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藍軍是部隊出走 不是分裂—台灣第二次政治版圖地殼大變動正式啟動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4.11.19 00:00
為什麼連勝文選情愈來愈低迷?典型的說法有兩個。一個是台北市遭遇到了1994年趙少康選舉市長以來最嚴重的分裂;另外一個是國民黨採取激烈的藍綠對決策略,趕走了中間選民。

這兩個說法有同樣一個基礎,那就是,台北市藍綠基本盤不會改變,一直固定在藍55比綠45上面。這個觀點認為將來只要藍不再分裂,同時不採取過分激烈的策略,藍軍就會歸隊,加上一些中間選民,藍軍在台北市仍然穩如泰山。

這兩個看法都錯了。

首先藍軍的分裂在台北市其實是20多年來的常態,深藍和本土藍長期並存,藍色的政黨固然有國民黨、新黨、親民黨的分別,群眾也經常是各擁其黨的候選人,大體上深藍群眾還多過本土藍。

1994年市長選舉,深藍群眾支持趙少康,使他一舉得到了39.17%選票;本土藍支持黃大洲,讓他分到了25.89%的選票。1995年立委選舉,深藍支持新黨,新黨當選了6席,本土藍支持國民黨,當選了4席,藍加起來10席,民進黨8席,沒討到藍軍分裂的便宜,1998年立委選舉,深藍部分群眾回歸國民黨,但是新黨仍然有5席,國民黨6席,雙方仍然勢均力敵,加起來仍舊勝過民進黨的8席。

由於深藍本土藍群眾各投其黨,讓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漁翁得利,以43.67%選票當選市長,從此,深藍民眾在單一選區的市長選舉時,「含淚投票」給國民黨候選人,以致於此後1998年藍色的人氣王新黨王建煊被澈底地棄保只拿到了不可思議的2.97%低票。

2000年總統大選,藍軍重演分裂投票,深藍人氣王宋楚瑜拿到了36.84%,讓被認為是本土藍的連戰剩下23.1%,再度讓陳水扁漁翁得利,累積兩次教訓,於是當2006宋楚瑜選市長時便剩下4.14%選票又被棄保。

但是藍色群眾從1995年、1998年兩次經驗中發現在複數選區的議員選舉台北市藍營群不怕民進黨漁翁得利,所以2001年深藍支持了6席親民黨立法委員,本土藍國民黨又只剩下4席,但是加起來仍然10席,勝過民進黨8席。2004年,深藍親民黨,新黨共5席,國民黨5席,仍然依據分裂投票方式維持住對民進黨的領先。

到了2008年立委改成單選區制,新、親兩黨就只好和國民黨合作推候選人參選了,新黨因此在台北市得了兩席。2012年親民黨在台北市推出3位候選人,全部被棄保。

從將近20年的市長和立委選舉可以見到,藍營群眾在投票時凡是遇到複數選區制的議員選舉必分裂投票,而在1998年之後的市長甚至2012年的立委,這種單一席次的選舉時則採取了棄保的不同的投票策略。假使,台北市深藍本土藍是長期處在分裂的狀態,在更嚴重的新黨和親民黨各樹旗幟各推候選人的情形下,遇到單一席次選舉,深藍本土藍群眾都會把選票集中在一個人身上,現在馬王共同拱連,支持度的每下愈況,自然不能夠歸因於藍營分裂。

打藍綠對決,的確趕走了非常多的中間選民,但是連勝文選情低迷,這却一點也不是關鍵。今天國民黨的困難處境既不是藍營分裂—因為分裂了仍舊是對藍的認同仍然存在;也不是中間選民疏離—因為,假使藍的基本盤真的是55%的話,根本不需要中間選民也篤定當選。國民黨現在的處境會危險是因為一大群年輕群眾不再認同而出走,變成了中間選民。所以精確地說應該是,許多藍色群眾既出走成中間選民,以致中間選民大幅增加,但是他們支持藍營的比率反而又大幅縮小。

得再強調,出走不是分裂,群眾不管分裂成新黨、親民黨,他們都仍然是藍色的,但是一旦出走,不再回頭他們就不再是藍色的了。現在藍軍的困境是不分深藍本土藍,藍色家長的子弟以出走為風尚,風起雲湧難以阻擋。

由於出走,柯文哲遙遙領先連勝文;影響更大的是,這樣的出走的風尚正從台北向四處漫延。

民主化以後,1990年代,國民黨威權餘威仍然強大,各地基礎穩固,台灣地不分南北,基本盤都是藍大於綠,這格局維持了整整10年;到了2000年,政治版圖發生劇烈地殼大變動,南部的基本盤翻轉成綠大於藍,而且固定了下來,到現在還是沒有改變;如今,新的政治風尚又將重新劃分北台灣的政治版圖,只是在這一個第二波的地殼大變動之後,北部的顏色會是什麼樣子?仍然藍大於綠,是綠大於藍,白大於藍,還是藍綠白三色鼎立,就看此後英雄自命的人如何縱橫馳騁了。無論如何,這次選舉將命定地宣告舊時代的結束;但是新時代的面貌仍然不明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