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故鄉如戀人 灣生愛台永藏心底

(中央社記者李先鳳花蓮縣18日電)日本人「灣生」松本洽盛說,來台20次,每一次都心情激動,因為台灣是他的第一故鄉,如同戀人一般;戀人有一天可能會離開,但是故鄉不同,永遠珍藏心底。

台日混血作家田中實加(陳宣儒)原為畫家,花12年為200名「灣生」尋找在台灣的家,出版「灣生回家」一書,今天在花蓮門諾醫院舉辦新書發表會,現場也邀請松本洽盛、清水一也等「灣生」分享尋根的心路歷程。同名紀錄片「灣生回家」晚間在花蓮文創園區放映。

日據時期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稱為「灣生」,對這群「灣生」來說,台灣才是他們的故鄉。

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後,台灣割讓給日本,從此進入長達50年的日本統治歲月。1911到1924年間,台灣總督府在花蓮和台東一帶進行大規模的「移民政策」,許多日本人為此飄揚過海,來到台灣這塊未開發的土地。

直到1945年日據時期結束,在50年中,許多日本人在台灣出生長大,被遣返日本,這群人就是現在所稱的「灣生」。

花蓮吉安鄉在日據時代舊稱「吉野村」,是全台第一個官辦移民村。當時住在這裡的日本人,在日本戰敗後被遣送回國,在台灣出生的二代移民,沒有出生證明,成了一群備受歧視的「灣生」。土生土長的日本人說,「你們又不是在這邊出生,怎麼叫日本人?」所以他們(灣生)在日本就是只有死亡的紀錄,沒有出生的資料。

灣生一直認為台灣是他們的故鄉,如今都已經80、90歲,仍念念不忘兒時在吉野村的生活點滴,而且心中始終有個願望,希望能夠取得在台灣的出生證明。田中實加幫這群老人圓夢,並和時間賽跑,記錄這群小人物的故事。

田中實加的母親是日本人,父親為台灣人。談到「灣生」,田中實加講了一段大時代裡曲折的小故事。2002年,田中實加的管家爺爺竹下健志過世,管家太太託她將骨灰帶回台灣,希望將骨灰撒在花蓮;「那時我才知道他(管家)不是日本人,是冒牌灣生,他是台灣原住民」。這時的田中實加才知道已過世的外婆田中櫻代,才是絕口不提自己身世的灣生,以及有這麼多的「灣生」,想要回到他們心中的家鄉。

田中實加為此開始對花蓮的移民村歷史產生濃厚興趣,前後在花蓮住了十年,採集許多移民村的田野故事。

田中實加說,花了12年的時間,幫助近142名灣生在台灣各地申請出生戶籍謄本,97人找到當年出生的地方、59人尋找到戀人、朋友、親人,期間遇過許多困難,卻沒有放棄。

由於堅持到底,一路走來,田中實加忘記要談戀愛、忘記許多人生中重要的事,然而這段過程,成為人生中最豐收的時光。

「跟時間賽跑」,田中實加說,人事已非,拍紀錄片不易,她挑出書中22名「灣生」,將他們的故事拍攝成紀錄片。她今天在現場還講述山崎奶奶與童爺爺一生為承諾相知相守的故事時,聽眾都不禁眼眶泛紅,比電影中的愛情故事還要動人,但這些感動人心的故事正在時代的洪流中逐漸消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