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美國警察難起訴 司法制度使然

中央社/ 2014.12.04 00:00
(中央社紐約3日綜合外電報導)大陪審團決定不起訴勒頸致人死亡的紐約警察,凸顯在美國起訴1名警員是多麼困難,即使他的做法違反警局政策,還被影片拍下來。

根據路透社,今天的決定讓部分美國人感到意外,不過美國為了警察過度施暴而起訴的案例極其罕見,這背後有著政治、文化和法律因素。

美國法庭曾判決,警員在動用肢體武力保護自己或捉拿嫌疑人方面,應擁有寬廣的空間。

憲法權利中心(CCR)執行主任華倫(Vincent Warren)說:「這個大陪審團的決定之所以讓多數人如此震驚,是因為影片拍攝的證據看來這麼清楚,但大陪審員很常對警員認定證據不足無罪。」「他們不是把警察當成公民看待,而是當成超級公民。」

紐約市史塔登島(Staten Island)大陪審團決定不起訴警察潘塔里歐(Daniel Pantaleo)的理由無法確知。白人警察潘塔里歐7月勒住手無寸鐵非裔美人賈納(Eric Garner)的脖子,法醫說這是賈納死亡的主因。

大陪審員的討論過程一般是祕密進行,甚至無法得知他們是針對什麼指控在權衡這起案件。與本案無關的律師說,可能罪名至少包括過失殺人。

可能的被告很少會在大陪審團做出決定的過程中作證,但檢方會斟酌決定要傳來哪位目擊者,也可以選擇召來被控行為失當的警察。

不起訴潘塔里歐的決定,呼應11月密蘇里州聖路易郡(St. Louis County)大陪審團不起訴白人員警威爾森(Darren Wilson)的決定。威爾森先前射殺非裔青年布朗(Michael Brown),引發軒然大波。

在兩案中,警察都是白人,殺害對象都是手無寸鐵的非裔美國男性,在全美引爆關於種族關係及反對警察過度動武的示威。

美國最高法院1989年為警察是否過度動武設下標準,起因是1樁民事訴訟中,患糖尿病的男子聲稱在路邊臨檢時受傷。

法院判決,只有在部分情況下過度動武才算合理,例如嫌疑人拒捕,但也說合理標準應由現場警員觀點判斷,而非後見之明。

大陪審團的工作是判定是否有可能的原因導致某人犯罪,不過曼哈頓地區檢察官辦公室前檢察官葛希曼(Bennett Gershman)說,根據經驗,檢察官可以決定陪審員看到哪些證據,因而決定大陪審團的方向。

他補充說,檢方有動機不與警察和警察工會為敵,因為檢察官每天都要為了案件和警察打交道,也因為美國的州檢察官一般必須經選舉產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