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他山之石》影展&電影獎 定位不同搶商機

自由時報/ 2014.12.09 00:00
電影組/專題報導

電影獎與影展被視為榮譽與鼓勵,但也與錢脫離不了關係。獎勵本國電影的奧斯卡獎、香港電影金像獎、日本奧斯卡與韓國大鐘獎等,旨在提高民眾對本地電影的關注,增加本地電影的票房。

將各國電影廣納一爐的坎城與威尼斯國際影展,或是以亞洲電影為主的釜山影展與東京影展上,各國影片比拼藝術價值的競賽固然激烈,市場展的交易競價更隨著得獎呼聲而水漲船高。而影展越權威、交易越熱絡,就給舉辦影展的城市帶來更多商機。

《各國電影交流篇》

坎城影展 反政治操作

坎城影展從1946年創辦,至今已舉辦67屆,被視為最重要的國際影展。唯一未舉辦的1968年則是因為爆發五月學運,警民對峙而被迫中斷。

五月學運迫使電影圈改革,原本坎城競賽片是由每個參賽國選出代表,經過4年爭取,坎城影展才奪回選片自主權。1969年也在原本主競賽單元之外,由不同的主辦單位辦了「導演雙週」單元,選片取向更趨前衛,多位登場的新銳都在日後成為大師。

坎城影展有許多單元,最受矚目的還是競賽片單元的金棕櫚獎。競賽片的評審團有9位,政治力在此常被反向操作,被政府禁拍禁演的導演反而容易獲獎。

威尼斯影展 每部電影只能拿1座大獎

威尼斯影展創辦於1932年,至今已經71歲,是世界上「年紀最大」的影展。和坎城、柏林一樣,威尼斯也是小評審團制度,並在評審規則上有明文規定,每部電影只能拿下1座大獎,但獲得演員獎項的電影可以獲得另1個獎項,但不能是最大獎金獅獎。

威尼斯影展可說是台灣影人在國際影壇上大放異彩的舞台之一,1989年導演侯孝賢的「悲情城市」獲得金獅獎肯定,1994年蔡明亮的「愛情萬歲」再度擒獅,最近一次拿下金獅的台灣電影則是2007年李安的「色,戒」。蔡明亮的「郊遊」則在去年贏得評審團大獎。

東京影展 本土與國際並重

日本東京國際影展由公益財團法人UNI JAPAN主辦,最大獎是東京大獎,由6名國際評審選出。同時設有「日本電影splash」、「亞洲的未來」等單元,鼓勵日本的獨立製片電影及亞洲新導演參展,提攜新秀不遺餘力、本土化與國際化並重。

釜山影展 重視觀摩展示

1996年創立的釜山影展竄起成為最重要的亞洲影展,近年台片作品質量無法登上歐洲影展,反倒在釜山影展有很高的能見度,也很受到南韓影迷喜愛。釜山影展的市場展交易蓬勃,對台片的海外版權銷售也大有助益。

釜山影展旨在提供南韓與世界各國影人交流的舞台,僅有「新浪潮」為競賽單元,可見「釜山影展」更重視的是觀摩及展示。

《獎勵本國電影篇》

奧斯卡評選嚴謹 明星心服口服

全球矚目的奧斯卡金像獎評選過程分成兩輪,首先由美國影藝學院約6千名會員記名投票,選出提名名單,但參賽片需要得票率超過5%才能獲得提名。提名名單確定後,影藝學院會寄發名單及選票給會員,並改採不記名投票,因此難免會受到各種遊說、公關活動等外力介入影響賽果。法國女星茱莉蝶兒就曾抨擊奧斯卡評選過程不公,她說百分之90的會員是70歲以上的白人男性,只要送上幾份禮物就能說動他們投票給你。

奧斯卡自2013年開始採紙本及電子投票並行,計票則自1936年就由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負責,過程相當嚴謹,滴水不漏的計票過程,讓所有參與盛會的明星心服口服。

日本奧斯卡 曾遭北野武批骯髒

日本電影學院獎有「日本奧斯卡」之稱,評選過程是由日本電影學院獎協會全體會員先選出入圍作品,再進行最終投票選出得獎者。協會會員包含演員、導演、編劇、技術人員、片商職員、贊助商等,最佳影片幾乎由4大片商輪流獲獎,形同壟斷,再加上代表日本角逐美國奧斯卡獎的影片必須經由日本奧斯卡推薦,也讓導演北野武痛批日本電影業界「骯髒」,認為這正是造成日本電影不振的原因。

韓國大鐘獎 振興南韓影視產業

南韓「大鐘獎」、「青龍獎」、「百想藝術大賞」的宗旨皆為振興南韓影視產業、發揚大眾文化。「大鐘獎」至今已邁入第51屆,被評為最公正、最具權威性的南韓電影獎項,有「南韓奧斯卡」之稱。「大鐘獎」先由網友投票及業界人士,從過去1年間在南韓上映的電影選出入圍名單,再經專業審查委員會嚴格篩選出最終得獎者。

香港金像獎 為香港電影打拚

香港電影金像獎自1982年開辦,金像獎董事局則由13個香港專業電影協會組成,今年的第3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是由18歲以上符合資格的香港電影金像獎選民,以及百人專業評審團投票。得票分數居前5名進入第2輪評選,再經55人專業評審團、金像獎13個屬會會員及業界人士,遴選出獲獎者。專業性、市場性兼顧,備受全球華人關注。

「香港電影金像獎」曾被質疑過度本土化,但「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陳嘉上立場堅定地表示:「金像獎是為香港電影打拚的,如果沒有香港電影,金像獎也就沒有意義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