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江宜樺要多學周恩來的治國藝術!【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0.13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不久前文化部長龍應台說一句玩笑話「各部會輪流失火」,這雖是一句玩笑話,「昔日笑談身後事、如今都到眼前來」,如今真的玩笑話成真了,兩年來台灣內閣真的很整齊、很密集的在輪流失火;最近的衛生福利部還未燒完、前天晚上澎湖海上又發生「海研五號」失事,輪到科技部失火了;這是各部會在「混吃等死」嗎?不是的,「混吃等死」的人是江宜樺院長,過去兩年幾乎每個月要用掉一位內閣閣員,「主帥無能累死三軍」,國民黨傾全黨全內閣之力在整肅一位獨立參選台北市長而給花花公子連勝文造成極大的壓力的台大傑出醫師柯文哲博士,卻毫無能力保護台灣人民生命財產之安全,食安事件一年三爆,越爆越大廠、爆到全國人人自危、爆到台灣的外貿信譽也要爆掉、爆到沒有觀光客敢到台灣旅遊,這樣的政府幾乎要斷送台灣的命根子和人民生存的空間,全國人民不分黨派一定要團結起來推翻貪腐的馬江金政府,台灣人民才有一線生機。

撇開食安問題不談,前天晚上發生的「海研五號」沉船事件又是一件國安事件;台灣四面環海,海洋是台灣很重要的命脈,台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海洋國家,一定要依賴海洋台灣才能生存發展;國民黨昔日在大陸是一個陸權國家,但逃亡台灣六十多年,喝台灣水吃台灣米卻還在沉迷在陸權國家之謎夢中;這次「海研五號」沉船事件喪失兩位優秀的海洋科學研究人員,一位是中央研究院研究員許世傑(也是這次研究團隊的主持人,是國內不可多得的海洋科技人才),一位是國家實驗院海洋科技研究中心研究員林怡君小姐,這兩位非常優秀的海洋科技研究專家在這麼惡劣天象還出海研究,為國家的海洋科技發展奉獻了生命,政府除應從優撫恤之外應研究將兩人入祀忠烈祠,以為獎勵忠良之意;這次事件還損失一艘全國最新最大設備最好的二千七百噸級的海洋科研船(造價16億新台幣),真的是損失慘重、人財兩失,有關單位要詳細調查船難事故之原因,記起教訓,絕勿再讓這些傑出的頂尖海洋科技研究人員死於非命、做無謂的犧牲,浪費國家至為寶貴之資產。

對於政府各部會不停地輪流出事、輪流的傷害全國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身為總管國政的行政院長江宜樺是難辭其咎的,江宜樺一定要知恥近乎勇、要有一點廉恥心,再繼續屍佔其位只有害人害己,對國家人民不會有一點點好處;現在可算是國家太平時期,太平宰相都做不好,江宜樺真的只會下令全副武裝的警察去痛毆手無寸鐵的學生,醫護人員和國會女議員,江宜樺真的很可悲也很惡的。

二萬五千里長征中在貴州遵義召開遵義會議以後就一直擔任中國共產黨第二號人物的周恩來在新中國成立後就一直擔任國務院總理直到駕崩升天為止,從革命到建國,中國(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情都是非常艱困的,在延安時期的第一門大砲還是國母宋慶齡藏在私驕車內拿到延安送給毛澤東的(因為蔣介石的部隊不敢檢查宋慶齡的座車才能度過層層關卡之檢查),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殺了一百多萬個地主把土地分配給貧農中下農才能振興中國的農業才能漸漸養活六、七億人民和農工兵,因為那時金銀財寶都被蔣介石搬到台灣了;「我們共產黨進入南京上海時整個國庫和銀行金庫內都是空的,還有老百姓拿著蔣經國在上海發行的金圓劵來和我們換人民幣,給我們造成不小的壓力」(這是筆者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訪問大陸時剛上任總書記的江澤民告訴我的),可見當時中國局勢之惡劣;中國為何要答應蘇聯出兵幫金日成打統一戰爭,講好聽是幫共產兄弟的世界共產革命,其實其目的有三,第一、和蘇俄講條件,中國出人蘇俄出錢和最好的武器(包括原子彈的製造方法),幫中國訓練飛行員和飛機修理機師;第二、蘇俄希望中國提供北方一處港口做為蘇聯東方艦隊之基地,毛澤東僅答應可入港修理,平時艦隊要停在外海,而且要幫中國訓練艦艇修理機師和高週波之電波維修;第三、趁這次蘇俄有求於中國之機會確認中俄邊界問題;以上這些雖都是毛澤東拍板定案其實都是周恩來的獻策,他利用抗美援朝戰爭派出國民黨投降之部隊到朝鮮打人海戰術當砲灰為祖國賺取巨額經濟與軍事、教育(送人到蘇俄去訓練學習)之利益,等韓戰結束中國的經濟問題已解決一大堆,武器裝備也都推陳出新,比打國共內戰時之裝備更精良很多。

國民黨要逃出大陸以前本來計畫整治長江水道(乾隆皇帝以後就未再整治),國民黨逃走以後共產黨繼承遺志;周恩來很重視水利建設包括三峽大壩都是他早有的規劃,他認為只要水利工程做好農業才能豐收,中國人民就不會餓肚子,所以他三次親率百餘位國內外水利專家從武漢到重慶間反覆調查研究找出最適合興建大壩之壩址,南津關壩址、三斗坪壩址、葛洲壩壩址都反覆親自考察研究(三十年前筆者擔任台灣區營造公會總幹事時亦在北京清華大學教授陪同下去考察過這三處,當時葛洲壩已造好使用,故對周總理之親自率團調研心有戚戚焉);周恩來應該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實施「走動式」管理的國家宰相,比蔣經國擔任行政院長和宋楚瑜擔任省主席的全省走透透還早;早在1949年新中國剛成立之前五、六年,國務院為制訂計劃經濟的「一五計畫」(第一個五年經濟發展計劃),周恩來就親自到東北、華中、東南、華東、關中、西南、西北等地分區召開經濟計劃會議、親自諮詢黨政軍負責人意見、親自到農村、礦區、江河邊調研考察,斯時正是毛澤東實施「大躍進」後又遇到三年大飢荒,周恩來知道很多政務不能盲進,所以他執行政務非常講求審時度勢、實事求是,應用馬克思的唯物辯證法,認識主觀條件與客觀形勢來做判斷,他絕不坐在北京的總理辨公室聽幕僚做簡報、在人民大會堂聽各省地省長、主任或書記做匯報或聽一些專家學者講理論分析,所有理論分析都要與唯物辯證法相互辯證,看其質變與量變之相連性與對立性:中國共產黨是從黃土高原上出來打天下的,毛澤東與周恩來都尊重學者的專業但絕不迷信學者的學業,毛澤東還罵學者是「臭老九」呢。

新中國剛成立時真是國事如麻、百廢待興、千頭萬緒;周恩來主政二十六年後中國絕大部份人民已能吃飽(這在歷朝歷代包括國民黨執政時代都很困難之事),中華民國大使被很多國家趕走(包括聯合國大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的永久常任理事國,並和全球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當時中國外交都是由周恩來主導的),他在制定第二個五年經濟發展計劃時即制定「四個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工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技現代化),要不是毛澤東搞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國的四個現代化早就成功了,中國早就「超英趕美」而不用等到現在了;所以鄧小平說「毛澤東建國有功、治國有過、七分功三分過」。

綜觀周恩來治國之方很簡單,心中只有國家、黨和人民(其實共產黨和國家是一體的),只要對國家和人民有益的周恩來都埋頭去幹、宵旰卹勞、夙夜匪懈;中國的歷代宰相沒有人這麼幹的,這一些很值得江宜樺學習,江宜樺徒有一大堆政治學理論,唯物辯證起來就不及格了,心中沒有人民只有馬金,如此領導內閣當然顧此失彼、掛一漏萬,各部會輪流出事,江宜樺自己丟臉也害馬英九丟臉丟到國外去,害整個國民黨幾乎要崩盤,害全國人民食不安睡不穩;所以江宜樺應該趕快引咎辭職去學周恩來治國之道,以後有機會回來擔任行政院長,台灣人民就有福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