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際換妻 多倫多 過勞

缺乏互信基礎 港府與占中學生對談談何容易?

中央廣播電台/臺灣觀點主筆群 2014.10.21 00:00
香港青年學生訴求特首「真普選」的「占中」運動,自9月27日正式爆發以來,至今已經3個星期,期間警方為了清場,與學生不斷發生大小衝突,香港政府則多次釋出願意和學生對話的善意。但雙方缺乏互信基礎,尤其是雙方沒有任何退讓的跡象,要想啟動對談,而且談出結果恐怕並不容易。

香港在1997年主權移交北京之後,大陸方面以《香港基本法》為基礎,在香港施行「一國兩制」。雖然大陸方面依據《香港基本法》賦予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但「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17年來,港人所期待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民主化體制完全落空,「占中」運動的爆發也就其來有自。

香港民主化體現於特首能否在「公民自由參選、公民自由選舉」的選舉制度產生,公民投票選舉產生的特首並且不須經過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但《香港基本法》規定特首參選人必須經過提名委員會提名才能取得參選權,這項有如緊箍咒的規定,將所謂「特首普選」框定為「假普選」,香港泛民主派人士視為開民主的倒車。

香港泛民主派人士發起「占中」運動初始,大陸國務院發覺情勢不妙,為防一發不可收拾,於6月10日無預警的發布《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接著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又在8月31日通過《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

前者語氣強硬的指出,「防範和遏制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後者決定特首參選人須由1200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過半數同意,才能被提名參選,被提名人數為2至3人,經普選產生的當選人須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民主派人士認為「白皮書」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所設下的條條框框,已經造成「香港政改完全落閘」,就此和大陸方面「針尖對麥芒」的槓上,益發加強力度引爆全球矚目的「占中」運動。這項示威運動雖不像臺灣「三一八學運」學生占領立法院癱瘓議事那麼激烈,但在學生罷課支持下,已造成中環到旺角一帶交通癱瘓,更有香港經濟學者估計已造成3500億港幣的經濟損失。

「占中」運動衝撞「一國兩制」,挑動了大陸最敏感的神經,大陸《人民日報》曾發表署名評論說:「他們要的並非選舉的民主、並非『一國』下的『高度自治』,而是香港『自主』、香港的『自決』乃至香港的『獨立』」。大陸和港府方面顯然已將「港獨」與「占中」運動連結,何況這項運動持續越久對香港經濟造成的損失越嚴重。所謂「形勢比人強」,港府因此不得不和「占中」學生對談;何況學生為了達到示威目的,也有與港府對談的必要。

雖然說「你有你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牆梯」,但港府堅決捍衛「一國兩制」的立場,和學生堅決爭取「選舉民主」的訴求,就像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即使港府與學生勉強展開對談,必然落得「會無好會、談無好談」的結果。因為就目前形勢來看,大陸方面所提出的「白皮書」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兩份文件,已將香港特首直選框入預設的框架中,在大陸中央對港府直接指揮之下,港府完全沒有退讓的餘地;在學生方面,在堅持不退縮的情境中,必然也會出現見好就收的聲音,因此很難就對談條件取得共識。

香港政治環境畢竟和臺灣不能相提並論,臺灣政府可以對「三一八學運」訴求做出一定程度的回應,香港「占中」運動如果踩到大陸方面的紅線難免會遭到不同程度的鎮壓。「民主不是一天造成的」,香港民主化將是一條漫長的路,擺在眼前的現實是,香港特區政府和「占中」學生尚未產生互信基礎,這也為雙方的對話投入變數。

(本文於中央廣播電臺臺灣觀點節目播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