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500人攜手NSO跨年首演「古勒之歌」

民生@報/陳小凌 2014.12.24 00:00
圖說:NSO音樂總監呂紹嘉與執行長邱媛宣告NSO跨年首演「古勒之歌」。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NSO國家交響樂團今年跨/新年音樂會將挑戰荀貝格的「古勒之歌」,將動員500位管弦樂團、合唱團及聲樂家,音樂會中還要三組男聲四部合唱,八部男女混聲合唱,五位獨唱歌手和一位朗誦,柏林愛樂總監拉圖曾形容《古勒之歌》是「世界上最大的絃樂四重奏」,從1913年首演至今正好過了100年,這部討論愛、死亡與希望的作品,不僅是荀貝格對浪漫樂派最後一次深情回眸,更是每個指揮生涯的挑戰。

NSO音樂總監呂紹嘉說:「一個指揮一生能演出一次《古勒之歌》就已經很難得,而這次是我第二次指揮,真的是非常幸福!」曾於2004年擔任德國萊茵愛樂交響樂團音樂總監時指揮過這首樂章,「這是部龐大而完整的藝術作品,更是浪漫派的巔峰,承先啟後的偉大創作,在龐大編制中牽引出細水柔情又氣勢萬鈞,為所愛之人不惜與上天對抗的愛情故事,技巧要求甚高,在揮別過往,迎接挑戰的重要時刻,NSO首演《古勒之歌》格外具有意義!」

《古勒之歌》的歌詞取材自十九世紀後半丹麥詩人雅各布森的詩集,故事敘述瓦德瑪國王對平民女子多薇的濃郁愛戀導致多薇被嫉妒的王后所殺,瓦德瑪國王憤怒地扛著棺木召喚亡靈,夜夜繞著曾共渡甜蜜時光的古勒堡,直到審判日來臨。音樂從華格納式浪漫手法的第一、二部,走向調性崩離的第三部,在複雜的配器、多聲部的合唱及諭示性的朗讀,堆疊至壓軸回到C大調以壯麗的巨大頌歌迎來日出,深具回顧與展望之意。

荀貝格的《古勒之歌》,是他耗費了十多年歲月才完成的巨構,也是他從浪漫風格轉換至「無調性」現代音樂的創作見證;無論在取材或音樂語言上,除保有十九世紀的浪漫餘韻,也預示荀貝格之後作品裡的調性轉換與人聲使用,作曲家除了向音樂傳統致敬,並堅持突破調性的野心。

呂紹嘉說:最後更以大合唱迎接旭日東昇的到來,相當契合跨年音樂會的氣氛。由於「古勒之歌」的編制比馬勒第八號「千人」交響曲更大,除了150位NSO成員之外,這次也加入5個台灣合唱團助陣。

貫穿全曲的重要人物瓦德瑪國王由德國男高音丹尼爾‧柯西(Daniel Kirch)演唱,他以此角在2010年與柏林音樂廳交響樂團、2011年與祖賓‧梅塔(Zubin Mehta)和以色列愛樂樂團共同演出,均獲好評。演唱多薇的奧地利籍女高音安娜-卡塔琳娜‧班克(Anna-Katharina Behnke)受羅馬、巴黎巴士底歌劇院、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日內瓦大劇院邀請,在多齣歌劇飾演主角。台灣知名女中音翁若珮也有吃重演出,在第一部份後段的林中鴿一曲,有長達13分鐘的演唱,預告多薇死亡、國王心死的訊息,音色、音程與情緒轉折具有強烈的戲劇張力。

NSO跨/新年「古勒之歌」音樂會,31日晚間10時、2015年1月1日晚間7時30分,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