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1.2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以前皇帝詔告天下之文書(或叫聖旨)其開啟必有「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國父孫中山先生說「國民革命成功推翻數千年帝制,以後就是四萬萬人民做皇帝」,所以本文講的「皇帝詔曰」之皇帝指的就是全國人民,因為現在是全國人民做皇帝的時代,尤其是公民社會運動興起以後(在中國或香港稱做「新公民運動」),從總統以下之文武百官都要以全國人民之意志為旨意,包括總統在內都要以民意為馬首是瞻,不可任意妄為,總統或院長要做任何決策一定要「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特別是在這個網路社會無遠弗屆的時代,任何總統或院長若敢輕忽民意、保證被網路釘得滿頭包,絕對比國會議員或媒體名嘴還厲害;所以在這個網路開放的時代、在這個新公民運動的時代,任何人當總統或院長都要隨時記住民意;「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所以現在任何公民權都很重要,11月29日是全國公民要做皇帝的日子,大家一定要出來投票「選賢與能」,若不出來投票就是放棄做皇帝的權利,若因此而讓壞人、壞蛋、笨蛋當選了,你這個皇帝就只好去當李後主了,到時候只能吟唱「春花秋夜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像2008年和2012年許多人不重視自己神聖的一票亂選一位笨蛋當總統,結果現在後悔莫及;就像前財政部長劉憶如教授在2012年笨到去當「宇昌案」的執行長修改公文去陷害忠良的蔡英文、幫助笨蛋馬英九連任總統,但她前天公開出來說「馬英九無能、幹六年多的總統一事無成」,這是劉憶如良心發現後的肺腑之言,惜乎已無多大意義,蓋一般人會認為是她被馬政府趕下財政部長寶座後的私報公仇、以私害公;變造公文發文日期來陷害熱心幫助生醫產業發展的蔡英文已使劉憶如的公共信用破產,以後她在這方面的發言大概像連戰、馬英九、吳敦義、江宜樺、連勝文一樣-相信者幾希,公共信用破產的意思就是以後說甚麼政策政務談話都是廢話;投票也是一種公民意思表示,所有公民權的行使不得不慎,亂行使公民權會後悔莫及、哭笑不得的。

「大學」第一章即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像連戰、郝柏村罵台灣人民為日本皇民後裔就是「不明明德」,在台灣人民還在當「皇民後裔」,郝柏村是中國國民黨軍官,正被日本兵追殺得不知躲在哪條山溝裡貪生怕死、後來因為為非作歹被人民解放軍追到台灣當大難民,反正郝柏村一路打敗仗(823炮戰要不是美國人幫忙也是打敗仗),「敗軍之將不可言勇、負國之臣不可言忠」;孔子說「老而不死謂之賊」,像郝柏村這種老賊前幾個月還到大陸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像這樣不知廉恥的「敗軍之將、負國之臣」、國會應該通過決議取消其退休俸、退伍金,把那些錢拿去養豬還好一點;至於連戰更好笑,蓋他的「皇民後裔」根本就是罵他祖父、曾祖父、當然也罵到他父親和他自己,所以吾人說「連戰根本不明明德、也不親民」,他還曾對著國會議員倒比中指(就是侮辱中央民意代表的意思),像這兩位國民黨的前主席、前副主席都是民主的反動派、都是反民主的、那就更遑論「新公民運動」的「公民社會運動」了。

國民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曾提出「新台北人」,這也是一個很進步的理念,可惜連勝文口袋飽飽腦袋空空、說得多做的少(有時根本沒做),所以這句「新台北人」算是在呼口號而已,沒有內容;因為看近半年多來的競選活動、連勝文一直以最傳統、最老式的戰術戰略在打選戰,用傳統的統獨意識在分化族群,事實上這些統獨意識較強烈的老兵死的死、倒的倒、回中國大陸準備落葉歸根埋骨長眠故鄉的也都回去做好完善的準備,這四年中至少少掉十萬人,但年輕的至少多出二十萬人,而連勝文竟用老戰術在拉越來越稀少的老兵票,但柯文哲卻用新戰術在突破藍綠界線廣吸年輕人的選票;最要命的是郝柏村和連戰可能是在把握人生最後一場選戰、竟用最激烈的族群對抗來打全體台灣人民(包括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為日本皇民後裔,這不是自己在找死嗎?連戰和郝柏村這麼激烈的打法就連連勝文、郝龍斌以後也不要在台灣競選了,連勝文對這兩位垂垂老矣的國民黨榮譽主席和前副主席的高見都默不作聲,顯然是很認同這兩位老先生的侮辱台灣人民的言論,如果連勝文這麼看不清台灣民意就直接宣布退選好了,因為除了一些很沒骨氣的台灣人民外,多數台灣人民就等著年終算總帳了,這筆帳是不能留過年的,以台灣民俗來看,帳一留過年、台灣就完蛋了,台灣一完蛋連家、郝家焉能存焉,當然一起完蛋了;這就是天意,天意不可違,民意也不可違。所以連勝文的「新台北人」終是謊話一句,不足為信。孔子說:「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孔子也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孔子又說:「為國以禮,其言不讓、事故哂之」;連戰和郝柏村對海內外全體台灣人民無禮,故譏笑他、譴責他。此即為「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信我者得永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