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香港佔中暴露連勝文的特首姿態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4.10.03 00:00
最近一個月來,連勝文的選運頗為不濟,大連艦隊接連遭遇幾波政治流彈攻擊:先是連勝文的海外財產被爆料申報不實,然後是連勝文力挺上市的金衛醫療TDR被爆料坑殺股民,接著是《蘋果》報導連勝文的Working Stay純屬造假和自導自演,然後是《壹周刊》爆料連勝文團隊陷入內鬥。

財大勢大的連勝文,顯然並沒把這些政治流彈看在眼裡,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就在投票前兩個月,9月28日突然啟動的香港佔中運動,卻有如海外飛來橫禍,空前震撼了台港民意,讓自己原本獨佔鰲頭、「中港台都吃得開」的「兩岸太子黨」選舉優勢,突然逆轉為「台港民眾都質疑」、「具有特首姿態」的選舉劣勢,很可能成為連勝文敗選的致命一擊。

香港爭取普選的佔中運動越演越烈,從9月28日發起到10月1日,短短四天,示威活動已經從中環蔓延到金鐘、灣仔、銅鑼灣,現場人數也從數千人暴增到數萬人。這一波空前的香港公民抗命運動,不但攸關香港民主前途,也將衝擊原本就陷入低蕩的兩岸關係,瓦解台灣民眾對北京當局的信任。

10月1日,由「港澳在台民主同盟」發起的「台港連線,隔岸聲援」活動在台北自由廣場集會,現場湧進民眾塞滿廣場,主辦單位宣稱超過1萬人,完全超乎預期。不少港澳學生到場高舉「譴責暴力」、「還我民主」、「拒絕沉淪」、「爭取普選」等布條標語,氣氛極為熱烈,有如3.18太陽花學運再現。

連勝文身為兩岸太子黨,往往只強調兩岸經濟共榮,卻不敢面對兩岸政治改革,面對反中恐中的群眾示威,或是抗議兩岸權貴的示威活動,連勝文往往都首當其衝,最容易受到政治傷害。例如今年2月24日連宣布參選台北市長,民調原本遙遙領先丁守中至少10%以上,但歷經3.18-4.10長達23天的太陽花學運和反服貿運動衝擊,最後4月25日國民黨初選,連勝文民調竟然只贏丁守中三個百分點,讓連嚇出一身冷汗。

香港佔中運動,使民主改革突然躍為兩岸三地的核心議題,長期經濟掛帥的連勝文,自然感到無限難堪。不巧的是,就在香港發起佔中運動前兩天9月26日,習近平接見台灣統派團體時,罕見重申「和平統一」和「一國兩制」是「大陸解決台灣問題的基本方針」。習的高調談話,加上後續爆發的香港佔中運動,自然使台灣人的民主意識瞬間高漲,迫使台灣政治精英必須對此表態。

向來被視為軟弱無能的馬英九,立刻對「一國兩制」表示「台灣早已釋出明確訊息,我們不接受這個概念,台灣人絕對不會接受」;針對香港佔中運動,馬也明確表達「對於香港人民要求普選,我們完全能理解,並且支持」。國民黨政治明星朱立倫,更強有力表示「台灣朝野政黨、總統與在野黨主席、各界,都全力聲援香港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決心,民主自由與法治是普世價值,不管任何政黨、個人都秉持這樣的心情,從未改變」、「香港跟台灣完全不同,台灣是中華民國、主權獨立的國家,並不是所謂的『一國兩制』,或過去殖民地的香港,二者完全不同」。

連國民黨馬英九和朱立倫的立場都如此明確,原本就標舉「民主公投決定台灣前途」的民進黨,當然更加強硬。民進黨立院黨團甚至還提出連署,要求立法院通過「反對『一國兩制』決議案」,在行政機構之外,從立法部門同時表達台灣人民的堅定立場。

詭異的是,儘管馬英九、朱立倫、民進黨都如此明確表態反對「一國兩制」和支持「香港民主普選」,但這些台灣領導人視為理所當然的政治立場,卻只有連勝文一人扭扭捏捏羞於承認,回答起來彆扭萬分。例如針對「一國兩制」,連勝文竟然不敢大聲說不,只拗口表示「短期內和可預見的未來,應該不會接受」;針對「香港民主普選」,連勝文也不敢大聲力挺,只會拐彎抹角表示「各方應謹慎處理香港民眾意見,努力尋求共識,協商妥適方案,創造多贏局面」。連勝文這種不敢力挺民主、不敢反對「一國兩制」、企圖兩岸左右逢源的政治修辭,正是台灣人民最不能信任的「特首姿態」。

連勝文有關「一國兩制」的彆扭立場回答,是在會見日本駐台代表沼田幹夫、討論兩岸三地情勢時說的。沼田認為連勝文所謂「短期內和可預見的未來」,就是「10到20年內不太可能」,但對台灣未來該如何走,並未說清楚,沼田認為「這是連勝文保持模糊的戰略應用」!放眼2014年所有台灣縣市長候選人,只有連勝文一人獨具這種扭扭捏捏的「特首姿態」,不方便對「一國兩制」直接說不!

對比當時人在日本的柯文哲,第一時間就表態力挺「香港民主普選」,直接反對「一國兩制」,競選總幹事姚立明還到自由廣場聲援香港佔中行動,柯文哲與連勝文兩相對比,政治立場的差別如此強烈!台北市民到底要不要選出「具有特首姿態」的市長,兩個月之後就要做出抉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