇,林崇一突然又在2009年7月復出,擔任捷運公司董事長。郝龍斌對林崇一的保護和感謝,由此可看出端倪。

日勝生集團成為「北市聯開案之王」之後,也開始把觸角擴大到新北市和桃園。2011年贏得營建署長葉世文主導的板橋浮洲合宜住宅招標案,即使完全缺乏環境工程經歷,2012年竟然還特別成立「日鼎水務企業」,贏得桃園地區污水下水道系統建設BOT案,政商關係如此神通廣大,實在讓人歎服。

2014年6月5日,民進黨立委段宜康爆料指出,新北巿主導的三個青年社會住宅BOT案,長達67年的經營權都給了日勝生。2011年浮洲合宜住宅第一區由日勝生、長虹兩家進入價格標;第二區則只剩日勝生一家,但兩區最後都由日勝生得標。新北市長朱立倫回應表示,自己是在動土典禮才首次碰到日勝生董事長林榮顯,是否屬實,恐怕也有待各界進一步釐清。

2013年日勝生公司簡報,列出兩大「未來營建事業規劃方向」,一是「配合政府政策進行土地開發」,包括都市更新案、合宜住宅案、捷運聯合開發案,另一是「以長期營運帶來穩定收益」,包括BOT案(青年住宅或其他公共建設)、地上權案、環境工程BOT案。其中列入「高獲利、高報酬」的傲人個案,就包括美河市捷運聯開案、南港機廠捷運聯開案、大橋捷運聯開案、板橋浮洲合宜住宅、大安復興段仁愛本真、新北市青年住宅。

從2000年掛牌上市、只是一家中大型建商的日勝生,歷經馬郝12年執政不斷給予特殊照顧,如今已經擴張為傲視全國的「聯開案之王」。柯市長上任後,表示將成立廉政委員會,最快將在3月調查美河市和雙子星弊案,16年馬郝執政的政商勾結黑幕,能否因此重見天日,還給台北市民公道,仍有待歷史證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