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專欄/奉天承運,馬皇詔曰:支持朕的各位,票投連勝文

蕃論戰/黃致翰/專欄 2014.11.13 00:00
在上禮拜的「七位台北市長候選人之中的兩位」辯論會中,柯文哲秉持其「開放政府、全民參與」的政治理念,強調了當選台北市長後將成立「公民參與委員會」的政策。 從宣布參選台北市長開始,柯文哲最讓人不放心的,就是雖然大家都看得出來他是一位盡心盡力甚至可說是鞠躬盡瘁照護病人的好醫師,但從年輕便接受沿襲日式權威教育的台灣醫學教育,生活中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在封閉僵硬與階級森嚴的公立白色巨塔中拚搏,再加上言語中與親身故事中不時透露出的權威思想,不免讓許多看穿國民黨威權反民主統治對台灣社會造成的傷害的年輕人,不斷陷入該不該支持柯文哲的天人交戰中。 但可能是受到318社運的影響,又或者像柯文哲在辯論中所說的一樣,面對自己的性別意識不足,他「不會找藉口,而是找老師」,使得他漸漸明瞭,甚麼黨產、親中、賣台,都不是國民黨最大的病灶,而只是表面的症狀,國民黨最大的病灶正在於其「反民主的威權統治思想所造就的『犧牲的體系』」。 從二二八時期本省人的犧牲,戒嚴時期人民自由與異議份子身家的犧牲,到SARS風暴時和平醫院醫護的犧牲,高雄氣爆、雲林六輕、國道收費員,甚至是自由貿易之下弱勢族群的犧牲,都是因為在一個反民主的權威統治之下,有權有錢有勢的權貴階級,輕易就可以透過這個早已架構好的犧牲機制,假手他人而利用自己的金權犧牲弱勢,進一步擴張自己的金權。 有趣的是,針對柯文哲所提出的「公民參與委員會」的政策,馬英九前幾天猛烈批評道:「不能要把決策交給人民,人民選你就是要你幫他做決定,人民選你就是希望你拿出領袖的氣質,調和各方,聽取民意,做最後的決定」。這段話從一個曾經公開反對民選總統,最後卻成為一位民選總統的人口中說出來,真是毫無違和感。 更有趣的是,馬英九接著也舉出一些自己過去當台北市長的政績,與郝龍斌的政績,大肆宣揚一番,企圖為連勝文吸票。在馬英九所舉出的政績中,居然包括了令公衛倫理學者啼笑皆非,令第一線醫護人員與家屬痛深惡絕的SARS封院犧牲事件;另外馬英九也舉出了以犧牲教育、醫療、社福經費為代價華而不實的花博,似乎希望台北人能將之當作「恩賜」,好好感恩一番,讚嘆一番。 不令人意外地,連勝文前天在廣播節目中,針對如何解決收容所容納不下流浪動物的問題,表示「新北市土地可能也有限,你往南走雲林縣總可以吧?嘉義縣總可以吧?」,背後所透露出的政治理念架構,完全就是一個為了「(有錢人的)經濟」,可以隨意犧牲他人的思維,也正是近來食安風暴中,受惠於社會資源與政治特權而茁壯,卻在茁壯後將成本外部化而犧牲平民百姓的無良企業。 我們不知道柯文哲是真心體悟到政治平等與直接民主對台灣的必要性,還是只是為了勝選所提出的空頭支票。但至少柯文哲在選前做了一件石破天驚的決定,也就是在競選經費達到承諾的8000萬元之際,宣布不再接收企業大額捐款,並在15日後停止小額捐款。 事實上,在有資料的165個國家中,共有38個國家根本是禁止企業捐款給候選人的,目的正是為了防止政府被財團綁架,而淪落成台灣現在這副樣子。 當然,要達成一個政治相對平等而不再有人犧牲的公義社會,最重要的還是人民必須體悟到權威統治的脆弱性、暴力性,及政治平等社會的穩定性,並拋棄「投票選出一個頌揚民主的統治者就可以繼續安穩地當個奴隸被統治」的心態。 正如柯文哲用魔戒來比喻競選經費,其實權力也是魔戒。人民該做的並不是將魔戒從現任統治者的手上咬下來,交到下一任被崇拜為英雄的統治者手上,而是該將魔戒塞到自以為是皇上的人口中,一起丟進火山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