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專欄/雙橡園升旗違反九二共識?

蕃論戰/侯漢廷/專欄 2015.01.09 00:00
中華民國駐美代表處在華府雙橡園舉行元旦升旗典禮,台灣方面,深綠憎恨國旗,借機辱罵;淺綠抨擊為主,支持為輔;淺藍感動之餘,擔憂掛帥;深藍理解有餘,相挺不足。各種顏色,都有不同表態,而美方與大陸外交部皆不認同。何以同一舉動,各方意見不同? 關於台灣深綠、淺綠、淺藍、深藍的論述分類,請參閱這篇(專欄/騙子柯文哲與鄉愿親民黨)。而下面分類僅是概括分法,有人可能同時具備兩項,特此表明。 對於深綠的狹義台獨而言,見不得中華民國國旗,最好升起台灣國旗,所以立場決定強力抨擊此舉,然而,台灣大多人民認同中華民國國旗,深綠實在講不出「不該升中華民國旗、該升台灣國旗」之語,只好一方面痛批中共打壓、「九二共識」是騙局,一方面等淺綠給出理由,強力謾罵,堅決不讓中華民國國旗未來出現在美國。 對於淺綠的廣義台獨而言,當然支持升旗,因為中華民國等於台灣,中華民國升旗,就等同「與中共、中國無關的台灣國」走入世界。因此在台灣內部,綠營踐踏國旗、撤下國旗,但在國外最好升上國旗,表現自己極為愛國,因為對外展示的國旗,已是兩國論的「台灣國」。儘管支持升旗,然而,他們不敢批美,2016要執政也不太好大罵中共,立場又決定必須攻擊馬政府,只好緊抓沈呂巡不放,說他此舉輕率、破壞台美關係、馬英九意圖轉移焦點。這些理由,給了深綠藉口,於是深綠也以此為由,大肆批判。 對於淺藍而言,中華民國這個招牌,承載者豐厚的歷史與情感記憶,國旗在美國飄揚,是國家的榮耀、外交的突破、甚至多人從靈魂深處發出對國家認同的共鳴。因此歌頌馬政府、贊美沈呂巡,但淺藍重實際,升旗和台美國際政治,何者更有利?若為此對台美關係有所傷害,則多此一舉,必須更有智慧、更圓滿來處理。 對於深藍而言,當然也有對中華民國的熱忱與感情,故曰能夠理解,但為什麼相挺不足呢?要從九二共識開始談起。 九二共識,國民黨解釋「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亦即我方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一中」指的是中華民國,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同屬一個中國。而對岸的「一中」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如民國89年3月,李登輝表示,「我們認為中華民國是中國,大陸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這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而國台辦的解釋是,「海峽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示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兩者對於九二共識內涵並無太大差距。 各自表述,對誰表述?必定是對外表述,對內表述則成挑釁了。總不會中華民國官員跑去大陸宣稱一中是中華民國,大陸任何官員來台也不會提一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若有官員這樣幹,討打唄! 對外表述,即是對各自邦交國表述。四十年前,世界各國與我建交,是承認ROC為中國合法主權代表,後來諸多國家與中共建交,是承認PRC政權為中國代表。因為「一中」憲法,中國主權並未分裂。世界上多數國家承認北京政府代表全中國,但也有與中華民國邦交者,如教廷、巴拿馬等22個國家承認台北政府代表全中國。不論與ROC或PRC建交者,皆承認世界只有一個中國,而台灣與大陸皆是中國一部分。部分台灣人民情感不能接受,然此為事實。 因此兩年前,馬總統出訪梵蒂岡,代表的是中國。在教廷眼中,中國是一個教區,台灣只是中國教區的一部分。教廷現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政府法理上就代表中國,總統出席典禮座位上的排序用的國名是中國,而非台灣。這本應是在外交上值得大書特書一事,媒體與政客卻刻意閃避,頻頻關注馬總統握手與送的花瓶。 中華民國國旗能高掛在梵諦岡,但中共的五星旗則否,而在巴拿馬,同樣只有青天白日滿地紅,不會出現五星旗。因為與中華民國建交者,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與我建交,中華人民共和國便是不被承認的政權。 反之亦然,當官方單位,讓中華民國國旗出現在美國、英國之際,從「九二共識」的觀點看,是不對的。雙橡園既有的旗子掛著無妨,但是升旗此一高度政治敏感舉動,便是對九二共識的挑戰。因為中共與美國建交,對美國而言,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現中華民國的旗子當然是「違反了長久以來對雙方非官方關係行為之理解」。而中共方面回應的是外交部,而非國台辦,拿捏相當精準。 梵蒂岡若出現五星旗,要撤下;美國若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要撤下。此為九二共識的具體實踐。因此中共不希望美國有中華民國國旗,並非「中共欺騙打壓」;當梵蒂岡不允許五星旗,難道大陸人民會說被中華民國政府欺騙打壓嗎? 一面國旗,多種情懷。廣義台獨者,支持升旗,因為代表兩國論。熱愛中華民國的,支持升旗,卻違反九二共識。因為愛中華民國挺九二共識的,卻必須要撤下國旗。這是弔詭,也是國是紛亂的根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