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專訪/陳以真一步一腳印 貼近人民思考

yam蕃薯藤新聞/周宜樺/專訪 2014.11.12 00:00
大多數人對陳以真的印象不外乎是任職青輔會主委的表現,包括在立法院質詢台上,曾被批評答非所問、不進入狀況。如今,成為嘉義市市長候選人的陳以真,每天認真跑行程,競選團隊辦公室的牆上,貼著一張張與各地民眾握手的照片,拼貼成一個巨幅『握手』圖像。陳以真面對嘉義市政策相關提問,除了對基礎建設、觀光產業的關注,表示也將利用青輔會經驗,協助青年投入在地文創發展。更重要的是,陳以真認為,嘉義市是個民主聖地,每個人都是超級市民,因此她相信這是一個「咱的世代」,每個市民聲音都該被聽見,也都該有政治參與的機會。承先啟後,承上啟下,是陳以真的理念核心,「嘉義的未來就在嘉義的過去」,在陳以真的藍圖裡,她繼續勇敢想像,因為如此才有實現的可能。
圖/周宜樺攝影
以下為Q&A談話式專訪紀實: Q: 面對此次選戰,請問您認為您最大的優勢為何? A:我的優勢是我有貼近人民的思考,我也擔任過政務官,所以我懂政務官的思維。我從高中的時候就開始參加公民運動,所以對公眾參與一直有很深的興趣,在成大時擔任過學生議員,也選過學生會會長。我媽媽做過保險業務,所以大學畢業後,我也去做保險業務,這是一個接觸人的工作,接觸生老病死,幫他們客製化他們想要的產品,業務員和政務官相同的是,都必須非常了解客戶/人民的需求,這是一個基礎;而後來我也當過主播記者,包括電視台、廣播...等等,那段時期是一個全面了解台灣的機會,但始終覺得自己當記者是隔著一層,所以後來決定參與選舉,也是一步一腳印地拜訪每個家戶。 在我當青輔會主委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我在質詢台上被修理,但我也很感謝那樣的經歷,讓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雖然他質詢的都不是我的業務範圍,但我的客戶都有需求,所以我開始去找勞委會、經濟部、文化部,提供這些產品、幫他們「賣出去」,其實他們都有對策,可是人民用不到,那就是沒有用。在我擔任青輔會主委期間,是青輔會業績最好的一年;那時候有個青創貸款,幫助想創業的青年,但因為更貼近民間的思考,我發明了第一桶金、返鄉愛鄉的加碼,讓這筆資金更能靈活運用,那一年這產品大概推銷出去三千件,是青輔會有史以來業績最好的一年。 只要貼近人民的思考,政務是可以靈活運用的。 以下為Q&A談話式專訪紀實: Q:首先,想請問您對嘉義市的施政目標及方向為何?2011年,嘉義市成為台灣第1個遞交WHO高齡友善城市,因醫療資源豐富,嘉義市向來以「健康城市」美名。市政上,您將如何維持此項優勢?或如何將嘉義市「高齡樂活」的形象打造得更為進步完善? A:我把嘉義定位成一個台灣的生活首都,它是一個濁水溪以北、曾文溪以南的核心城市。嘉義市古名諸羅城,歷史上來講,是台灣第一個建城的城市,有非常悠久的歷史、珍貴的文化資產,這也正是最值得我們去推廣的。嘉義市一直以來也是座健康城市,文化、醫療、美容都發展得很好,有句話說,「哩來嘉義兩天,欸賽多活兩冬」。在我的定義裡,嘉義市的『未來』在嘉義市的『過去』,文化是我們最珍貴的資產、也是我們的最大優勢,這也是為何會有這麼多人來嘉義觀光。而我的政策會從生活各個面向展開,所以我說「咱的世代,嘉義做主」,因為我希望能夠承上啟下、承先啟後,照顧上一代、帶給下一代希望,我看到很多人都希望能在嘉義市定居、希望青年返鄉,但要如何讓這座城市的文化資產成為他們的養分?這就關聯到許多政見的設定。所以我提歷史街區的再造、文創造街都更,希望讓嘉義成為年輕人的創業基地。 嘉義市可以變成觀光客的主題館,有許多地方好玩,過去發展的鐵道、林業、稻田、蔗田、水塭,可以搭火車、到檜意生活村、到舊監獄、去廟裡拜拜、去東市場吃東西...嘉義市其實一、兩天玩不完。嘉義市其實有很好的條件、生活機能,適合所有人來這裡Long stay,如果我上任,首先會提升嘉義市的交通,打造嘉義市三層交通路網,更透過都市計畫的通盤檢討,讓嘉義市能夠談建設,讓門面更好看。 除此之外,我本身是個媽媽,所以對我來說「人的照顧」是重要的,因此我主張社區化「托老托幼」、社區型「老人機構」廣設,並聯合嘉義市八十四個里,提供師資人力照顧小孩、負責安親、提供場域讓長輩有互動的空間,利用嘉義市周邊豐富的產業資源,讓他們吃得健康;總體而言,就是使年輕的父母沒有後顧之憂,使年邁的父母得到妥善照顧。 Q: 您於宣布參選後便在地方跑透透,認識各地居民;能否和我們聊聊,您最喜歡嘉義市的哪個地方? A:我最喜歡嘉義市的特色地點,也就是「別的城市沒有」的地方。來到嘉義,我可以帶你去一趟鐵道小旅行,一趟歷史街區漫步,包括在小巷弄間那些年輕人開設的文創小商店、由老房子改建而成的咖啡廳,可以去檜意生活村看KANO文物館、去東市場的小攤販看年輕第二代回來接棒子,可能是雞肉飯的老闆、可能是醫師、可能是糕餅店老闆,他們全部集結起來保存舊有的文化,我覺得這就是嘉義最迷人的地方,而我要利用這些資源,成為嘉義的力量。 回到這次選戰,我覺得我和對手比起來,就是對於嘉義文化資產的保存,我是主張保護並利用,但涂醒哲先生他們老家在嘉義縣,是個古蹟,他們卻主張把他拆了。這是一個新思維對上舊思維的選戰,我除了貼近民眾的想法,還有對嘉義的政見我是有創意、創造力的,因為我有一個想像,要讓嘉義變得更好。 看看涂醒哲怎麼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