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青春迷走的鄉愁之旅 《狼人鎮》

yam蕃薯藤新聞/朱冠宇 2014.10.02 00:00
  狼人題材永遠都是好萊塢的最愛,不論是上世紀的經典《美國狼人在倫敦》還是2010年的重拍版《狼人》(the Wolfman)都是以狼人作為主軸的電影。但《狼人鎮》(Wolves)並不是過去狼人電影常見的沉重作品,相反地《狼人鎮》是一部以青少年為視角來討論青春期的迷惘和尋找生命答案的新形態狼人電影。   《狼人鎮》企圖用流暢的運鏡和強烈的色彩來包裝,再輔以輕快的敘事風格,用更貼近青少年的觀點來改寫過往相對嚴肅的狼人作品,而片中的人物大多也都帶有幽默的性格,讓整部電影略為輕鬆不少。   但這並不代表《狼人鎮》會缺少狼人電影傳統的驚悚本質,除了電影片頭主角體內狼人之血的失控外,這些驚悚的本質大多轉移到片中的反派身上,讓片中主角和反派的立場不會因為同樣是狼人的身分而有所失焦,而狼人獵殺人類的畫面也一樣沒少,唯一較可惜的是對狼人本質的探討,僅只限於選擇嗜血和人性的表面討論,畢竟這部作品主要還是在探討主角追尋自己未來和出身之謎的議題上,而不是對狼人本身的深度探討。   而對主角凱登來說,所謂的「狼人」比起單純的變身,其實更像是青春期的憤怒吶喊,他失控的狼人之血在球場上打趴了對手,又在與女友的求愛過程中傷害了女友,甚至他的父母也慘死於狼爪之下,都在闡述失控的青春有時反而會導致悲劇。但當他被來到狼人群居「盧潘脊」被老狼人約翰收養時,這嗜血的本質變漸漸地隱沒,這有點像是《超人》電影中超人被人類所收養的情況,他們同樣都被人性的溫情面所感化,而主角與女主角安琪瑞娜的相愛更將《狼人鎮》的溫情面推向一個高點。   然而就像大多數的(印度)愛情電影,男女主角是無法相愛的,在《狼人鎮》裡,安祈瑞娜是被許配為鎮上惡狼集團的首領康納,這也將劇情導向了正邪之間的戰鬥,但《狼人鎮》巧妙的是不過於塑造善惡的對立,而是藉由對立的過程中讓主角找出自己生命的答案,而狼人之血也開始從單純的暴力、嗜血轉變為「將力量用在正確的事情上」,讓《狼人鎮》得以在看似青春校園電影的外殼中解放出來,並在電影明顯導向青少年的表現上增添了更多的內在探討。   《狼人鎮》所要表達的或許是迷惘的青春需要人性的溫暖來導引出路,但要突破這迷惘終究還是需要自己的努力,就像劇中主角必須藉由狼人的力量來解放被惡徒控制的城鎮,另外所謂的「故鄉」也並不是單純的尋找烏托邦,而是在任何一個地方發掘並尋找下一個心靈的烏托邦。

社群留言