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別讓勝文不開心!律師:霸凌勝文的人,永遠只有他自己

NOWnews/ 2014.11.14 00:00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別讓勝文不開心」繼續發酵中,律師呂秋遠在臉書發文說,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酸勝文」變成一種風潮,在網路上不嘲諷一下勝文,彷彿就是落伍。污辱勝文、霸凌勝文的人,永遠只有他自己,或者他的正元與雷雷,而不是我們這些人。因為我選擇了某個價值,對不起,我只好繼續讓勝文不開心。「」

以下為呂秋遠臉書全文: 前幾天的選舉有一個新話題,叫做「別讓勝文不開心」。

從連媽媽這麼呼籲市民以後,就開始有許多人照樣造句,詩詞歌賦,好不熱鬧。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酸勝文」變成一種風潮,在網路上不嘲諷一下勝文,彷彿就是落伍。

我曾經想過,除了惡意剪接勝文與依珊的照片、塗鴉外,這些人,包括我,這麼撲天蓋地的酸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太過份了?或者,我們正在不知不覺的,對連勝文這個人進行「網路霸凌」?

對於這件事情,我的看法是,如果惡意的剪接畫面,例如A片,那不是霸凌,那是犯法。但如果把網路上酸他、批評他的言行當做霸凌,那麼這種說法實在太四平八穩。

污辱勝文、霸凌勝文的人,永遠只有他自己,或者他的正元與雷雷,而不是我們這些人。 從競選市長開始,他的言行,不斷挑戰「正常人」的界線。我所謂的正常人,不是綠色選民,不是李姓中壢選民,就是一般人。當然他有些言行是被過於挑剔,例如台北市可否冒出石油、鄭成功有沒有到過台北,這些小插曲其實原意不見得是如此,有些話甚至是被扭曲的。

然而,他的問題不是權貴、不是有錢,台灣人並沒有仇富到這種地步,否則我們不會動輒就說李嘉誠講什麼、馬雲又罵了誰。郭台銘有女兒,我們大部分人都只會祝福,而不是怒罵。那麼,勝文出了什麼問題? 問題在價值觀。

他從通過國民黨初選開始,就逐漸走下坡。他放任蔡正元對柯文哲不斷的抹黑、羅淑蕾持續的攻擊MG149,國稅局對柯文哲查稅、對於他自己的收入問題則是避而不談。他永遠有四支手指指別人,一支手指比中指。遇到文宣出錯、幕僚出錯,總統陪伴遊行擾民,不是切割,就是裝傻。他盡全力攻擊柯文哲不尊重女性,卻以為把老婆放在家裡保護她就是真男人。他批評柯文哲是台獨,忘記自己其實不敢在中國喊中華民國萬歲。他覺得老婆放棄加拿大國籍很犧牲,忘記許多人連中華民國身份證都要不起。

到目前為止,他的所作所為,都在告訴大家,他標榜的價值觀就是「萬方有罪,無以朕躬;朕躬有罪,罪在萬方。」 走筆至此,我想到傅斯年在1947年寫的磅礡短文:「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宋子文是宋美齡的大哥,當時擔任行政院長,但是傅斯年對他大肆批判,認為,「說他不聰明罷,他洋話說得不錯,還寫一筆不壞的中國字(我只看到報載他的簽名),說他聰明罷,他做這些事;難道說神經有毛病嗎?」

宋子文出身中國第一家族,家產豐厚、外文能力強、號稱財經知識豐富,但是生性貪婪,把中國當做私產,最終成為壓倒國民黨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難道說神經有毛病嗎?」傅斯年這麼問,他認為,這樣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我真憤慨極了,一如當年我在參政會要與孔祥熙在法院見面一樣,國家吃不消他了,人民吃不消他了,他真該走了,不走一切垮了。當然有人歡迎他或孔祥熙在位,以便政府快垮。我們是救火的人,不是趁火打劫的人,我們要求他快走。」

所以,沒人想要霸凌連勝文,也沒人想讓勝文不開心,但是如果一個努力學習當平民,連在中小企業當小主管可能都不夠格的人,突然大地一聲雷,變成台北市長候選人,接著就成了台北市長。

你要我們如何跟下一代說,誠實做人,是最好的價值觀? 因為我選擇了某個價值,對不起,我只好繼續讓勝文不開心,昔范文正公患諸路監司非人,視選簿有不可者,輒筆勾之。或謂:「一筆退一人,則是一家哭矣。」公曰:「一家哭,其如一路哭何?」 一家哭,其如一路哭何?

相關新聞:
《連勝文龍山寺參拜 民眾遭攝影機撞倒送醫》
《楊志良嗆勝選無望 連勝文:尊重任何人發言》
《今日論壇》為什麼連勝文「躺著也中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