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國 內閣改組 蔡政府

藍委控「強摘器官」 柯籲具名出來講、連稱好恐怖

NOWnews/ 2014.11.21 00:00
記者林靖堂/台北報導

國民黨立委廖國棟等人昨日爆料,台大醫院疑似為順利取得捐贈的器官,涉嫌利用裝葉克膜等方式爭取新鮮器官移植時間,有違醫德。對此,柯文哲昨晚表示,「要嘛就具名明著講,我正在等著你們」。柯文哲重申,「有本事就具名出來告、具名出來講,不要含沙射影,這樣我比較清楚要告誰」;連勝文則說,他並非醫學專家,無法評論,但聽起來是很恐怖的事,建議對手陣營不要因為選舉去迴避此事,應該講清楚。

國民黨立委廖國棟、蘇清泉昨日接力爆料,廖國棟點名台大醫院為使心臟不跳動,先注射藥物製造偽裝死亡,欺騙檢察官、欺騙家屬,再裝上葉克膜爭取新鮮器官移植時間,且為防止血液進入心臟,卻又用另一條球囊導管置入胸主動脈,過程有違法疑慮;廖國棟也在他準備的簡報中,直接點名台大為了移植器官不「哲」手段。

為此,柯文哲辦公室政黨平台秘書長李應元下午偕同律師前往台北地檢署,針對網路散播黑函一事按鈴提告。李應元說,他希望今天是最後一次為了選舉來法院,在距離投票不到十天的時間,選舉的「奧步」又再度發生,網路上有一封不具名的、妨礙柯文哲名譽的文章在散佈,以如同MG149的方法,透過向國民黨立委檢舉,由國民黨立委向衛福部施壓,這是用立法的權力,再透過行政調查來妨礙這場選舉。

李應元指出,這樣的行為已觸犯刑法310條第2項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104條,李強調「選舉需要這樣的不擇手段嗎」?選舉竟透過這封不具名的文章指柯文哲將尚未腦死的病患注射相關藥劑,李應元指出,做器官移植的醫生是不被准許做腦死判定的,換句話說,做腦死判定的醫師與器官移植的醫師絕對是不同組人,這在相關醫事的規範上就有這樣的區分。李應元表示,被引述的文章中有四個作者,分別為有柯文哲、台大心臟外科主任陳益祥、台大護理事兼葉克膜小組組長蔡壁如、前台大外科部主任李伯皇,「要說醫師殺人?說26位醫師殺人?這實在是太荒謬了」。

李應元指出,希望這篇文章的作者能勇敢站出來做指控,或是國民黨立法委員廖國棟跟蘇清泉出面親自做指控,而非引述這篇文章,故意散播不實消息。李應元沉重的指出,「這樣的行為非常不可取、 非常不負責任、非常妨礙選舉, 嚴厲譴責這樣的行為」

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姚立明則表示,「許久之前就接獲類似訊息,但發現那個內容根本亂寫、亂講,簡直胡說八道也不敢署名,對於這種矇臉嫁禍的人根本不要回應,這叫黑函」。

對於國民黨立委的質詢說法,姚立明說,這是來自一個沒有具名的網路黑函,沒有人知道誰貼的、來自何方,所以立法委員或任何網路上的作者去引述這件事情,其實都很不道德。

姚立明希望,選舉不要淪落到這種地步,找一個人亂寫,好像暗指柯文哲殺人,只剩下10天不到做這樣的行為,其實是低估、侮辱了台北市選民。他說,除非是連勝文辦公室陣營具名指控,我們再考慮回應。

柯文哲晚上則在士林夜市掃街表示,「要嘛就具名明著講,我正在等著你們,這些人到底是要對付柯文哲,還是對付台大醫院,我看他們可能自己也搞不清楚」。柯文哲重申,「有本事就具名出來告、具名出來講,不要含沙射影,這樣我比較清楚要告誰」!

柯文哲說,選舉打到現在,這麼多的步數,他個人已經覺得很煩,柯文哲的態度是,「你要嘛就明著講,具名明著講,我正在等著你們」。媒體問,會不會覺得立法委員是在透過立院言論免責權進行政治鬥爭?柯文哲回應強調,「有膽就具名出來講,指名道姓講」。

柯文哲補充,器官摘除事涉專業,再者,這已經是15年前的東西,坦白說那裡面的案例,他參與大概只有一半而已,對手到底是要對付柯文哲?還是對付台大醫院?可能自己也搞不清楚吧?

他重申,「用這種影射的方式,我就不要理你,如果你要明著來,你用什麼樣的層級講,我們就用什麼層級回覆」。柯文哲最後嚴正聲明,選舉到這裡,自己是很不喜歡愈打愈低級,但我們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別人,對方有本事就具名出來告、具名出來講,不要含沙射影,這樣我比較清楚要告誰」!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