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名家論壇》夏瑋:世襲式裙帶資本主義,你要?

NOWnews/ 2014.11.26 00:00
文/夏瑋

「千里求官,只為財。」這是十餘年前一位選舉出身的資深藍營好友,在一席飯後的一句話。當時綠營執政,狀況層出不窮,喊了數十次的拚經濟,結果只拚了一家人的經濟。十餘年後,藍營上台了,但同樣是國家領導人,同樣是喊了數十次的拚經濟,結果同樣是越拚越下坡。

主計處說GDP成長了,但我們的薪資卻倒退了十六年;油價略降了,但物價回不去了;說打房,結果我的房子十年前買的時候一坪17萬,現在52萬。我高興嗎?我憂心。

因為剛畢業的年輕人們,領著比以前低的薪資、繳著比以前高的勞健保,還得擔心勞保公保軍保可能會被爸媽領到破產,他們根本不敢奢想買房。如果不幸失了業,更得想辦法擠錢出來繳所謂「國民年金」。懂英文的,發現去澳洲當台勞比在台灣賺得多;我的企業中高階朋友,一個一個被獵頭公司獵到大陸去,一去,就回不來了。

我們幸福嗎?我們快樂嗎?我們的年輕人,有未來嗎?

我們的社會不但已經M型化,更已經僵化。以前,一個聯考就能讓窮苦人家的孩子翻身,苦讀三年,金榜題名,或許當醫師、或許當律師,差一點的或許可以從政。但在「菁英」主導的教改下,以後只有「有錢菁英」的後代才有可能補得起音樂、美勞,請得起大學生幫忙做科展,捐得起高額贊助或是買得起中正區的房子讓孩子進入名校,就像有人聯考考得不好,卻可以念美國名校一樣,這就是他們僵化社會流動的第一步。

而我們的政治,從兩蔣開始一直到李登輝刻意培養地方派系世襲,再加上過去藍綠各別的控制輿論,從「黨政軍」到「三民自」。當權、錢、輿論都掌握在同一群人的手上,這就是所謂的裙帶資本主義。

我們,用選票建構了一個世襲式的民主社會。

蔣經國時代,要當政務官就不能有財團背景,連吃飯收禮都是禁忌。「有權不能有錢、有錢不能有權、沒權沒錢才能大聲講話」是基本的社會認知。曾幾何時,我們的候選人竟然要靠所謂的企業大老們站出來力挺?我們的政客何時低格到要請財團背書?

大老闆經營有道,值得敬佩。但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不是管理有錢人之事。是為民謀福利,不是為財團謀福利,不是嗎?一個候選人若是選前到處請企業大老站台背書,選後這份恩情要不要還?更何況選前就已經與財團勾肩搭背甚至「求見」了,選後又該當是如何?

《21世紀資本論》的作者皮凱提聽到台灣的低薪時嚇了一跳說:「對比於GDP,台灣薪水低到不成比例」,他笑著說:「我不曉得這些GDP到哪去了?但我確定它肯定去了某些地方。」換句話說,台灣是賺錢的,但錢都沒有到你我受薪階級身上,更沒有反映到年輕人的22K上。

過去二十年,我們的社會被藍綠政客操弄,以藍綠、統獨、族群...決定我們面對選舉時的態度。當綠的上台,我們發現他們貪汙,還貪的很粗糙;當藍的上台,我們發現他們無能,還無能的很徹底。

於是越來越多人覺得政客不可信。尤其年輕人。因為他們是被壓迫、被壓榨、被世代剝奪的一群。每日工時比父母久、領得比父母少、繳給政府的比父母以前多,但未來比父母更茫然。所以我們看到,很多社會議題年輕人主動站出來了,從洪仲丘、反核四到太陽花,從而出現了所謂白色公民的力量。

然而,公民力量如果不能透過選舉展現,或是影響政客,那麼終究只是一個笑話。因此,這次選戰我們也看到了不同候選人的調整步調。

以台北而言,在藍大於綠的基本盤之下,沒想到因為藍營推出一個毫無政治經驗的候選人,從一開始就陷入苦戰。在最後黃金周末的一場造勢晚會上,我們看到的是藍綠對決傳統動員方式下出現的老先生老太太,看著台上一家人哭。另一方則是喊出擁抱,以嘉年華會的方式展現所謂的網路公民力量。

在新北市,同樣是傳統的政客動員方式,只不過主角換成綠的前行政院長,那個應該要替台灣經濟成長停滯負一部分責任的人,而依稀也嗅到了一絲哭腔。至於藍的現任市長,老實說,似乎沒人感覺到他在選,但新北市數個夜市及捷運站周邊的騎樓陸續整平了、捷運在蓋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而桃園的吳志揚,我必須說,他是我認為這次競選廣告做的最好的一位。從算命算出捷運線帶到成功需要有貴人相幫、土地公大會講述各區建設...在在都是幽默中帶著政績,也很有年輕人的味道。至於綠營的候選人,是誰啊?

以台中市長做為畢生志業、也做了超過十年的老胡,這兩年每次我去台中,都看到七期的天際線似乎又多了一筆,更別提已經啟動的秋紅谷、綠園道、BRT,以及最近幾天膾炙人口的國家歌劇院、3D光雕秀等等。不得不承認老胡果然是宣傳高手,深深懂得如何掌握宣傳步調。

而他的對手從頭到尾最有力說法只有一個,就是老胡當太久,甚至為此到處開支票,公車8公里免費,他就喊個10公里;人家一年裝1800個老人假牙,他就要全市都裝,淪為菜市場喊價式的老派藍綠對決時的互比選舉支票做法,很明顯的,有種過氣的感覺。

至於台南與高雄的選戰,似乎大勢都已底定,打到選前一周,藍營候選人的新聞從未躍上全國版過。然而,政績廣告,尤其高雄氣爆之後,花媽成功化為機為轉機,迅速復原的動作倒是全國都看到了。

老實說,悲劇永遠沒有喜劇吃香,除非主角是羅密歐與茱麗葉。然而,我們的候選人當然沒有羅密歐,更沒有茱麗葉,看戲的是選民,投票的是我們,過去的藍綠二分已經讓我們吃到了苦果,不是嗎?縣市長選舉的確不會搞到什麼「中華民國就要亡了」,但卻可以養出下一個全國領導人。

我們,還要繼續養出下一個世襲式裙帶資本主義的共主嗎?

〈作者夏瑋,政大外交系畢,資深媒體人,曾任人力銀行發言人、廣播節目主持人、公關公司總監、國內外知名企業主管及財經雜誌主管等職。本文由作者授權刊登,依法保留一切著作相關權利。〉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com《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