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大賀淳史-歌劇院誕生和羽化的見證者

欣傳媒/ 2014.12.10 00:00
顧庭歡Tiffany Ku

遠行的意義-建築的使者

從日本東京來到台灣,已經九個年頭了,對於大賀淳史(Junji Oga)而言,這塊土地有著不同的意義。回想剛到台灣之際,中文不會說、城市東南西北分不清,就連電視節目也不知從何看起;在歲月的催化下,大賀先生已經可以用標準的中文進行訪談、對台灣北中南的主要城市都有基本方向感,更能清楚指出台灣當紅的偶像明星與歌手了!身為伊東豊雄建築師事務所中的一員,大賀先生最初抵達台灣時負責了高雄世運館新建工程的案子, 接著負責了國貿大樓廣場(TWTC Square)修改計畫, 最後加入台中國家歌劇院的設計與監造團隊。

被譽為全世界最難建造的建築的台中國家歌劇院有「美聲涵洞」的別稱,這座建築物最獨特之處,便是兼具用途以及造型的擬洞窟設計。對於自己有點像是伊東先生的使者這樣的身分,大賀先生認為自己相當幸運。到另一個國家長時間地工作,固然是一種挑戰,但是伊東先生賦予每個員工足夠的空間,讓他們可以用自己的判斷能力做出最良好的設計與結構。大賀先生回想設計初期,由於思考到施工性以及結構體自重的問題,原本擬定要用80公分的厚實曲牆,經由英國知名結構公司ARUP精密評估後決定下修至40公分並採用由日本廠商開發的鋼筋桁架工法(TRUSS WALL)工法 (注一)才完成這不可思議的曲牆結構。原來的設計圖,讓業主方認為是一百分的設計,後來的改變讓大賀先生花了很多心力與業主單位溝通,並且耐心地強調所有變更是為了安全以及未來維護與營運的便利性為出發點,渴望能夠得到認同。「如果真的要說,蓋歌劇院固然是個艱鉅的任務,但是似乎中間溝通的過程更讓我們費盡心思。因為你要很清楚的解說所有的細節,讓所有與會人都理解每個圖面變更的原因。」大賀先生回憶道。

 

無法擊潰的頑強,歌劇院誕生

看著身邊這座不可思議的建築物,台中國家歌劇院的所有建材皆來自台灣,唯一例外的是室內的白色彈性塗料。大賀先生說:「這種獨特的非亮面彈性塗料來自日本,這是為了修飾曲牆而特別選的。曲牆生成的時候,表面很容易在灌漿的時候造成不平整的結果,但若採用這款特殊的塗料,裝修表面時能夠更容易地做出平整的曲面,並減少發生表面出現裂痕的機會。」接著問起2005年競圖時的設計圖與最後施工所用的圖為何不一樣,大賀先生說最初設想的藍圖是以鋼骨為主體結構且鋼構外部兩面用噴凝土來施作,最後卻因為音響或施工等許多因素才改為無模板鋼筋桁架工法,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大賀淳史望著歌劇院的眼神,充滿了驕傲也充滿了成就感。大賀先生精確地告訴我們,歌劇院室內空間的曲牆面積總共有21640平方米,流暢又優美的曲線是為了音效與聲學而誕生,他打趣地說:「很多人看見歌劇院的室內會感覺像是螞蟻的家,也有些人說很像是起司切開的感覺呢!」問起大賀先生會希望這座建築在台灣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大賀先生想了一下、笑瞇瞇地回答:「我希望這裡可以吸引更多國際級的表演樂團來台灣,讓台灣的人民看到許多精采多元的表演、聽到更多有水準的音樂!我也希望這裡可以成為大家都喜愛的空間,因為歌劇院的設計就是以聚眾為出發點,渴望讓台中成為一座藝文之都!」

聽著大賀先生娓娓道來台中國家歌劇院誕生的故事,完全可以感覺到業主、設計監造與營造三方的辛勞,這已經不是單純地燃燒生命而已,這是一股強烈的使命感以及超凡的意志力在支撐著這些辛勞的人們!無論當初熬了多少個夜晚、修改了多少回的設計圖,一切的一切都在歌劇院受到眾人讚嘆的瞬間煙消雲滅,對於這位來自他鄉的建築師而言,台灣不是他的故鄉,但是他會因為台中國家歌劇院而多了更多的眷戀與回憶。

採訪撰文 / 顧庭歡 Tiffany Ku

圖片提供 / Ryan K.;台中國家歌劇院

Profile

受訪者簡介

>大賀淳史(Junji Oga)

筆者簡介

>顧庭歡 Tiffany Ku

冬天出生,很不射手座的射手座。喜歡寫作、貓咪以及有牛奶的熱咖啡,無法拒絕甜點與小動物裝可愛。偶爾放空發呆、想像力豐富,天生性格少一根筋,以觀察建築師與設計師為己任,喜歡聽建築師說故事。畢業於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人類行為發展與心理學系,舊金山藝術大學(Academy of Art)室內與建築設計學系碩士班肄業,現任欣建築網站編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