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反躬自省、罪在朕躬!【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1.14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二十多年來台北市長國民黨候選人選得最灰頭塗臉的連戰大少爺連勝文雖還有兩個星期可以打拼,不過因與柯文哲醫師的民調實在差距越拉越大,大到連戰連勝文兩個臉都要垮下來了,搞到國民黨全黨上下都在搶救勝文大兵、搶救勝文大少爺,連連家加拿大籍的大少奶奶蔡依珊每天都要跑市場和婆婆媽媽拉關係;不過連家參加選舉也沒勝選過,至少這個大少奶奶也不用戴「掃把星」之罪名吧!

連少奶奶若有此顧忌也不是沒道理,雖然還有兩個星期才投票,但因民調一直拉不起來,連戰連勝文父子已在怪東怪西,千錯萬錯就不是自己的錯;正如孔子學生子夏所說的「小人之過也必文」,就是說小人憚於改過,若做錯事就一定要掩飾一下、不肯認錯;君子則不一樣、若做錯事就老老實實認錯、以後小心行事、不在犯錯就好了。(就像柯文哲醫師一樣),所以君子和小人的差別就在這裡。

連戰父子反省能力即然這麼低,那吾人就不揣淺陋來分析一下連勝文民調低落的原因,以四十多年國民黨資深黨員身份幫忙連勝文稍作檢討,然後知錯能改,庶幾有後來居上的機會,十二月下旬到台北市政府當市長,就如連爺爺講的「走路有風了」。(連戰的意思是他兒子當市長不是來為市民服務的,是為走路有風的),當然連大公子當選市長以後可別忘了「王子復仇記」,當年誰讓連爺爺升起來當「榮譽黨主席」的就如法泡製也把那個人也升起來當「榮譽黨主席」。

那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古今中外最無能的馬英九、政績爛得不能再爛的馬英九,也是今年讓國民黨縣市長候選人選得有氣無力的罪魁禍首馬英九,連勝文民調一直遙遙落後,馬英九要負一半的責任;陳水扁任期到最末年的民調滿意度還有18%以上,馬英九竟然第二任只做一半民調滿意度只剩9%,創世界紀錄,所以要他負責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馬英九當兩任總統也是連戰這些國民黨大老支持出來的,所以馬英九政績很差連戰也要負一部份責任,既然共享榮華富貴當然也要共負成敗責任;所以連勝文民調差,連戰也是難辭其咎的。

再來連戰要負的責任就多了,連勝文今天最大的問題就是出身權貴,當然權貴也不是甚麼不好,至少少奮鬥幾十年,像蔣經國、宋楚瑜也都是權貴出身,但他們嚴以律己、勤政愛民,他們的政績都可圈可點、萬古流芳,留給後人永恆的歌頌;反觀連戰省主席、行政院長執政時間也不比宋楚瑜短,惜毫無建樹;就以雪山隧道為例,連戰和蕭萬長兩位行政院長任期加起來七年多,雪山隧道一籌莫展、一寸進展都沒有,人家「台灣牛」游錫堃擔任行政院長三年多雪山隧道就開通了,台北宜蘭間從兩個小時變成五十分鐘,宜蘭真的變成台北的後花園;連戰的能力其實比馬英九也高明不了多少。所以權貴不是罪惡,不敢承認自己是權貴然後到處騙人、告人才是市民最詬病的地方。

所以權貴是無罪的,其爭議在連大公子一直否認自己是權貴,連家三四十年前就住台北市最貴的豪宅「一品大廈」,現在又住台灣最貴的豪宅「帝寶」,坐擁數千億財產,有銀行有投資公司有私募基金,在海內外許多大城市擁有豪宅,這還不叫權貴這叫甚麼?這就是連勝文與當代絕大多數年輕人格格不入的地方,除了一些從小一起長大的權貴子弟如謝國樑或一些性喜巴結權貴的年輕人外,誰會和連大公子這種超級權貴在一起呢?尤其是連家的財產來源非常可議,連震東連戰兩代父子幹了四十幾年高官竟然能累積富可敵國的家財,這些錢顯然不是薪資所得所累積起來的;蔣家拿來台灣的錢比連震東拿回來的多太多了,現在蔣友柏靠自己的專業在做小本生意,連勝文二十多年前在美國讀研究所時就可住「川普」豪宅參加花花公子俱樂部派對,享受世界級大富豪世家子弟才能享受之生活,連家的錢財來源是非常大的爭議的,全國國民(包括國民黨人)都要和連家把這筆帳算清楚,不是連家的就應還給國家,連家也應自己算一算,不要拿非份之財,這是今日連勝文民調直直落的最大原因;孔子說:「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而得之,不處也。」這也是連家要反躬自省的。

連戰要負的另一個責任是2004年第二次總統敗選後隔年竟然就以中國國民黨主席身份帶團到大陸向國民黨的世仇中國共產黨輸誠,還在連勝文要宣佈競選台北市長之前再度去謁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這是甚麼意義,連外省第二代都「幹」聲連連,一個無法把持住台灣主體性的人,如何做台灣的領導人?如何做台灣首都的領導人?這和香港特首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上任前到北京接受國家主席指示工作何異?台灣現在急統和急獨大概各佔15%左右,維持現狀者有70%以上,連家父子若為做生意去見習近平倒也無可厚非,若為競選台北市長還要去向習近平報告,幹!難怪70%以上的維持現狀派不支持連勝文,因大家會擔心若是連勝文真的當選台北市長,他到底是聽馬英九(2016年以後可能是蔡英文)指揮還是聽習近平指揮?難怪一大堆國民黨內的本土派不願支持連勝文,這也是連家應反躬自省的。

再來是連戰選戰一開始就在六星級豪華大飯店宴請國民黨籍黨國大老、大員、國會議員,又吃又送、有吃有拿;然後就由社會爭議性甚大的羅淑蕾委員擔任側翼游擊手開始攻擊柯文哲貪汙、臺大醫院內帳戶不清等事,把整個台大醫院搞得污煙瘴氣不知少救了多少人;接著又禮聘爭議性更大的蔡正元擔任競選總部總幹事,專門負責打一般市民最討厭的負面選戰;這兩個享有憲法賦予言論免責權的助選大員一個負責正面攻擊、一個負責側面攻擊,結果柯文哲越戰越勇,這兩個國會議員好像在幫柯文哲醫師練砂包打拳擊,讓柯文哲從一個專業醫生練成沙場勇士,民調越打越高,這兩位國會議員好像是來幫柯文哲助選似的;軍中有句話「合理的要求是訓練、無理的要求是磨練」,經過兩位身經百戰的國會議員的「無理要求之磨練」後,柯文哲越來越有市長的架勢,民調越來越高,把沒有被訓練的連大公子遠遠的拋在後面「練肖話」;連家找這兩位享有憲法賦予言論免責權的國會議員到底在幫誰?這也是連家要去檢討的。

接著要檢討的是連勝文自己了,連勝文自小含著金湯匙長大,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但也缺乏磨練、不知民間疾苦、不知一般人的想法,人品也不怎麼樣,比起台大傑出的醫學博士、國家醫師考試第一名、智商157高標的柯文哲博士就差太多了,大約30分對90分,一個是前半段班之首一個是後半段班之尾;碰到柯文哲醫師,連勝文真是華陀再世也難救命、除非柯文哲醫師出來親自救他,否則連勝文真是天命難違;譬如、時代已經走到「公民社會運動」了,整個年輕世代都起來對社會展開改革改造運動,從洪仲丘案開始到太陽花學運,年輕人一波波出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但連勝文無法理解此一青年學子的想法,還把問題推到民進黨或蔡英文的幕後操作,但柯文哲早已看清時代潮流的脈動,故早在與民進黨整合階段,柯文哲打死不參加民進黨,柯文哲早已知道青年人的不滿情緒有一部份是針對民進黨的,如果他也加入民進黨,那團結「非國民黨」對抗貪腐的國民黨之策略就會破功,從這一點就可證明柯文哲思想是比較先進的,連勝文是頑固落伍的;直到現在,連勝文父子還死抱著藍綠對抗不放,連戰還在大白天講夢話、說甚麼「連勝文落選了、國民黨就崩盤了、中華民國就亡國了」,真是「肖話連篇」,連戰去大陸謁見胡錦濤、習近平時敢說「中華民國」四個字嗎?蔣介石的侍衛長暨蔣經國的參謀總長郝柏村還在大陸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呢!就是這些國民黨腐敗的頑固份子敗掉「中華民國」,人家柯醫師還在選「中華民國首都市長」诶,到底是誰在亡掉「中華民國」實在是不言可喻了,七老八十的連戰也不要再老番顛以免血壓上升腦充血又要找柯文哲醫師來救命了。

其實現在連勝文可以開始思考下一階段的人生計劃了,最好還是回到「大明王朝」階段,就是轉換跑道搶救岌岌可危的國民黨吧!從中興國民黨出發,把不當的家產和黨產全部還給國家還給台灣人民,開始展開臥薪嘗膽、毋忘再莒、田單復國的反攻復國(國民黨的國)工作,放下自己虛驕、不老實的身段和壞習慣,像毛澤東要進北京城時交代共軍的兩個「務必」:「務必要謙虛」「務必要謹慎」;如此「反躬自省、罪在朕躬」,只有下招罪己才能浴火重生,把自己、自家和國民黨的壞習慣、壞東西全部丟掉,學共產黨的認真自我檢討、然後同志間認真確實的互相檢討,小過則自我改進、大過則交給黨幫忙勞動改造、若違法則交國法查辦(在中共、周恩來是最會自我檢討的人;毛澤東也曾被送去勞動改造,後因蔣介石發動第四次「剿匪」,周恩來才把他放回來指揮作戰),所以「反躬自省、罪在朕躬」不是甚麼亡國滅黨的危機,反而是浴火重生的轉機;這些「逆耳忠言」送給連勝文卓參,只要能「反躬自省」,十年後等蔡英文總統任滿,連勝文說不定也是繼任人選之一。共產黨也曾被蔣介石五度圍剿到「長征」二萬五千公里(絕大部分是山路和激流千里的赤水喔),「失敗為成功之母」,這一次算是全國公民運動給連勝文一次操兵的機會,只要連勝文記起失敗的教訓,未來靠自己成大功立大業、就甭再當長不大的「靠爸族」了;我們祝柯文哲醫師勝利、也祝連勝文少爺成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