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專欄/上天給勝文的禮物

蕃論戰/馮光遠/專欄 2014.11.21 00:00
這期《新新聞》的封面故事,提到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因為選情艱困,詢問幕僚:「我有這麼爛嗎?」我想,說連勝文「爛」是言重了;精神科醫師沈政男,日前以連勝文過往言行,詳細分析了他的人格特質,認為連勝文是「頭好壯壯高二生」;沈富雄也曾說連勝文是個「好孩子」。他們兩位一以專業判斷、一由親身經歷之評語,料應無差。 雖然投票日未至,勝敗尚在未定之天,而且我的選情比連勝文艱困多了,但不妨害我分析連勝文的選情何以有此困局。主要可以歸納為三點。一是目光短淺,二是與選民疏離。 我們一般人吃藥,都知道要先不傷身體,才講求效果。連陣營(包含連勝文,和他的大將、幕僚,以及最重要的,他的長輩)每次發言或發動攻勢,卻未曾先考慮對方會如何反應,或同樣的問題是否是己方是否無可指責?譬如連團隊質疑對手的清廉,反而勾起連家的致富傳奇話題。 更甚者,連陣營對於自己在選民心中的形象欠缺認識,也不知道利用自己的形象轉化為有利的論述。包括連勝文最早說自己不靠爸、是創業一代等,想套用完全與選民認知相違的架空形象,當然得不到認同。反落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惡評。 近來連戰猛烈批評對手為皇民後裔,亦是明顯的例子。台灣各個族群,都有自己的歷史記憶。日本人固然侵略中國,但當時台灣乃是日本的殖民地。日本侵略,並不是全台灣人共有的歷史記憶。連戰的皇民之說,試圖用單一的歷史觀強加於他人,除了再度勾起連家不堪的歷史外,更顯示出說話者與選民間的鴻溝有多深。 日本在侵略中國之前,也支援中國的革命,孫文本人就長期接受黑龍會資助,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甚至有日本人,這是眾所皆知的事實。台日中三國,百餘年來關係錯綜複雜,遠非一句「皇民」所能涵蓋,或如連戰等樂於接受集權時代單一歷史觀的pure chinese所能理解。若說姓「青山」就是該死,那以日本姓氏「中山」為名,又當如何? 我前面說,主因有三。這第三點,其實也就是前二點的歸納,一言以蔽之,「權貴」。權貴對庶民不見得必無同理之心,但卻是常態。如悉達多王子之例,屈指可數。連勝文的選情不堪,實在有以致之。但我要說,人畢竟不能選擇出身,就好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般,即便不喜歡,也不能退。所以,勝文,真的不是你爛不爛的問題,別不開心了,好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