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壹周刊有奶叫娘 連勝文錢買朋友

蕃論戰/王彥晨/專欄 2014.11.05 00:00
  連家和八卦媒體壹周刊的過節不是一天兩天,但連勝文競選台北市長選情告急,近期在壹周刊買下封面,這除了說明雙方不計前嫌,只問目的不問手段,也讓很多拿不到連家選舉廣告的媒體背後跳腳!   自從台灣媒體走上全然商業模式,基本揚棄以往傳統的「社會公器」責任之後,類似的討論其實甚囂塵上,很多人都清楚,媒體嚴重受到市場的左右;不賺錢的產業很難生存,因此,其他不必廢話,如何賺錢求生存,已經是今日所有紙媒共同的命題。這攸關生死。   熟悉媒體生態的人,會開的業內玩笑是:如果統一在毒油事件中只沾上「一點」而非「一片」,台灣平面媒體幾乎都會裝成看不見;原因很簡單,一旦報導讓統一不爽,平面媒體依賴的統一超商通路被堵塞,大家只有死路一條。意思是:對於掌握通路的「巨獸」,除非媒體能聯手,或者實在事證明確、人神共憤,否則,台灣很少人敢捋統一超商通路的虎鬚,除非準備報紙被下架!   同樣的道理,卡住媒體的廣告主,對報導內容和媒體趨勢有沒有影響力呢?連勝文的競選總幹事蔡正元曾對筆者說過:「我們和壹周刊是天生的敵人!」,但是,連勝文卻在「敵人」身上下足了廣告,買下了封面,撒了大把的銀子,連陣營到底在想什麼?   連勝文曾說過,他當選台北市長,要捐出四年薪資,雖然他現在不再說了,但大家印象很深;2006年那則〈驚爆連戰打老婆〉報導,連惠心提告,壹周刊為此付出慘重代價。這筆媒體賠給連家的金額,甚至跟連勝文打算捐出的薪資差不多!   2007年,壹周刊封面又以〈豪奢壞事 連勝文夏威夷婚宴泡湯〉為標題,報導連勝文的揮霍,連惠心據此向壹周刊求償違約金,雙方二度過招。壹周刊這樣的媒體風格,連家既不以為然,而頻頻對簿公堂,而今卻在連勝文競選的尾聲不惜重資買下其封面,在統一超商的櫃台上層層疊疊,本本都是連勝文競選訴求為封面的壹周刊,明眼人看來,不但證實了該刊「有奶便是娘」的商業邏輯,也讓人對連勝文的文宣策略和政治品格打上問號。   或許有人說,廣告主在意的是效果,對連勝文而言,壹周刊的流通和發行,才是重點;但事實上,一則封面廣告,讓人直覺想的是「交換」,醜陋的利益交換!更何況該刊曾是蔡正元尖銳批判的對象,也曾公開質疑其公信力,連陣營如何說服外界他的媒體政策與齊一標準呢?   小連的廣告,一直以來,問題不少。從第一支電視廣告「如果有錢你要幹嘛」,一直到最近嘲諷柯文哲認為「抵制頂新是燒女巫」、又登了半版廣告批柯文哲歧視,「連藝術家、女性都歧視」等等,似乎負評多於好評,而且效果只是證明連勝文「真的」廣告預告不少。老實說,筆者甚至認為,連勝文本人上廣播節目闡述的理念還更動人,效果比廣果更好。   媒體報導連陣營自宣布參選後,找來至少三組的廣告人馬,包括黃文博、徐一鳴和謝中川團隊,加上長期與藍營合作的戰國策公關和光啟社等單位,只是廣告效果始終不如人意。現在,選情不見起色,多頭馬車加上病急亂投醫,大且重的廣告單竟下到壹周刊,難怪連綠媒評論人林保華都看不下去,左批壹周刊:有錢能使鬼推磨;右打連勝文財大氣粗:以為讓一家媒體改頭換面就能勝選!   由此,筆者有以下體悟:其一,政治就是不斷的交換。媒體當自強,否則終究是權力天平上待價而沽的商品。其次,連勝文果真沒招了,撒大錢真能交朋友?請問富家貴公子,你從小到大,朋友是不是都是「買」來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