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專訪/「馬上上手!」 謝立功:基隆沒時間再拖了

yam蕃薯藤新聞/林郁倫 專訪 2014.10.06 00:00
「把幸福帶回家」,是基隆市長候選人謝立功一波打出來口號,身為道地的基隆女婿、也在海大教書餘年,但沒參與過地方政事,所以很多人不認識他,會被認為空降的,因此他提到跟基隆前後超過20年的連結,說出來的其實是「回家」而不是空降。 過去在海洋大學空大基隆中心教學時期,謝立功的太太小孩就在大學體育場或是靠近碧砂漁港的那一塊地放風箏等他,他說這些都是令他印象很深刻的地方,在不同的地方就會碰到一些不同階段認識的人,感觸都很深,前一陣子,他帶著女兒一起跑行程,一起看到很多過去經常吃東西、一起玩樂的地方,比如說周記蔥油餅,他說,基隆不大但是居民很可愛很有人情味、有熱情的地方。
以下為Q&A談話式專訪紀實: Q:再度「回鄉」的情感,最令您感到震撼的是? 我說離開基隆,但是我還是經常回到基隆,只是真正是著在基隆、或是路經或者為特定目的來一趟基隆,跟真正參選在這裡當然是不一樣的心境,如同大家所講的,基隆看起來好像都差不多,跟以前看到的樣子、外觀也差不多,很多好像也差不多,但是大家已經覺得這是很好的「差不多」,不像改變的「差不多」!?還是大家覺得跟以前一樣的已經忍無可忍、已經很需要改變,這個又不同。 我的解讀,在大家認為基隆多年沒有改變,其實是比較負面的,也就是說讓我怎樣想到去翻轉基隆,能夠去改變基隆,那當然重要的是要能提出一些政見出來,而且,政見,有的時候民眾會覺得,老調重彈、或者以前的人也沒有做到,所以我覺得很重要的就是告訴所有的市民,我會用甚麼方法來作到,同樣一個東西,不同人提出來的時候,當然內容可能有所調整,最重要的是有執行力、有行政經驗的人,我提出來的,相較於空口說白話、沒有行政經驗的人,講的時候絕對是有差異的,其實我自己過去在不同單位歷練的經驗,對於我來作一個CEO,絕對是很有幫助的,也是我跟其他候選人不同的地方。 Q:多年不變的基隆 應該可以是? 比如說交通,交通是基隆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在外地工作的人口不少,曾經估計有八萬通勤族,那這八萬通勤族當然希望能夠有便捷的交通,因此捷運部分勢必就是優先爭取的一環,但在還沒有真正做到捷運來基隆之前,有甚麼替代方案?只是大家都曉得,現在規畫的是民生-汐止線,那從汐止線再延伸到基隆來,現在也有一個規畫案延伸至七堵區內百福社區,其實從汐止延伸過來很近也大概只有三個站,這個部分沒有太大的問題了,接下來這一段從七堵再到基隆,我們就想先用BRT,這是一個暫時替代性的,未來的話還是希望分階段讓捷運真正延伸到基隆,這也是很多基隆人的期待。
※ 拼海港觀光 謝立功造海上新絲路。圖/中央社 另外還有「港口」也很重要。基隆港早期「港市合一」,現在成立了港務公司,它不太可能「合一」但是可以合作,合作一定沒有問題,至於基隆港的貨櫃量,現在都已經降下來,可是郵輪來的增加了,所以其實可以稍微做一些轉型,至少就是先讓更多的郵輪旅客在基隆消費,在這個概念下就必須創造出讓別人值得劉下來看、留下來買…等等誘因。 就整個觀光政策來講,基隆很關鍵的,像前陣子我們推了一個「HARBOR TOUR」海上新絲路,有內、外港的航線,簡單講就是把基隆這幾個大家印象中值得一看的,比如說「登上光華塔欣賞大船入港」、「和平島的海蝕地形」、碧砂漁港八斗子有遊艇碼頭、潮境公園,很可惜的是沒有好好行銷、也沒有把這些美景連結在一起,基隆其實夾在平溪九份、金山萬里之間,但到那兩處去的民眾不一定會到基隆市區來,現在在八斗子那邊有海科館了,一定是有一些方法,牽引包括國內外的旅客。 Q:八萬通勤族 青年留城市就業發展的機會。 製造就業機會,過去其實也有提到一些概念,希望發展園區增加工作機會,內湖南港那一代現在到汐止一些園區,到汐止之後的七堵區,七堵跟暖暖沿線過去有很多倉儲區、擺放貨櫃的那些,因為現在貨櫃量的確是變少了,所以那一帶如果說可以連接台北新北做為一個比較科技的園區的話,相對人就會留在基隆,這就創造就業機會。 還有剛剛說的如果觀光發展起來,包括旅店,也會有很多人才需求,像我剛剛說的「HARBOR TOUR」海上新絲路,也會需要導覽員、解說員、通譯人才、在地的文史工作者,而且基隆3所大學院校,都有觀光科系,本來海洋大學還沒有,可是今年也成立了。如果說在地的人有更多工作機會,另一方面同時培育新人,在這些學校畢業的學生,紮根就學的城市,很多人願意留的,這對於建立觀光業的人才庫、以及永續經營,一定是有幫助的。 Q:面對競爭對手,也就是林右昌,您最大的優勢為? 優勢「馬上上手!」跨域協調、新事物吸收反應、同理心 我敢說我是CEO就表示我的執行力遠超過他們,譬如說林右昌來講,他的歷練大概就是在民進黨的黨職、幕僚工作,貼切一般人的術語來講就是秘書,秘書是不需要負太大責任的,因為重要決定就是他做的,最多就是提供一些意見,因此如果選出來的「市長」還要讓他慢慢摸索、慢慢適應,基隆人已經等了幾十年了,如果沒有改變,我這次出去很多人碰到我都說,來一定要好好的把基隆改變一下,「我馬上就可以上手!」這個就是我的優勢。 過去來講,我不只是在移民署署長任內有五年多的時間、加上副署長可能快六年,這樣的行政歷練,因為移民署不是只有處理自己的事情就好,新住民碰到的就是跨了更部會,所以歷來對於跨部會、跨域協調、治理,這都是我的強項,我過去在行政院院會報過幾個專案的工作,其實那都是跨部會的,就像有些人在一個行政工作做得不錯,也未必有那麼多跨部會的經驗,我們簡單講新住民也是一個人,它會碰到教育的問題,那就跟教育部有關係;他有社福、補助,過去在內政部社會司,現在在衛福部,還有三個單位(一個署兩個司),這也都要協調。如此跨部會處理的經驗,絕對是我很大的優勢。 另外就是學術背景,我作過大學教授,也有學術行政經驗、六年的系主任,有這樣背景的人,吸收新資訊會比較快,因為他有那樣研究的學術背景,對一個架設陌生的事物,相對來講吸收、消化、反應的速度,這個不是自誇,是真的有差別的。面對於陌生事務的時候會反應、運作的能力比別人快。
圖/NOWNEWS
我在NGO、NPO都擔任過社團法人的秘書長或這是財團法人的執行長,過去在這些團體很多都是做公益,像徐少萍委員就說曾經在反毒團體碰到我,期間深根人文關懷,這在我的人格特質裡面其實就加了一些同理心,我們都知道NGO、NPO團體的理念,所以我記得我剛去接移民署署長的時候,當時一起在推動事情的NGO夥伴,他就說你去當署長我們就很放心了,因為很多事情就不用講了。我說「對!」因為我不會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做事情的態度要因應不同的位置做改變,可是對於人的關懷這種同理心是永遠不應該變的,更何況你是一個市府要兼顧所有人的權益,沒有人溺己溺沒有同理心的話,做出來的可能就不夠紮實,就只有在做表面功夫。 Q:串聯觀光推向市場 而不只是旅遊的中繼點,你會怎麼做? 交通不便、停車…問題,這就講到基隆應該多興建停車場,空間是不夠的,這又跟捷運有關了,我曾經有個想法,如果我們現在來說捷運人口數不多,如果有朝一日從台北來很便捷,根本不用自己開車、更不會有大型遊覽車,先不講要規畫多年捷運,如果我們的鐵路可以有直達的固定班次、縮短班次間發車時間,這些概念我都有跟鐵路局提過了,某段時間的完全直達,那效果一定會出來。這個概念延伸的就是當我們有各種便捷的交通之後,來基隆的人一定也比較多,也不會有停車的問題。 Q:公共建設上同時發展經濟 您所把持的原則與建設重點。 我覺得基隆的發展還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需要都更,有執行力的謝立功、配上專業的李鴻原,他是我的市政總顧問,他在水利、防災型都更的專業無庸置疑,基隆未來有大的改變就一定要都更…拉皮是一個做法、或者是說郵輪觀光客今天進到這個港口,你去想像一下四周看到了甚麼,如果他看到是一個老舊的,它可能就覺得不是很協調,做觀光客不只做一次應該要是永續經營,如果人家來第2次、第3次覺得基隆很好玩就會繼續來,所以有些部份做抹粉、拉皮都需要做,但有些大的建設就需要大刀闊斧、那個就需要沒有包袱的人做,有些人在地太久包袱壓力就很大、動輒得咎就甚麼都做不到,其實想一想這應該也算是我的優勢。 關於基隆老屋 有一些是真的很原始的、火者是福合古蹟保存的那些,當然就要依照法令來處哩,但是基隆有些也沒有達到真正保存的古蹟、純粹就是房屋比較老舊,這是比較可惜的,有一些房屋真的式有一些歷史然後閒置在那邊,可以照它原來的樣貌重建那也是很有賣點的,像中正路市長官邸,那就有做一些重建;港務公司的西岸山頭,我也有看過一個很可惜破爛、荒廢在那邊,以前好像是港務局長的宿舍,照理說那個也應該去做一些重建,當地的里長就說後來就沒有好好處理,如果我當選以後,要把所有值得去看的古蹟或是比較特殊的建物,帶動周邊休閒契機,現在休閒就是要運動,基隆就是可以登高望遠的好地方。 基隆房價很低,香港、雪梨…等港灣城市,可以看到海的房子多貴阿!首次購屋族,我真的很鼓勵來基隆買房屋,與雙北相較之下便宜,開車20分鐘就到。 北北基的旅店基地可以在基隆,八斗子那一帶就有很好的條件,那真的是後面是山,前面看的就是美麗的海景公園,如果我們在把海上的觀光發展起來,那一塊整個一定都會帶動。 舉例「東京-橫濱」的概念,他們距離大概30公里左右,台北跟基隆還要再近一點,如果把海上新絲路跟觀光特色巴士的概念放進來,就更有味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