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震東沒有通過蔣經國的考驗!【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0.2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前天連勝文競選總部的發言人游淑慧說:「連家四代都是中華民國忠誠國民,且經過故總統蔣經國檢視過的」;游淑惠小姐太年輕太不懂事了、也太不用功了,講這種話不但一般老百姓不相信,就連連家的人可能都不會相信;所以要當一位不被打臉的發言人最好多用功讀書,尤其是當像連家這種具有歷史淵源的發言人更要好好研究台灣歷史和國共鬥爭史、國共內戰史;從日治時代(包括台灣和滿州國)、日本侵華到二戰再到國共內戰、一直到蔣介石到台灣「反共抗俄」,這裡邊存在太多無頭公案;譬如日本人找殷汝耕在山東河北成立「冀魯自治委員會」、甚至找汪精衛在淪陷區成立新政府受到以蔣介石為首的「主戰派」之撻伐、汙名化,但也有一部分史學界人士認為他們做這些事是為了淪陷區人民免於日本軍人之殺害、奴隸,為淪陷區創造局部和平的環境;又如「西安事件」的主角楊虎城被蔣介石滿門抄斬、張學良被終身軟禁;但新中國卻對張學良歌功頌德,賦予「民族英雄」之封號,隨時熱烈歡迎張學良回中國定居;很多近代史的無頭公案連史學界都難以下定論更遑論年輕小傢伙的發言人;周恩來曾說代表共產黨對外講話要講出一番道理、就是要以理服人,不是要找人吵架的;這一點連勝文的發言人要學一學,更不能隨便就叫人「閉嘴」,這是威權的心態是土匪的作法;逃台難胞的土匪更沒有理由叫台灣人民「閉嘴」,否則就是「侵門踏戶」侵害台灣主人。

從台灣近代史來演繹,連震東是沒有通過蔣經國的檢驗的,是不合格的;連震東1904年出生於日治時代的台灣台南,後留學日本,學成後到中國工作,1943年混到軍事委員會國際問題研究所第一組主任,算是蔣介石身邊的印地安人;1945年二戰結束,被派回台灣當接收大員,當時當接收大員是非常了不得的大事,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肥缺;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後,太平洋戰區最高統帥部宣佈太平洋戰區(含中國戰區)所有日軍就地放下武器由部隊長領導向當地盟軍投降,當時中國已有很多地區的盟軍是「共軍」也就是紅軍,蔣介石要求日軍不得向紅軍投降要等到軍事委員會代表親臨才能辦理投降手續,但中國幅員廣大、當時交通又不方便,即無飛機又無火車抵達,等蔣介石派的代表輾轉爬山過河到達時,日軍又與紅軍額外打了好幾回合、死傷無數;依照盟軍統帥部之規定日軍是應就地向當地的紅軍投降的,但蔣介石私心自用、肥水不落外人田,所以要求日軍不得向紅軍投降,害日軍被紅軍多殺了不少人,這也是蔣介石作孽又一樁;所以當年不是蔣介石之親信是甭想當接收大員的;當年在大陸各地當接收大員的都自己接得肥滋滋的,不過沒過幾年蔣介石大敗逃亡台灣了,這些肥滋滋的接收大員來不及逃出中國的都被共產黨清算鬥爭、掃地出門、下放一千里外的農村甚至山區少數民族部落勞改落籍永不回籍(回來因無戶籍就無糧票就只好當乞丐當氓流,被抓到後再流放到更遠的山區如無水無電無車的西北邊區);不過連震東運氣很好,1945年他被國民黨政府派回來接收台灣、1949年他就在台灣接收國民黨搞垮的中華民國;蔣介石逃到台灣以後為了鞏固領導中心,連震東馬上水漲船高,搖身一變變成蔣幫政權唯一台籍人士進入國民黨核心的中央常務委員會成員,由於堅定的擁護蔣幫政權,故被封為首席「台堅」。

連震東回到台灣的主要工作都在管理土地,首先是擔任東南行政長官公署土地處處長,當時行政長官陳誠正在大力推動土地改革以對抗共產黨解放區的土地改革政策;很多人不知道台灣實施「三七五減租」以前的地租從五成到二成都有、依照地目等則而定,後來要實施三七五減租時提出很多方案,有照二點五成收租、有照三成收租、有照三點五成收租,當然也有提議照五成收租,這些意見在各地協調很久,最後裁定三七五收租;過去國民黨的教科書都說三七五減租是土地改革的德政,其實對五成收租的佃農來說是德政,但對二成、三成的佃農來說就不是德政,反之對地主來說就是德政了,這裡面主管土地的官員就有很大的發揮空間了;另外辨理接收日產問題,這裡面學問也很大,日本政府留下來的官房官舍官地當然由中華民國政府接收,一般日本民眾要撤回日本所留下來房地產就可能便宜拋售甚至丟下不管就跑回日本了,還有一些日本企業留下的房產或公團(類似我們的財團法人)的產業、這些都是土地主官動手腳之良機,有主產業就交由國民黨「暫時借用」或長期借用,那些無主或主人已戰死或全家跑回日本,有機會處理這些無頭資產豈不是強迫這些接收大員發大財嗎,如果再懂得一些人情世故拿一些「戰利品」孝敬上面或報效黨國,那豈不公私迪吉、皆大歡喜;國民黨沒有從大陸帶一房一地一瓦來台灣,如今卻身懷幾千億財產,單單每年股利就可分配30億左右;連戰選輸總統賣給張榮發基金會那棟中央黨部原來就是日本軍官俱樂部;蔣介石在台澎金馬有四十二處行館其中有二十四處是當年日本總督府和一些台灣仕紳企業建造來供日本太子巡察台灣時享用的御所,國民黨接收台灣時國安人員就全部劃歸蔣介石的行館;這些接收業務當然都會記個大功給連震東處長的,這也為何國民黨中央改造委員會只有連震東一位台籍人士的原因,因他對國民黨貢獻太大了。

土地改革辦完後不久連震東就被派去擔任台北州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那時另一位台籍人士謝東閔被派去擔任高雄州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謝東閔小連震東四歲,台灣彰化人,日治時代跑去廣東讀中山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報社當記者,晉升到廣西日報總編輯;回台後除了擔任高雄州主任委員還負責接收過台灣師範學院(現在的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擔任校長,這是當年僅次於國立台灣大學(前身為台北帝國大學)之台灣第二學府;1960年連震東已晉升到內政部長,謝東閔還在擔任台灣省議會副議長,1963年才開始接任議長;可是1972年蔣經國組閣時請謝東閔被任命為第一位省級人士擔任省主席、張豐緒接任台北院轄市第二任市長,連震東則被蔣經國調去擔任不管部政務委員;蔣經國來台灣後就掌控黨軍警情特等八大情治系統,連震東在幹甚麼勾當蔣經國當然一清二楚,如果連震東能通過蔣經國的檢驗,那第一位台籍省主席、第一位台籍副總統就是連震東了;一路代表台灣人民在支持蔣家父子鞏固領導中心的連震東在蔣經國組閣後被謝東閔超越了;謝東閔在當副總統時發生其弟謝敏初的花蓮輪事件,副總統就被李登輝取代了,如此回想1972年的省主席為何不是連震東、至少行政院副院長也不是連震東就可知蔣經國早已不信任連震東了,故調為不管部的政務委員,聊表酬謝他二十多年來「鞏固領導中心」的貢獻。

所以簡單比較1949年以後連震東和謝東閔兩位「半山仔」在國民黨內之起起落落就可知連震東在蔣經國那邊是不合格的;謝東閔後來沒有連任副總統是他弟弟花蓮輪的問題,可見只要有政治瑕疵就會被蔣經國請下台,這也可以證明連震東沒能幹省籍人士第一任省主席和第一任副總統,甚至沒能升上去幹行政院副院長就是沒能通過蔣經國之檢驗;這些史實是身為連大公子總部的發言人必須要了解的;身為發言人不是隨便吐幾句話就要呼巄那些三流的選民、騙騙選票,這樣騙到市長來幹也會像馬英九一樣幹到身敗名裂、幹到遺臭萬年、幹道禍延祖先子孫,此實為智者所不為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