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女友質疑愛長久嗎? 九把刀淚:好聚好散

NOWnews/ 2014.10.23 00:00
記者林士傑/台北報導

九把刀與女友小內交往9年,22日認劈腿女記者周亭羽,但他不願和小內分手,希望求得女友原諒。8年前他在專欄透露小內曾質疑雙方能否長久?當時兩人承諾不愛對方會誠實告知,但九把刀說:「有一天小內若對我沒感覺了,我難以想像這個世界會糟到什麼樣。」如今卻是他出軌,簡直自打嘴巴。

九把刀在2008年《ELLE》雜誌曾發表《愛我,求求妳》一文,提到小內在交往2年後曾問:「那你有把握可以一直愛我嗎?」他誇獎女友很棒,深信一定可以愛她很久。不料小內質疑自己能否做到,甚至覺得兩人交往有如夢一場,「真的就像夢啊,太不真實了。好不切實際喔。」

當下九把刀內心極度鬱悶,反問:「如果有一天,妳不愛我了,妳會第一時間跟我說嗎?」小內坦言不知道,他得知後要求她誠實告知,同時表明自己如愛上別人也會告訴小內,淚說:「妳也要讓我走,我們好聚好散。」最後兩人承諾要一起努力走下去,現在九把刀與中視記者周亭羽上摩鐵,劈腿行為引發爭議,也毀掉了跟女友的約定。

九把刀《愛我,求求妳》全文

ELLE14,愛我,求求妳/九把刀

(原刊載於ELLE雜誌)

昨天晚上睡覺時,我親親小內的臉。 小內像平常一樣,臉頰超好親的。

「把逼,你很愛我嗎?」 「對啊。」 「有多愛?」 「超的。」 「真的嗎?」小內的眼神有點落寞:「那你有把握可以一直愛我嗎?」 「當然可以,妳那麼好。」我嘻皮笑臉,又親又抱的,使勁地寵她。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小內蜷曲身子,背對著我。 「不知道什麼?」我摸著她的頭。 「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可以愛你那麼久。」 小內的聲音很認真,我嚇到了。 「什麼?為什麼?」我起身,貼近她的眼睛。

「我不像你,前兩次戀愛都是七、八年,都很久,你早就習慣談那麼久的感情。可是我以前交往的兩個男朋友,都沒有超過兩年。」小內的聲音像是漂浮在太空中的果汁軟糖:「現在,我們已經交往超過兩年了,早就超過了我的理解範圍。接下來會怎樣我真的沒有辦法想像……我們真的可以永遠愛下去嗎?」

我的心一下子複雜了。 我躺回原來的姿勢,看著她單薄的背。 「可以。」我說,聲音卻沒有字面上意義那麼堅定。 我很失落。很不安。 很不服氣。 通常,不該是知名作家的女友為她的作家男友的魅力感到不安嗎? 現在,怎麼會是我在擔心我的乖乖小女友有一天突然說不愛我了呢?

「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分手了,我回想起跟你在一起的這兩年,說不定真的會覺得自己在做夢。」她幽幽地說。 「又不是夢。」 「可是真的就像夢啊,太不真實了。好不切實際喔。」 什麼對話嘛……我的心很悶很悶。 「如果有一天,妳不愛我了,妳會第一時間跟我說嗎?」 「……我不知道。」 「不要不知道,也不要怕我難過。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妳告訴我,我會祝福妳。答應我。」我的傲氣上湧。 「好,答應你。」小內始終沒有轉過身。 「那,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愛上了另一個女生,我也會跟妳說。」我的眼淚溶掉了傲氣,流了下來:「妳也要讓我走,我們好聚好散。」 「……」小內依舊背對著我,淡淡說:「不要。」 兩個人都不說話了。

幾乎所有人,都以為小內對我幾乎是百依百順的愛戀。 有時我也常這麼錯信。 我們經常膩在一起,也擅長溺愛對方。在我們溺愛彼此的時候,偶而會透不過氣,卻也從這種副作用裡得到了飽足的安全感。我很喜歡。

但其實小內很有個性。 有一天小內若對我沒感覺了,我難以想像這個世界會糟到什麼樣…… 可真的很不公平,明明就不該是我感到不安,而是我要花費精神去安撫小內,說我會乖乖,是個除了征服天下、沒有不良慾望的小說鬥士才對啊,為什麼是我的眼淚跟鼻涕捲在一起,幾乎沒辦法呼吸了?

突然,小內轉過來。 「把逼,你真的覺得我很好嗎?」小內在漆黑中凝視著我。 「妳真的很好,我很,喜歡妳。」我哽咽。 「謝謝你。」小內用手指摳掉了我的眼淚:「不要哭了。」 「我們一起加油好不好,一定可以的。」我還是一直掉淚。 「好,一起加油。」小內摸摸我的頭。

小內轉過去,沉沉睡去。 有點顫抖,我從後面抱著她。 頭一次,覺得自己很沒有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