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斷腸人在天涯!【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2.2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前幾天在電視政論節目上看到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紀國棟隨口背誦一段宋朝馬致遠的「天淨沙-秋思」:「枯藤、老樹、昏鴨,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廋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吾人已記不清紀委員何以背誦此詩,只是吾人聞之、再想到如今國民黨之景況和馬英九追兵不歇、恐真要被迫辭掉總統而亡命天涯,在此嚴冬思及此景,內心真有些悲涼。腦中不禁想起歷朝歷代即將亡國之場面:「西楚霸王項羽面向烏江、霸王別姬、無顏回見江東父老而自刎江邊」;「南唐李後主(名煜號重光)投降後寫了千年不朽名詞: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東流」,李後主還有兩首遇俘後之觸景傷情大作「破陣子」和「浪淘沙令」,「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浪淘沙令: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响貪歡。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還有明思宗朱由儉奔出紫禁城跑上梅山吊老樹自盡、留下李自成狂歡紫禁城、夜夜笙歌;1644年明思宗自盡於梅山後,大明皇朝就「朱門」各奔天涯,紛紛往南方逃命,情景和1948年後的國民黨蔣幫非常類似;以迄1662年永曆帝在緬甸被吳三桂絞死而結束大明皇朝(不過一般史學家都只記到1644年大明皇朝就已告終,其後之十八年甚至明鄭的東寧王國到1685年被康熙皇帝招降收編共41年都不記在大明皇朝之內,只能算是「海外有孤忠」,蓋永曆帝後即無朱氏子孫再稱帝;鄭氏三代在台亦僅稱王不稱帝);中國歷史上有幾次向海外大遷徙,一次是明成祖永樂帝派三保太監七度下南洋後造成閩粵兩省人民開始循海路向南洋移民,第二次是明朝末年滿清入關後,大批明朝皇室或達官顯要後裔也循海路向海外移民;第三次應是1948年尾到1949年國民黨被共產黨追得滿山遍野亂逃竄時,因為共產黨當時大興土地改革大殺土豪後將土地國有化再分配給中下貧農、佃農耕種,此一政策嚇跑一大群土豪大戶和一些工商業鉅子怕自家的事業工廠被社會主義化,故而紛紛變賣家產到歐美各國亡命天涯;其中很有趣的是第二次和第三次大移民有很大部份是隨明鄭王朝和蔣幫集團跑到台灣,所以台灣就成為中國大陸人亡命天涯最近之「故土」;所可憾者1949年隨蔣幫集團逃到台灣這批「望鄉人」,朝思暮想妄想「反攻大陸」,吃了六十多年的台灣米、喝了六十多年的台灣水,對台灣的認同感幾乎歸零,「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八千里路雲和月、漂泊天涯夢故鄉;可憐黃復興黨部這群老兵的故鄉夢都夢到發黃了、夢到變色了,「反攻大陸已變成大陸反攻」,昔日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大將軍都變節變臉變心到大陸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以表忠誠了,就像鄭克塽已投降滿清,他的東寧兵還在反清復明,結果就被康熙皇帝派去打俄國去肅邊去亡命天涯(從亞熱帶的台灣到寒帶的黑龍江真的是發配邊疆、亡命天涯);在中國歷史上有多少人是「斷腸人在天涯」啊!

檢視這些亡國亡黨的國君,除了李後主是浸淫於詩詞、寄情於山水而忘記江山、手握朱筆而不識干戈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胡作非為的昏君,所以最後必須要「斷腸人在天涯」是罪有應得的,最可憐的是天下蒼生跟錯人投錯票最後就後悔莫及了;所以全體國人都要睜大眼睛,莫再被政客欺騙,像馬英九家族從上一代到馬家姊弟都是一群不老實的投機份子,全家大部份都有綠卡甚至拿美國護照,但是還有一大群喝六十多年台灣水的外省老兵在挺這種不可能愛台灣的人當市長當總統,馬家從馬鶴凌開始就在台灣香港兩地投機觀望兩岸盛衰,待老大馬以南拿到美國護照後又在台美兩地觀望,隨時準備亡命天涯、棄台灣人於不顧,所以馬英九在台灣亂搞、把台灣搞得國不成國家不成家,最後連國民黨也賠上了,若國民黨人再不覺醒、再不反省改造、再不田單復國(國民黨的國),那國民黨真的就要天天奏著「國父紀念歌」猶如李後主的「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紀國棟委員背誦著馬致遠的「秋思」令吾人引起無限的遐思,面對著國民黨這棵老樹和樹上的枯藤與昏鴨,樹旁的廋馬(馬英九),夕陽即將西下,國民黨人又要四處逃竄,斷腸人都在天涯;用「秋思」來描述現在的國民黨實在也非常寫意寫實、非常真切、令人感動。昨天在新北市險勝的朱立倫登記競選國民黨「代理」黨主席,朱立倫也是馬英九主席任內提名的副主席,也是應被改革改造之對象之一,所以他當「代理黨主席」對搶救國民黨之意義不大,國民黨人還是要亡命天涯,「斷腸人在天涯」。【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