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宅神 牛排 雞排

對話「布拉芙夫人」鄭雨盛:拍床戲不是為了顯露身材

Wow!NEWS/ 2014.10.15 00:00

bnt新聞訊 “經典男人”,還有比這個詞更能形容鄭雨盛嗎?為了失明的父親不顧一切的小青(朴昭英飾),歹毒的繼母阿德(李絮飾),沒本事的父親學圭(鄭雨盛飾),我們已經熟知的或將要了解的經典。

近日,在電影「布拉夫夫人」上映前,鄭雨盛接受了本媒體的訪問。對古典進行了全新的解讀,在此過程中出現的“陌生感”也一同襲來。

劇中,鄭雨盛毀掉了一個女人的一生。被慾望蒙住雙眼的他逃避了自己所犯的錯,而被她深深傷害的女人則追隨他而來,結果被女人奪取了所有。不知覺間已走到死亡邊緣的男人,對他來說慾望到底什麼?

“拍攝的時候,都投入到學圭的思維中所以沒有什麼感覺,最近在接受訪問時會想這個人物。因為他和我的實際年紀也相仿,無論是從社會地位還是價值觀上來看都是有堅實基礎的年紀。越是這樣就要越小心,會看有沒有失誤。因為這個角色,也讓我有重新審視自己的機會。”

學圭把售票處的單純少女變得充滿慾望,擾亂了她的生活又把她拋棄。鄭雨盛對此也表示“不理解”,演員在看劇本時也想“為什麼這樣”,足以顯示了這個角色完全的自我主義。

“阿德獨自離開旅館的場景真是…,當她說懷孕的瞬間就覺得她好可憐。雖然聯繫前後會覺得心痛,但從學圭的立場上看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當發生這種碰撞,表現這種感情時感到了樂趣。”

雖然鄭雨盛不理解這個角色,但卻要擔負著讓觀眾們理解這個角色的重任。鄭雨盛看到了學圭的多面,雖然過程是充滿不懈努力和艱難,但卻希望毫無遺留地全部呈現給觀眾。

“雖然學圭後來有身體上和經濟上的缺失,但我不想讓他丟掉天生的優越感。相反,我想突出這一點,讓大家看到一個優雅男人落魄時的模樣,想要自己保護自己所做的無力的掙扎,盡量看上去更淒涼。

在訪問期間,鄭雨盛多次提到“自我(ego)原因就是學圭這個人物對自身的陶醉,如果除去這些愛意表現的話就不會塑造出這個角色。在說到床戲時,有記者提問“對於一個文學創作系的教授來說,身材會不會太好了? ”

“事實上,我也曾擔心大家有這樣的疑問就沒有健身。(笑)首先學圭這個人物是絕對的自我主義者,甚至可以說是到了極致。當他眼睛變瞎後還堅持做運動,是想要為以後做準備。我平時也一直都健身,而且是結束「神之一手」後進行的拍攝。不是為了顯出好看而特意做的健身。沒有想過這是為了顯露身材而拍的戲。”

床戲與「布拉芙夫人」的整體基調很相配。雖然有些粗糙,而且不是那麼順暢,是因為這些都是會消失的,要留下本質的東西。 “之前「仙人掌旅館」中不也有大尺度的床戲嗎?和「布拉夫夫人」相比有什麼不同?”鄭雨盛回答“那時候什麼都不懂就拍了。”

電影「心跳」後接拍「仙人掌旅館」,因為是低成本電影,又是零片酬出演,對床戲沒有什麼想法。說那裡是聖克里斯托弗的故居,又很想和那個人一起拍所以就拍了。 「布拉夫夫人」感情更熾烈,更看重感情的投入。

還有「仙人掌旅館」與「布拉芙夫人」的不同就是,可以無負擔的說“網絡”,沒有比這個更能時時傳遞信息的了。雖然是鄭雨盛,但對於粉絲的反應卻絲毫沒有擔心。因為“如果擔心大家的反應的話,拍的時候就會有所顧忌。”

“40歲男人的床戲,對這沒有期待或好奇嗎?”20歲就只是經驗積累的年紀。年輕女性和中年男性的浪漫或是40歲鄭雨盛的裸體。(笑)想要看這個男人的好奇心更加重了。

觀看影片的觀眾們經常提及到的是床戲和盲人演技。失去視力的學圭不得不依靠阿德。對她惡毒的行為也只能裝作不知道。 “眼睛慢慢變瞎的過程印像很深刻”,當有記者對鄭雨盛的表演給予稱讚時,鄭雨盛噗嗤笑出聲說“瞳孔演技?”

“對瞳孔位置的變化很慎重。尤其是阿德改名再次出現的時候,在失去視力的初期看人都是灰濛蒙的。這樣觀眾們能相信嗎?也苦惱了很久。”

對之前的作品,鄭雨盛都表示自己是很快能從角色中脫離出來的,但這次卻不像他的風格。鄭雨盛好像還沉浸在學圭的情緒中,是因為是那麼強烈地投入其中嗎?

“好像為了更理解學圭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把心底最深厚的感情演繹了出來。阿德和不愛的人拍床戲,受到了那樣孤獨的內心,所以很長時間都無法走出來。”

鄭雨盛的每句話都讓人感到對「布拉芙夫人」濃厚的喜愛,當記者問道“對學圭這一角色有多滿意?”時,鄭雨盛稍微考慮了一下。

“在構造角色的時候都會留下些許的遺憾,但在演繹學圭這個角色時,考慮到整體的均衡感的話,是屬於失誤比較少的。” 崔松熙、王筱筱/文 張文瑄/圖

bnt新聞 投稿郵箱 news@bntnews.cn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