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專欄/換民進黨的議長會比較好嗎

蕃論戰/廖偉翔/專欄 2014.12.31 00:00
11月底民進黨縣市長選舉大勝,支持者的歡樂氣氛還來不及散去,隨後的各縣市議長選舉,就發生了不少讓人傻眼的事。 首先,眾人本以為,按照政黨屬性分配,新北市和台南市的議長應可順利由民進黨籍市議員擔任,沒想到新北市因跑票而導致抽籤,台南市則因跑票而導致直接落敗的結果。有人認為,議員投票應該有自主性,因此黨紀約束是反民主的舉措,甚至藉此抨擊,反對國民黨在立法院黑箱通過服貿者是雙重標準。然而此種論調忽略了,本次投票的目標是議長選舉,而非特定政策或預算的審查而已。與特定議題不同的是,選民投票給特定政黨的市議員,應該不太可能會授意要投給其他政黨的議長。 其次,議長透過安排會議程序,有其實質權力運作之處,因此議長選舉才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然而落敗後,只看到民進黨出面指控賄選,以及黨內激烈鬥爭浮上檯面,卻沒有想要藉機把議長能進行的權力運作做一番省思與檢討。說穿了對民進黨而言,情況其實是,就算制度有所偏頗、權力結構傾斜,只要是「自己人」能掌控的,那就無所謂。 有人會問,怎麼不去指控賄選的國民黨,反而檢討起民進黨來了?我們反而想要問,事前就號稱知情所謂2000萬一票的民進黨立委,怎麼不同時把證據送諸檢調?反而是等到議長選舉確定落敗了,才有司法動作。這顯示了,其實政治利益畢竟還是首要考量。是不是賄選、有沒有黑幕,先看輸贏再說。這種缺乏核心價值的態度,反而容易讓有心人上下其手。賄選固然是大惡,但對於賄選的縱容,不正也是任其橫行的原因之一? 其實,民進黨也不是毫無機會,但前提是要打開政治實務運作的黑盒子,告訴人民,議長選舉究竟爭的是什麼,值得2000萬或5000萬來收買。如果民進黨一方面指控賄選,另一方面卻又同時巴望著議長的位子,而對議長過大的實質權力不願檢討,那麼無論議長是誰,輸的都是人民,只是輸多輸少的差別而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