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鐵

專欄/邱淑媞為什麼有勇氣出來參選

蕃論戰/廖偉翔/專欄 2014.10.28 00:00
宜蘭縣自陳定南縣長以降,多是由民進黨籍的政治人物擔任縣長。因1950年代起,郭雨新等人在台灣省議會的耕耘,為宜蘭奠基深厚的民主基礎,爾後更選出當年仍是黨外人士的陳定南擔任縣長,宜蘭可說是不負民主聖地的美名。可是,今年底的宜蘭縣長選舉中,國民黨卻派了前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醫師出馬競選。如果對2003年的SARS疫情稍有印象,應該會對邱淑媞局長的「表現」印象深刻。 國民黨主席馬英九在25日為邱淑媞站台時,提到邱淑媞「醫師從政」,並稱讚她「令人想到蔣渭水」,「和蔣渭水一樣」。但只要是醫師從政,就是蔣渭水嗎?沒這回事。選舉要到了,總有人出來講些奇怪的話。像是邱淑媞把SARS的事情說成是政績之類的。我印象最深刻的太空衣有兩套,一是阿姆斯壯登陸月球那套,另外就是邱淑媞穿著走進和平醫院的那套。 回顧SARS時的決策過程,為了維持當時對世界衛生組織(WHO)宣稱的零死亡、零社區感染、零境外移出的「三零紀錄」,直到和平醫院傳出第一宗院內的集體感染,紙包不住火了,才下令封院。當時的新聞議題,更被導向「落跑醫師」的免職與否,真正有能力做成封院決定的政治人物,卻從來沒被好好檢驗,時任台北市衛生局長的邱淑媞,被監察院提起彈劾,卻兩度全身而退。 近來又被媒體問起當時和平醫院封院的決定,同為醫師的柯文哲批評封院做法不當,邱淑媞則反批柯文哲的高度不夠,「只是站在臨床的角度看SARS,應該用公共衛生的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然而若要從公共衛生的角度思考問題,在周遭國家爆發疫情的時候,台灣的衛生部門才更應該提早作好準備,如實掌控傳染病資訊。這不是高度的問題,是責任歸屬的問題。 邱淑媞在記錄SARS的《穿越和平》紀錄片中,談起封院的決策,一邊哭一邊激動地說:「要怨恨就怨恨我一個人好了!」問題就在於:如果真如邱淑媞所言,「要怨恨就怨恨她一個人好了」,為什麼今年邱醫師能夠搖身一變,臉不紅氣不喘地出面參選? 諮商心理師朱惠英,曾在〈為何聰明人會做糊塗事?〉一文中問道,「……這些聰明的人,在這種事情上,是怎麼說服自己『這樣作沒關係?』,是如何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文中提出,部分的解答在於,因為各種因素,個人心裡那道說「不可以」的防線越來越向後退。如同台灣人常用「歷史共業」一詞,其實正是「積非成是」的現代版用語。文中也提到,「現實生活中確實就是有許多界線模糊地方,為了彈性,為了好作事,都可能需要犧牲所謂的照規定辦事的步驟。那把尺,要如何拿捏?而一旦講到『拿捏』,也可能就是合理化自己行為的起點。……聰明人會做糊塗事,一是不小心,二是過於自信。沒有人能免於慾望的糾纏,情慾也好,金錢慾望也好,知道自己脆弱才能可能剛強。」對照起邱淑媞毅然參選的決定,這讓人恍然大悟。 如果在現在(而非記錄片裡的)邱淑媞眼中,SARS時和平醫院封院的決定,是光榮的政績,那麼我們其實不難想像,邱淑媞心中那道說「不可以」的防線,可能已經退到看不見的地方了。我們要督促邱淑媞醫師,找回「要怨恨就怨恨我一個人好了!」的心態,檢討過錯、提出改正,為現代一波又一波的新興傳染病(如伊波拉病毒)做好準備。至於選舉,就交給其他人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