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食安辦公室」是甚麼咚咚?【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0.15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這次頂新集團之正義公司爆發飼料油充當食用油事件,引起全國民眾之公憤,全國全面發起抵制;由於正義公司出產之「正義清香油」市佔率高達八成,幾乎全國民眾都是受害者(除了像連勝文這種權貴家庭有錢去買外國進口油食用之外);而且頂新集團董事長魏應充又是2012年馬英九吳敦義競選總統副總統時之「工商界後援會副總會長」,這個職務不是在比德高望重或是學術地位的、是在比誰出的政治獻金之多寡,能當「工商界後援總會副總會長」不是出幾個億就能搞定的、至少要多加上一個零才能穿上這件黃馬掛衫,穿上這件黃馬掛衫之意義就如同見到「今上」一樣嚴重;即然這次飼料油脂企業主涉及穿黃馬掛衫的,「今上」當然就要特別掛心一下,不但事件爆發前幾天由行政院長在國會打包票做保證「可以食用」,誰知道包票打沒一周就破光了;行政院打這個包票其實只是在掩護黑心業者多賣幾天黑心貨多撈回一點政治獻金,這是最重要的,好朋友當然要互相照顧,身為閣揆對總統的好朋友當然更要特別照顧,那怕失去自己閣揆的信用和全體國人之健康呢;孔夫子不是說:「事君敬其事而後其食」,這意思是幫「今上」做事就要努力把事做好再管其他吃的事。

可惜江宜樺在國會保證只保幾天就很「見笑全國」了,對江宜樺不忝於一國閣揆之尊來為黑心廠商打包票掛保證,爆發了憤怒之人心舉國激憤,雖然政府下令正義公司關廠,然法院又遲遲「不敢」查辦魏應充,致使全國之憤怒全部指向馬政府和江內閣;馬英九見情況不對馬上要燒到自己更要累及全國國民黨候選人了,故趕快連夜召開「食安」之國安會議,決定在行政院裡面再搭一間小房間-「食安辨公室」,並計畫在兩周後開始運作。

依照99年2月3日總統公佈並自101年1月1日開始施行的「行政院組織法」第14條:「行政院為處理特定事務,得於院內設專責單位」。所以現在行政院為了處理「食安問題」故而成立「食安辦公室」;這單位組織章程尚未出來,所以也不知是甚麼咚咚;不過預料只是一個「競選策略」之把戲,問題絕不是在有無「食安辦公室」才會發生一連串「混合油事件」「餿水油事件」「飼料油事件」;前衛福部長邱文達及相關主管人員早知道這些黑心廠商如何製造黑心油大撈黑心錢之事,但因為是總統副總統暨很多國民黨政客的大金主,無法很利索的查辦下去,邱文達才多在衛福部長職位上屍佔其位被罵了一個多月,最後還是「被引咎辭職」了,如果邱文達有一點魄力不管他是國王的人馬還是馬統的人馬,全部移送檢調單位去查辦,只要遇到一位有道德良心的檢察官、頂新集團早就吃不完兜著走了,全國人民也少吃好幾個月的黑心油,可能少了很多致癌的機會,健保署也可少花很多冤枉的醫療費用,可惜邱文達軟弱無能沒有魄力又沒有膽識;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強調的是「實踐」,邱文達和江宜樺一樣空有一大堆理論但不知如何實踐,鄧小平說「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標準」(其實是胡耀邦說的,胡耀邦被鬥倒後大陸當局說是鄧小平說的);結果現在頂新集團黑心油爆發後卻有十三個檢察署二十幾個檢察官搶著查辦此案,可見邱文達有多愚蠢、多無能、多昏庸。

依照現行體制、行政院內還設有食品安全會報(或小組),只要大家認真開會、認真查核、認真勾稽,不要把食品安全會報當作「產官學研聯誼會」,一面開聯誼會一面領車馬費、研究費,結果會內聯誼會外交際,該查核的不查核、應防弊的不妨弊,常此以往、那再設一百個辦公室也無濟於事,只有勞民傷財而已;就以最近三次「黑心油事件」來說都是中央與地方政府應作為而不作為,只要財政部、經濟部、法務部、衛福部、內政部稍微查核一下就知道進口原料與投產數量差很多,再查其質量即可知有無弊端、有無黑心產品,若有就趕快移送檢調單位查辦並通知全國各賣場下架,不管他是總統副總統的大金主或是總統的大姊當門神,只要像周恩來一樣心中只有國家和人民,只要緊密地和人民站在一起維護全國人民的健康,不但可以節省很多健保費、讓人民少了很多病痛還可以剪除禍國殃民大奸商,為台灣的食品安全嚴格把關、為台灣人民健康把關,絕不能像江宜樺和國民黨黨團在國會為不良廠商的黑心產品把關,那全國國民絕不會原諒這群昏君昏官及糊塗的黨意立委的。

所以在行政院內再設「食安辦公室」就多此一舉了,一連串「黑心油」問題不是現行體制不能管理弊端,其問題在總統副總統的大金主「工商界後援總會副總會長」,總統的好朋友在生產黑心油,害政府相關部會辦不下去,再加上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國會做保證,全國人民只好視死如歸去吃黑心油,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再設幾十個「食安辦公室」也於事無補,最有效的是像宋楚瑜主席講的「全國人民來給國民黨投不信任票」最有效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