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虧雞福來爹 世足 蘇貞昌

食飲.北京囈語-冬天來臨時的原味栗子飯

欣傳媒/ 2014.11.20 00:00
唐正一

深秋入冬之後,北京城的一些超市裡或者外邊的攤販就會開始賣起糖炒栗子。在台灣也可以看到糖炒栗子,因為都是進口的所以也不便宜。北京的懷柔盛產栗子,所以季節到了之後,很容易就可以買到新鮮的栗子。

老北京人把糖炒栗子叫做「罐糖香」,看著街邊攤子那種巨大的炒鍋、黑黑的砂,總覺得不是自己在家裡可以搞起來的玩意兒。自己會在家裡做菜的北京女孩小張說:「把栗子洗乾淨切開小口,然後用微波爐加熱一次,然後把油和糖加進去充分的與栗子拌勻然後再微波一次就可以了,栗子會沿著切開的小口自己裂開來哦,這樣就很像外面的糖炒栗子。」

除了糖炒栗子身為主角出現之外,一般會在一些甜品、炒菜、燉湯裡見到栗子的蹤跡,栗子一直以重要配角出現的一種食物,總覺得是那種甜甜膩膩的場合就需要他的出現才能夠讓場面散發出光彩。

不過事實上,我自己買了新鮮栗子用清水煮了幾顆嚐嚐味道,個人覺得,栗子其實不是那麼甜的食物。當然也有可能是我買到不好的栗子,但是仔細想想,如果栗子本身都那麼甜了為什麼還需要用糖來炒栗子呢?淡淡的甘甜與栗子香,我想這才是栗子本身吸引人的地方。

我們都被糖炒栗子那種甜味的第一印象給矇蔽了,據說為了怕顧客嫌栗子不夠甜,於是就有人把栗子用糖精浸泡,或者在炒栗子的時候加上石蠟讓栗子看起來油油亮亮有好賣相。真是沒有良心啊!

用新鮮栗子做菜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剝栗子是一件需要充滿耐心的活兒。把新鮮的栗子用剪刀或菜刀在頂部和底部劃開,這樣在煮熟了之後比較好剝殼。但是輕描淡寫的「拿刀劃開」,整個劃開過程卻是充滿著隨時切到手指頭的危險。拿剪刀剪也經常在剪下的一剎那讓栗子在空中飛來飛去,讓準備材料的過程心中充滿了巨大的壓力。

好不容易處理好前置作業,將水煮開后將栗子放進鍋裡,沸騰的煮2分鐘后關火。接著浸泡在冷水中冷卻,拿小刀沿著栗子的裂口剝去硬硬的外殼及裡面深褐色的內皮,這又是一趟漫長的手工活兒。然後把栗子洗乾淨,依據自己想要的口感將栗子切成不一樣的大小塊或片。就像平常洗米煮飯一樣的方式,把切好的栗子放入飯鍋,撒上一小匙海鹽,按下煮飯的開關,就等著香噴噴的原味栗子飯上桌。

看著北京窗外彷彿毒氣瀰漫的霧靄,吃著自己動手做的清香甘甜栗子飯,對這個被破壞的大自然充滿了絕望,也对那些贩售黑心食品的無良商人痛心,但是我只能無助地面對,然後默默地再吃一口栗子飯。心想,如果我們都能夠追求更簡單原味的生活與品質,也許就可以離這些討厭的事情遠一點。

對了,北京還有那種百年老栗子樹產的栗子,據說又香又甜,雖然可以看到這些老樹都是真的,但是摘下來賣的栗子是不是老樹的栗子就不清楚了。唉,奇怪怎麼會把自己搞成時刻都充滿著狐疑的狀態呢?吃東西這件事情真是大事啊!

*本文版權僅限於欣傳媒,請勿轉載

----------------------------------------------------------------

完整文章,請見《SENSE好感》NO.33『一個人的旅行』

出版社:欣傳媒

出刊日期:2014年11月5日

全台7-11、全家、誠品、金石堂、博客來、法雅客均售

博客來購書: http://goo.gl/Y6Kowv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