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大敗是共業,逼不逼宮、馬下不下台都救不了國民黨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4.12.01 00:00
國民黨統治的縣市只剩下6縣,而且除新北市外人口都少,總計共582萬,只佔全國24.85%,不到1/4,縱使加上泛藍的花蓮、馬祖也只佔26.79%;相反的,民進黨13席統治人口已經1444萬,佔全國61.66%,加上台北市,泛綠佔了73.19%。國民黨處境真淒涼透頂。

投票前,普遍認為這次國民黨選舉必輸,同時,馬主席將面臨強烈的逼宮風暴,以致於投票前夕總統府布置拒馬嚴陣以待,不過,敗得實在太慘了,國民黨內各路人馬全都受傷嚴重,再無逼宮的能量;同時這次大敗是國民黨各路人馬的共業,沒有人有逼宮的正當性。

馬總統施政失敗民心當然是大敗的關鍵,這就不必說了;那麼其他的各路人馬呢?其實大敗是各路人馬共同營造的共業。各路人馬在政壇6年來業績的負面影響其實一點也小不到那裡去,例如,今天的局面至少有四樣是國民黨內本土派地方派系和保守深藍,乃至於腐敗勢力成功地對抗馬英九的改革而造成的:

一、本土藍抵制組織改造成功:

2008年立委選舉本土國民黨派系大規模買票,選後接二連三被判當選無效,這把馬金嚇到了,便提名形象乾淨的青壯派參加補選,不料在地方派系抵制之下連戰連敗,馬金的黨改革只好收手,本土派系藍於是繼續盤據各地,造成這次選舉中候選人的記錄、形象備受批評,嚴重影響選情,彰化、桃園、基隆、雲林因此失守,南投也差一點就輸掉了。

二、權貴世家成功對抗馬總統政策而遊走兩岸收租:

連、吳、江三大世家遊走兩岸建構權貴政商關係,馬總統無力約束,社會強烈不滿,選情雪上加霜。

三、本土藍和深藍保守派聯手抵制年金改革:

馬、關、江三人聯手改革年金制度,但是在本土藍和深藍保守派聯手抵制下,關中黯然退休,結果激發年輕人對世代剝奪體制的強烈反彈,年輕選票集體出走有如土石流。

四、連戰領兩岸權貴集團和深藍保守勢力及本土藍的聯手推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馬金抵制失敗:

連勝文一旦出線,在選舉過程中保守、親中、尋租力量大量出籠,連集團且倒退30年,運用戒嚴時期才有的惡劣作法全面動用國家公權力強力干預選舉過程,引起社會強烈不滿,結果反而既使台北市不可思議地大敗,更擴大成全國性效應。

由這四個例子來看,可以說國民黨內諸重要反馬力量在鬥勝馬金的同時,也為自己鋪造好了走向潰敗的大道。

由於黨內既有重要勢力失去逼宮的能量和正當性,加上敗得太慘,嚇得大家得失去方向,因此若要馬下台負責,有效的壓力將來的國民黨的基層和黨外的社會而不會來自黨內高層的各路人馬。同時由前面四個例子來看,被嫌到不行的馬和「馬核心」反而是在各路人馬中比較有改革色彩和使命感的,也因此馬將強烈抵抗逼宮。最後如果不得不下台,如依黨內倫理,接任的最可能將是吳敦義,如果基層聲浪擋不住的話將是朱立倫,但是朱卻不見得認為這對他是好事。

現在對國民黨的檢討重點,主要落在於黨政的人事改組方面,其次是馬總統,馬主席要改變作法傾訴人民的聲音。

兩個訴求都簡單易懂,社會普遍認可,國民黨也必得依民意而煞有介事地演出,但是事實上這兩樣對挽救國民黨今天的局面卻頂多只是漂亮的花拳繡腿而已。從上面例舉的四個深藍保守派、派系本土藍、傾中勢力和馬的鬥爭並造成這次大敗選的事實來看,國民黨真正的問題在於內部的價值和路線出了嚴重的矛盾,而不僅是馬總統施政能力的問題而已:

國民黨內部不只因價值和路線的矛盾造成黨內的紛爭而致選舉敗選;也因為傳統信守的價值、政策方向和大環境變遷的愈來愈格格不入,路線結合的民眾愈來愈少而使國民黨這次選舉依據傳統的勝利方程式推出的選舉訴求,像藍綠對決、中國牌丶經濟選民牌、民族牌,失效的失效,引起反彈的反彈,終於一敗塗地。

重新設定價值,選擇和社會趨勢呼應的路線並形成長程的大戰略談何容易,但是這是國民黨唯一的復興途徑;否則所有的人事改組,很快的就會淪於純粹的權力鬥爭,「傾聽人民的聲音」將淪為空洞的口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