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Muzik:專訪烏克麗麗高手傑克島袋

欣傳媒/ 2014.11.07 00:00
周郁然,Muzik古典月刊提供

Virtuoso,這個源自拉丁文的詞彙,在藝術領域中具有「巨匠」、「奇才」之意。代代人才相繼浮現,人們為精擅各種樂器的獨奏家們,冠上了鋼琴巨匠、小提琴奇才……。不過,以烏克麗麗而言,這個輕巧隨興的樂器,似乎並不適合所謂「巨匠」或「奇才」的封號。直到來自夏威夷檀香山的傑克島袋(Jake Shimabukuro),以一段《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的精湛演奏在YouTube竄起,世人這才發現,原來烏克麗麗也能擁有神乎其技的一面。

喜愛烏克麗麗的人,想必都對傑克島袋留有深刻印象;而對烏克麗麗不甚熟悉的朋友們,亦能經由傑克島袋的高超琴藝,重新認識這項四弦樂器的不凡魅力。今年10月,傑克島袋二度來台舉辦演奏會。在現場炫技之外,他也為台灣樂迷帶來了滿滿的真摯與深情,正如同他在本次專訪所談到的,音樂是一種牽繫著人與人之間、人與萬物之間的神奇連結。通過傑克島袋熱情赤誠的琴音,我們彷彿也能感受到一陣夏威夷的浪花、一抹古意盎然的沖繩色調,甚或是一股與家人、朋友的心脈相連。

整片太平洋的懷抱

烏克麗麗,總讓人聯想到夏威夷的島嶼風情,但是在傑克島袋的指尖撥彈下,這項樂器有了更寬廣的可能性。傑克島袋首先與我們談起他的出身背景,「我擁有日本血統,也有著來自父親那邊的沖繩背景,同時我生長在夏威夷,又是一個美國公民。」對於傑克島袋來說,這四種文化血緣都相當重要,「我必須探索自己與日本、沖繩的淵源,也必須去認識夏威夷和美國的文化。」傑克希望透過音樂,去探觸這四種各具特色的背景,因為「這關乎『我是誰』,所以在音樂會當中,往往會加入日式音樂、沖繩傳統歌曲、夏威夷民謠,甚至美國藍草音樂(bluegrass)和爵士風的曲目。」從沖繩到夏威夷,橫跨整片太平洋的四種文化身份,無疑為傑克島袋的音樂注入了一道道斑斕多彩。

當年,傑克島袋的祖父自沖繩遷居夏威夷;到了他這一輩,已經是第三代日本移民。根著於傑克島袋身上的,不只有「島袋」(Shimabukuro)這個源於沖繩的姓氏,沖繩的音樂、食物和文化也一直是他生命中無法切割的一部分。當然,這也包括日本傳統樂器──三味線。傑克分享他彈奏過的經驗,「三味線必須以『撥』(bachi)來演奏,那是一項非常困難的樂器。」那麼,烏克麗麗和三味線具有什麼樣的共通性呢?傑克拿起烏克麗麗一面示範、一面解說,「這兩種樂器都帶有一種打擊樂器的音色,聲音無法持續太久,通常只能演奏簡短的點狀式音符。」不過,傑克島袋從三味線大師的演奏中發現,「他們擊奏出一個音之後,動作還會稍稍延續一下,儘管聲音已經消逝,你還是可以透過視覺感受到餘韻的綿延。」日本傳統音樂的留白與靜默,讓他有了嶄新體悟。「以前我演奏烏克麗麗,總是非常害怕『安靜』,所以我會一個音緊接著另一個音,非常忙碌。」直到後來,傑克才從三味線這項樂器上,領略到「留白」的重要性,他強調:「必須留給音樂呼吸的空間!」

四條弦下的古典魂

2008年,傑克島袋受邀與大提琴家馬友友共同演繹《Songs of Joy & Peace》專輯當中的〈Happy Xmas (War is Over)〉。出自約翰.藍儂與小野洋子,這首歌頌愛與和平的經典,不只串起大提琴和烏克麗麗的琴音,也交織了古典與搖滾的精神。在古典與非古典之間,傑克更關心的是感動的創造與傳遞。「我喜歡古典音樂,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愛古典音樂,他們也許喜歡藍調、搖滾、嘻哈音樂。最重要的並不在於它的型式是什麼,而是音樂讓我們之間有所連結,而且帶來正向的感受。」

(本文版權僅限於欣傳媒,請勿轉載。欲見完整圖文,請至2014《MUZIK‧古典樂刊》11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