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何不撤銷里辦公室!?【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2.06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前天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拋出「撤銷派出所」之議題引來正反兩面之討論,聽說比台北市大四倍的紐約市也沒有派出所,若然,則臺北市不設派出所當然亦為可行之事,只是國民黨政府已把派出所當成雜物間,任何地方之雜事都往派出所堆,搞得派出所雜事比正事還多,柯市長想在一兩年內將之清理清楚作個了斷、除非獲得內政部及警政署大力配合,否則事未竟全功任期已滿,恐怕只會造成市民很大的不便,未來柯市府一定要做妥善之規畫再付之實施,因為現在的派出所雖未盡善盡美,多少亦是這座城市安邦定國之力量,多多少少給市民一些安全感、安定感,所以若無完善的配套措施,最好還是勿輕言撤銷派出所,以免造成民心之動盪與社會之混亂。

不過撤銷里辦公室倒可以先行研辦,中央甚至可以做全國性的統籌規劃撤銷全國村里辦公室;現在全國將近八千個村里,光是村里長工作費一年就要花掉四十億元左右、還不包括其他鄰長之工作費與村里長之福利;現在每位村里長每月約領五萬元,沒有固定的業務也無制度性之考核,台灣竟有這種「準公務員」的毫無章法之管理制度,所以現在的村里長絕大部份是政黨的樁腳,這次台北市有兩位里長只是在競選活動之前因慕柯文哲醫師之大名邀請柯醫師來向里民演講醫學常識竟被國民黨開除黨籍,國民黨把里長當成幫派之幹部鷹爪,不能和其他幫派或團體甚至專家學者私下交流,那怕是做對里民有益之事或對社會有益之事,所以在國民黨嚴格管控之下的里長只能當唯命是從的哈巴狗;這樣的里辦公室一定只服務國民黨黨員,換句話說就是國民黨的基層黨部之一(國民黨在村里都設有「支黨部」由里長兼任支黨部領導人),政黨在村里設黨部或黨團只會加深黨與民眾之隔閡,對團結地方建立祥和社會沒有任何益處,在村里這麼基層之組織還分執政黨和反對黨真的很離譜很不可思議;若去詳細研究則會發現國民黨的村里長辦黨務比辦里務村務還多,也就是國家養一堆村里長在幫國民黨辦理基層黨務、在為國民黨做事。不過這還是算正經一點的;最離譜的是很多村里長有黑道背景、在地方上包賭包娼還和管區警員勾結做盡一切壞事,這種村里長就靠著做議員樁腳、做立委甚至縣市長樁腳就像連戰講的「走路有風」,很多小警員都還賣他們面子,所以要這些村里長不在地方上為非作歹就很困難了。

滿清政府以前縣以下就無行政組織,國民政府自日本學到這些鄉鎮村里組織之設置(共產黨還設到「街道委員會」)以深入管控人民之生活(共產黨以前還管控到路票、飯票、布票和副食品);現在已是資訊科技非常發達時代,柯文哲在網路一發通知就跑來二十多萬人參加活動,黑衫軍一發網路通知就跑來七十萬人上凱道,柯文哲號稱未來的市政府將是開放的政府,故可研究一下法律看看是否從下一屆開始就停辦里長選舉,免得國民黨再以里長當樁腳作怪;二位邀請國際名醫師柯文哲來舉辦「里民健康講座」的里長竟然被開除黨籍,這是甚麼土匪黨派,國民黨中央應該把開除兩位關心里民健康的里長之市黨部主委開除黨籍,以正視聽,否則全國人民會以為國民黨是不良幫派呢!而且政黨一涉及村里競選活動,整個村里必然壁壘分明,夫妻不和、兄弟反目,加深村里民間之仇恨,對建立和諧社會傷害極大;故綜觀當前整個科技環境,設置里辦公室之缺點多其優點,尤其是都會區的台北市似可研究撤銷里辦公室,將其經費加強用之於治安與老幼照顧,對台北市民會有更大幫助與服務。

以台北市民之經濟條件及教育水準,將來撤銷里辦公室後一定會有熱心人士出來籌組「村里工作會」或「社區理事會」等來作村里服務工作,或一些想選議員、立委的人會出來設服務處服務這些較弱勢之民眾,政府只要制定一套遊戲規則就可導引這些熱心人士出錢出力取代現在村里辦公室之服務功能;建立「村里社區化」「社區社團化」,讓村里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大家和和氣氣來建設村里、來促進村里民之大團結,不再為選舉而針鋒相對、反目成仇、里民不合而影響村里建設、影響環境衛生、影響景觀維護,不亦善哉!

最不合理的是全國各村里轄區與人數懸殊太大,這次有一位里長22票就當選「比選班長還簡單」,有的里竟多達三萬人、比一個鄉還大,尤其五年前馬英九為圖「五都」勝選就亂七八糟把五都升格起來,結果形成像新北市的板橋區將近六十萬人、坪林區6412人、平溪區4987人,這四年新北市政府也安若無事,內政部也事不關己,其實這對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都很大,馬英九政府的怠惰已受到人民輕微的懲罰,未來要盡快改正,否則人民的處罰會更嚴重;尤其像村里辦公室這種多餘的組織,儘快撤銷對台灣社會的和諧和社區建設、社會經濟發展助益甚大,政府應大破大立、有守有為、去除之而後快。【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