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彭淮南拒絕組閣 後國民黨機會在哪裡?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4.12.09 00:00
內閣要上台施政的基本前提是得到國會的信任,國民黨立委希望總統「內閣大改組」,他們集體連署支持彭淮南,結果內閣名單出爐,是只走了兩個人的微型改組,還塞了一個令國會議員群起而罵的毛治國,使得國民黨立委頓足捶胸。內閣還沒開始施政就已經「不被信任」,毛治國創下了民主國家的空前記錄;但立委仍舊沒能阻止他上台,台灣憲政體制之荒腔走板真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了。 彭淮南不肯組閣,國民黨立委群起痛罵馬總統,藍委罵得怪,明明是彭不肯組閣卻罵總統,只能說是國民黨立委在選舉大敗之餘完全亂了方寸。然而儘管彭不肯共同赴難,藍委傷心透頂,但是彭謝絕組閣是正確的。 試想,如果彭淮南答應組閣,在國會中,服貿、監督條例、自經區就迎刃而解?中共就不繼續卡貨貿?北京就不打壓台灣和外國簽FTA?全都不可能,於是彭如果上台,功能就只是一件:粉飾太平,維持馬政府這一個看守政府的門面,其結果就只是白白陣亡了一個國際稱讚的中央銀行總裁而已。 所以彭淮南拒絕組閣雖然是明哲保身,對國家卻也是一件好事。 新內閣這樣尷尬難看,當然是因為國民黨政府當前的大難實在太大了,找不到共同赴難的人。內閣找不到被社會甚至國民黨立委認為像樣的人當,罵聲未了中,社會又開始關心馬辭去後的主席位置誰來當了。 在國民黨整個黨人心惶惶,充滿危機感之下,當前最有實力最被期望領導他們復興的人,除非將退出江湖,否則不管他認為當前適不適合,願不願意,都將沒有選擇餘地非接下這一個盪手山芋不可。 依常理,一個黨要有所作為必須掌握國家機器,最重要的是行政權,其次是立法權。如今馬總統已經辭主席,立法院長議事應該中立,議長兼黨主席比總統兼更不應該;而看來毛治國也不可能選黨主席,一方面黨內不會有人支持,另一方面馬總統恐怕也容不得別人也這樣做,於是未來的黨主席也許是縣市長也許是議員,但必定沒有體制上中央機關的關鍵職位,這從中央角度來看,就成了「光棍主席」。未來的光棍黨主席不可能指揮行政權,也不能掌握立法權,要憑什麼可以有所作為?如果沒有做為,黨的聲望又在行政施政不良,立法僵局難解的情勢下,拖到2016年選舉進一步大敗,於是國民黨未來的共主豈不是提早消耗掉了,真是危機難解。 國民黨未來的共主既推不掉當主席的責任,又無法憑藉國家體制讓自己有所做為,可以做的便只是黨的改造了。但黨內部怎樣改造,社會興趣不會太大,他唯一可以讓社會有感的黨務便只有乾淨處理黨產一件事了。 在2004年連戰假使有決心這樣做的話,總統應該就由他勝選了,只是今天國民黨敗到這樣,這樣處理黨產恐怕已經不足以挽救國民黨聲望的垂直下落了。所以他必需再增加做一件更驚天動地振奮人心的事。看來這只剩力排黨內保守勢力的抵制,推動社會認可的、沒有私心的修憲工程一件。 幸好,修憲工程雖然浩大,修憲門檻很高,保守、既得利益者的抵制力量難以忽視,但是一方面國民黨未來的領導人捨此不足以力挽崩潰的狂瀾;另一方面,在大敗之餘國民黨內痛下決心願意支持的人現在終於大有其人了。 當然所謂力挽狂瀾並不是國民黨經此一役馬上復興到確保2016年選舉可以勝利,無論如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經過這樣一役社會應該願意保留更多的讓國民黨東山再起的機會。讓2015年國會大選不致於選得太慘。 看來老天仍然願意給國民黨機會,但是這個機會要接得住並不簡單。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